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33章 不会爱上任何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没一会儿,布桐的手机屏幕便暗了下去。

  江择一这才回过神来,重新点开屏幕,按下了布桐的解锁密码。

  布桐的所有密码都是布老爷子的生日,江择一一直都知道,所以不费吹灰之力就重新打开了手机。

  江择一敛了敛思绪,修长的指尖在屏幕上敲击着,用布桐的口吻回复道:什么情况?

  晚愉:我跟楼星宇在一起了。[害羞][害羞]

  怎么这么突然?我不是叫你慎重吗?[怒][怒]

  晚愉:表妹,你别生气嘛,听我慢慢说,我是对楼星宇挺有好感的,但是感觉并没有到那一步,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或者说,是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所以一直在逃避着他的追求,但是今天早上却出现了转折,昨晚我遇到一个超级讨厌的人,他欺负了我,可是我却没办法报复回去,我难过了一晚上。

  昨晚我的手机还被那个人摔坏了,今天早上我买了手机装好电话卡的时候,就接到了楼星宇的电话,他因为联系不到我,竟然在外面整整找了我一晚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比起昨晚欺负我的那个人,楼星宇简直是天使啊

  江择一再次怔住,是因为昨晚他强吻了她,所以黎晚愉才拿他跟楼星宇做对比?

  也是因为他摔破了她的手机,才导致楼星宇感动了她?

  一股焦灼的情绪,从江择一的心底蔓延出来,难受得他透不过气来。

  晚愉:表妹,虽然我很感动,但是我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不是头脑发热哦,你别担心,我不是孩子了,有分寸的。

  江择一:“”

  晚愉:表妹,你怎么不说话啦?是不是担心我啊?这件事情你先别跟表爷爷和其他人说哈,我想等我跟楼星宇的感情再稳定一点再说。

  晚愉:表妹,你还在吗?

  江择一强压下胸口翻滚的怒意,回复道:我在,我还是觉得你太草率了,欺负你的人未必有你以为的那么遭,楼星宇也未必有你想象中那么好。

  晚愉:额,表妹,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按你的习惯,不是应该问我欺负我的人是谁,然后替我报仇雪恨的吗?怎么还帮他说起好话来了?

  江择一:“”

  那欺负你的人是谁啊?

  晚愉:算了,不提他,提起来就很生气,我今天脱单,不想说不高兴的事情。

  江择一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连提他都不愿意提了?

  晚愉:表妹,我要开工了,先不跟你说了哈,对了,我最近会搬出去住一阵子,等有时间再回去看你们,拜拜,么么哒!

  江择一疲惫地放下手机,往沙发椅背上一靠,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

  他不是故意欺负她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昨晚听到黎晚愉跟楼星宇约会的事情时会那么生气。

  后来他睡不着,索性就等她回来,看见她哼着歌一副开心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不由自主地上去吻她。

  他没想惹她伤心难过不高兴的。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没睡,好几次想起床去跟她道歉,但是想想时间太晚,还是放弃了。

  凌晨三点多,他愣是打电话叫醒了自己的助理,让他天一亮就去买手机,准备赔给黎晚愉。

  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的。

  可是黎晚愉跟谁在一起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又难过啊?

  江择一揉着太阳穴,缓解着脑袋的刺痛感。

  “哥,你怎么了?”布桐重新开门走了进来。

  “没怎么,”江择一敛了敛思绪,问道,“月牙怎么了?”

  “没事,这不是要上课了吗?想偷懒在闹脾气呢,故意说自己肚子痛,我叫医生过来,立马又说不痛了,”

  布桐一脸无奈,“也不知道是随了谁,古灵精怪的。”

  江择一笑了笑,“当然是随你了,你时候可比她皮多了。”

  布桐笑得眉眼弯弯,“才没有,我时候可乖了。”

  江择一一脸嫌弃,“你不信去把你时候的录像拿出来看看,比月牙皮多了,家里的房子差点没被你烧了。”

  “你说的不会是九岁那年我和晚愉在花园里生火烤红薯的那次吧?”布桐回忆起来,面露兴奋,“我也记得特别清楚,我和晚愉偷偷烤的,烤到一半两个人又去采花了,结果火堆烧起来了,把张妈吓坏了。”

  听到黎晚愉的名字,江择一的脸色变僵了僵,起身道,“我先去上班了。”

  “你不是有事情要跟我说吗?”布桐抬头看着他,“有急事就先说啊,吊我胃口干嘛?”

  江择一心虚地躲开了视线,转身离开,“没事了,我走了。”

  “奇奇怪怪的”布桐嘀咕了一句,拿起手机点开,一下看见了微信聊天界面,看着上面的聊天记录,眉心渐渐紧拧了起来。

  晚上,厉景琛一回到家,布桐便神神秘秘地把他叫进了房间,“老公老公,我发现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男人一边解开身上的领带,一边温柔地笑着,“老婆又发现什么了,跟我说说。”

  “你看,”布桐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这是早上择一用我的手机跟晚愉聊天的记录,晚愉说的欺负她的人,应该就是择一,我觉得你说的没错,择一真的很有可能喜欢晚愉!”

  “你才发现啊?”厉景琛把手机递还给她,“你没听宋迟说吗?连沈彦和夏晴都发现了。”

  “我只是没注意而已,谁能想到择一会喜欢上晚愉呢?”布桐挽着男人的手臂,往沙发上走去,“在巴黎的时候,有一阵子我情绪很低落,择一飞过去看我,跟我长聊了一番,说了他的爱情观。

  择一说,从他当初在国外看见我妈妈的时候,他就不相信爱情了,他说他一直以为,我妈妈是个好女人,但是她却彻底地颠覆了他的认知,他觉得人性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去相信的东西,所以他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