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37章 林澈的来头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笑着道,“你不喜欢择一啊?”

  “你这话问的,我跟他向来水火不容的,哪来的喜欢啊,我估计他就是头脑发热了。”这是她想了一晚上得出的结论。

  “晚愉,我说句公道话,你说这话,未免对择一太不公平了,我很了解他,他对待任何事情都很认真,尤其是对待感情,绝对不可能是脑袋一热,他能开口表白,绝对是经过格外慎重的考虑,并且下了很大的决心的。”

  “表妹,你别闹了,我跟江择一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走得到一起去呢,绝对不可能的。”黎晚愉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布桐停下脚步,转过身认真地看着她,“择一是我表哥,我当然希望他得到喜欢的女孩子,收获幸福,可你也是我表姐,我也希望你能幸福,所以我不会强行撮合你们俩的,一切看你们的缘分,你不要因为我,而觉得有顾虑。”

  黎晚愉心里暖洋洋的,“表妹,你真好,我都没考虑到这一层呢,你就帮我想到了。”

  布桐笑了笑,“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你一定要选对人,一定要幸福。”

  “表妹,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对自己负责的。”

  “走吧,不想这些事情了,咱们逛街,你喜欢什么随便拿,这是咱们家自己的商场,所有消费都记在我名下的。”

  “哇,那我必须抱紧表妹的大腿。”

  “好好抱”

  晚饭过后,厉景琛接到宋迟的电话,丢下老婆孩子,去了一趟郊区。

  宋迟在门口等着,一见到男人下来,就屁颠屁颠地迎了上去,“哈哈,老大,我厉害吧?没几天的功夫,就让战天开口了!”

  厉景琛睨了他一眼,“花了这么多天,你倒是好意思说你自己厉害,嗯?”

  “额,他不是骨头硬嘛,花了点时间。”

  厉景琛迈开长腿往里走去,“说说,今天你嫂子逛街的时候没发生什么吧?”

  “没有啊,晚愉也在呢,她俩一直在说话,不过具体说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在远处保护嫂子呢,没偷听她们说话,不过话说回来,老大,女人逛街可真是不嫌累啊,她们居然能逛整整一下午,我真是佩服”

  男人毫不留情地吐槽,“你一条单身狗,当然不懂女人,我今天是因为要上班,不然陪她逛多久都愿意。”

  “老大,你再气我信不信我反手找个老婆给你看?”

  “或许你还是找个男人比较容易。”

  宋迟:“???”

  两个人边说边走进去,远远地就看见被绑在椅子上的战天,看上去像是昏死了过去。

  他的身上并看不出什么伤,宋迟从来不主张用暴力殴打逼供。

  厉景琛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问道,“怎么回事?”

  “老大,我尝试了一个新到的仪器,只要连上电,他的全身就有如无数只蚂蚁在啃咬,强度可以调节,听说最痛的那一档,超过女人生孩子的痛呢,没人可以承受得住,这个战天也算是个硬汉,硬生生地撑了二十分钟,嘴唇都咬出血来了,才终于承受不住,说要见你一面,才晕了过去。”

  厉景琛抬了抬下巴,“把他弄醒。”

  “是,老大。”

  保镖很快走上前,往战天头上泼了一盆冷水,却没能让他醒来。

  宋迟只好叫来了在门外随时待命的医生,给战天打了一针,没一会儿,战天便缓缓睁开眼睛,抬起了头,虚弱地开口道,“厉景琛,你终于来了”

  “噗,你别搞得像自己是个翘首以盼等着我老大宠幸的妃子好么?还你终于来了,肉不肉麻?恶不恶心?”

  “受不了了?”厉景琛淡淡一笑,“不得不说,落在我手里的,你是骨头最硬的,居然能撑这么多天。”

  战天冷笑了一下,“我也不得不说,你的本事超出了我想象,这个世界上能让我受不了开口的,你是第一个。”

  “哈哈哈,老大,我怎么觉得你们两个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啊,太搞笑了吧?”宋迟在一旁插嘴道,“战天,说吧,林澈是什么来头,你们的计划是什么,又究竟做了多少事。”

  战天动了动脖子,额前的头发上还滴着水珠,缓缓开口道,“林澈的来头,你们难道一点都没有查到吗?不可能吧?堂堂厉总,怎么也得查到几十年前的事情上去了”

  宋迟差点没上前踹他一脚,“少废话,直接说,你跟林澈是什么关系,你们跟当年那个暗杀组织里逃掉的那两个孩子又有什么关系,那两个人现在在哪里!”

  “果然啊,你们都查到了”战天冷笑一声,“亏林澈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天衣无缝,说到底,他比起你,还是棋差一招啊我既然决定说了,就会告诉你们想听到的答案。

  据说,当年那个组织,可以说是极其厉害的存在,组织里的每一个人都身怀绝技,尤其是催眠术,可以说是无坚不摧,让人闻风丧胆。

  不过就在他们最得意的时候,突然遭到了灭顶之灾,布锦添亲自带军来剿灭他们,直接捣了他们的老巢,他们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当场就火拼了起来,结果全军覆没,只逃走了两个男孩,一个十三岁,一个才十岁,其中一个,就是林澈的父亲”

  宋迟怎么也没想到,林澈居然会是其中一个人的儿子,震惊地望向了坐在沙发上的老大,却见男人始终是一副淡然冷漠的脸色,“继续说下去。”

  “两个孩子偷渡到国外,靠偷和抢过日子,他们发誓长大之后一定要回来找布锦添报仇雪恨,所以咬着牙继续苟延残喘地活着。

  他们终于等到了成年,也靠着不怕死的凶残,在当地成为了混混头子,可是他们连回国都难,更别说找布锦添报仇了,所以就只能先强大自己,他们收养一些孤儿同胞,训练他们成为杀手,开始为布锦添铺一盘棋。”

  “当年在老首长寿宴上开枪的那群人,还有那个杜医生,还有丁,都是你们的人,对不对?”宋迟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