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40章 亲兄妹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黎晚愉没有否认,“之前有一次,我无意中听到他和表妹夫的对话,后来表妹夫就跟我说了。”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江择一突然暴怒,“这么严重的事情,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

  黎晚愉吓了一大跳,“你凶什么啊?那个时候表妹夫不也只是猜测没有证据吗?后来表妹夫飞机失事,林澈要带桐桐出国,我倒是想说啊,可是我又没有证据,不可能空口无凭说出这种话,就算我说了,如果你不信还好,万一你信了去跟林澈对质,就他那心狠手辣的性格,万一伤害你怎么办?你别忘了,那个时候,表爷爷成为了植物人,桐桐一蹶不振,布家几乎掌握在林澈的手上。”

  “可我是男人,当时那种情况,我当然要肩负起保护布家的责任,你怎么可以自己一个人扛!”江择一也不知道自己是生气还是心疼,连嗓音都在颤抖。

  “我也没怎么扛”黎晚愉总觉得江择一看着她的眼神,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让她有点忐忑和紧张,“我能做的事情特别少,害怕林澈伤害表爷爷,所以就只能守在表爷爷身边防着点他。”

  江择一看着她的眼睛,心突然被刺痛了一下,他想起自己之前还在心里吐槽过她,觉得她不思进取,跟去巴黎每天只知道在家里照顾爷爷,他认为她怎么也得分出一点时间和精力在她的事业上。

  原来,是他狭隘了,她心里藏着这么大的一个秘密,不能跟任何人说,只能一个人独自承受,每天还要不动声色地防着家里的人。

  原来这些年,黎晚愉为布家做了这么多,比他做得多多了。

  她过得一定很辛苦

  江择一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同时也很庆幸,自己没有爱错人。

  “老婆,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厉景琛握住布桐的手,温柔地开口道,“你别怕,事情已经过去了,爷爷也醒了,一切都好起来了,你要相信,很多事情都是冥冥之中安排好的,当初如果我没有跟我外公离开,林澈就不会被布家收养,可是同时,我们也不一定能结婚的,所以你就当成这些是我们永远在一起所要付出的代价,嗯?”

  “好,”布桐笑着点点头,努力不让眼底的泪水流出来,“我没事,你放心吧。”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情绪仿佛都被阴影笼罩住,陷入了一团死寂的沉默中。

  “老首长,现在不是失望和难过的时候,而是应该尽快想办法,消灭这两伙人,否则您依然是危险重重的。”宋迟出声,打破了宁静。

  “等一下,”布桐突然开口道,“刚刚录音里提到了丁,什么意思?丁和林澈是一伙儿的?”

  “嫂子不说我都忘了,老大之前怀疑丁,偷偷派人调查过,结果刚查出点端倪,丁就出事了,我们严重怀疑,丁是金蝉脱壳。”

  “不仅如此,”厉景琛看着女孩的脸,缓声道,“我还怀疑丁是林澈的妹妹,你想,如果丁只是那个杀手组织里普通的成员,比如杜医生,那她的命就不值钱,林澈用完她之后肯定就扔的,可是丁现在什么都没做就失踪了,不符合林澈物尽其用的风格,所以只有一种可能,丁在林澈面前,是有话语权的。”

  黎晚愉只觉得头皮发麻,“表妹夫,如果你猜的是真的话,那可真是细思极恐了,谁能想到,丁居然和林澈是亲兄妹呢”

  厉景琛道,“现在还不能证实,但如果丁真的活着出现,这个可能性就很大。”

  布桐认真地看着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老公有这个猜测,我们就要做好这方面的准备和应对工作。”

  厉景琛摸了摸她的头发,“你有这个想法就好,万一哪天丁出现,千万不可以大意,懂了吗?”

  “我知道了。”

  “行了,这件事情交给景琛去处理吧,我没意见,”

  布老爷子满脸疲惫,站起身往房间走去,“以后我什么都不想管了,交给你们年轻人去处理吧”

  “表爷爷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为林澈伤心了啊?”黎晚愉看着布老爷子的背影,担忧地问道。

  “爷爷是伤心了,”布桐抿了抿唇,道,“我老公和林澈,是他抱期望最大的两个晚辈,他应该没想到,有一天会看着他们两个针锋相对,并且要厮杀个你死我活吧。”

  黎晚愉长叹一口气,“说的是,表爷爷的心最软了,还不知道要为林澈难过多久呢。”

  厉景琛牵起布桐的手准备起身,“时间不早了,老婆,我们回房。”

  “琛哥,”江择一叫住他,“你准备怎么对付林澈?”

  “办法多得是,只不过如果走法律途径的话,涉及的人会比较多,也会给林澈足够的时间反击。”

  “那就不要走法律途径,”江择一紧绷着的脸上浮现出了挡不住的寒意,“对他这种人,不需要走法律途径。”

  “我自有分寸,会尽快让这件事情画上一个句号的,你不要插手去管。”

  “琛哥,你也怕我冲动,对吧?”江择一苦涩一笑,“在你们心里,我就这么不靠谱?我已经不知道,在这个家里,我是处于什么位置,更不知道我还能为这个家分担什么了,你们都不需要我,从来不需要”

  “哥,你胡思乱想什么呢,大家都需要你,家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布桐拧眉道。

  “算了,就这样吧,我跟爷爷一样,什么都不想管了。”江择一站起身,深深地看了黎晚愉一眼,转身离开。

  黎晚愉被他那一眼看得心脏砰砰直跳,下意识地想要跟上前解释什么,但硬生生被她忍了下来。

  或许很多的事情,越解释只会越乱,还不如直接让它随风逝去。

  黎晚愉敛了敛思绪,道,“布桐表妹,你别想太多了,我先走了。”

  “你去哪里啊?现在事情查清楚了,我们跟林澈肯定有正面对决的,你住在外面我怎么放心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