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41章 赶尽杀绝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没事的表妹,我可不怕林澈,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布桐无比严肃地看着她,“我说的是认真的,你不能有一点闪失,后面的戏先别拍了,安心待在家里,等我老公把这些事情解决了再说。”

  “不行啊表妹,后面的戏都接下来了,档期拍得满满的,怎么能说不拍就不拍呢?”

  布桐想了想,无奈道,“也是,倒不是怕赔偿违约金,而是违约很败人品,那我多安排点保镖去保护你,你每天收了工必须回家。”

  黎晚愉一脸为难,“表妹,不是我不想回家,而是我现在跟江择一的关系很尴尬,我怕影响家里的气氛,所以才想要搬走的”

  “那你可以住到隔壁你自己的房子里去,我安排女佣过去照顾你,总之星月湾比较安全,你必须住在这里我才安心。”

  “那好吧,就按你说的办。”

  “嗯,这就对了,现在是我们齐心协力的时候,谁都不能有闪失的。”布桐拍了拍她的肩膀,“知足吧我的表姐,我自己还想出去拍戏呢,这不都直接搁浅了”

  “真的啊?你想出去拍戏啊?”

  布桐点点头,“其实一直以来都有剧本送到诗爷那边,希望我能复出的,现在爷爷身体好了,月牙也开始上课了,我也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比起打理集团,我更想复出去拍戏,就让诗爷给我拿了几个剧本给我挑挑,现在看来的话,得延期了。”

  “太好了,表妹你复出的话,国产电影又多了一个演技派。”

  布桐笑得眉眼弯弯,“到时候我们一起合作。”

  “好,一定的。”

  “时间不早了,你今晚别走了,直接在家住,需要睡衣的话去我房间拿新的就行。”

  “好,不过我不住三楼,我去表爷爷隔壁的客房住。”免得撞见江择一会尴尬。

  “随你,反正这里也是你家,你随意就好。”

  黎晚愉跟上楼去拿了两套换洗衣服,便没再打扰他们,下楼回了客房。

  拿出之前调成了静音的手机,看见楼星宇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还发了好多微信。

  黎晚愉的心底,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抗拒的感觉。

  楼星宇对她很好,平时一起拍戏的时候,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但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当初她那么喜欢林澈,如果当时的林澈能像楼星宇这样对她,她一定会觉得很幸福的。

  可是现在楼星宇对她这么好,两个人也确定了恋爱关系,却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甜蜜幸福,反而觉得他的好是一种压力,让她想要去逃避。

  她从没有正儿八经谈过恋爱,不知道两个人相爱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一定不是她现在这样的心情

  从这天之后,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帝都悄然展开。

  没过几天,杨雅柔便气急败坏地来到了林澈的公寓,把一份文件砸在林澈的脸上,“林澈,你可真行啊,才这么几天的时间,我们的资产就缩水了一大半,你就算是烧钱取暖,也不可能烧得这么快吧?要不是我今天去查了一下,估计被你败光了都不知道!”

  林澈拿起茶几上的烟盒,摸出一根烟,斯条慢理地点上,淡淡道,“你急什么。”

  “我还不能急了?”杨雅柔差点以为自己听到了什么笑话,“我的钱都快被你败光了,你还不允许我急了?不行,林澈,我现在必须及时止损,你必须把我的钱如数归还给我。”

  “杨雅柔,你出门是没带脑子吗?”林澈冷笑一声,阴冷的眼神睨着她,“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你要下船,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退路才行,你以为你跟我分道扬镳了,厉景琛就会放过你了?你想得太天真了,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允许你成为隐患的

  懂吗?”

  杨雅柔的呼吸一滞,思忖良久,才出声道,“好死不如赖活着,我的人生已经这样了,如果真的不能报仇出一口恶心,我也能忍,起码带着这些钱,我还能出国过好日子,让自己的下半生衣食无忧,我相信只要我永远不回国,厉景琛是不会对我赶尽杀绝的,换句话说,他是个多骄傲的人,根本不屑对付我。”

  “你还挺了解他,”林澈淡淡一笑,“可是现在你的钱已经严重缩水,最多只剩下三分之一了,你觉得还够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吗?还是说,你决定再去钓一个老男人再嫁一次?你也不去照照镜子看看你这张脸已经成了什么样,比实际年龄起码老了五岁,在男人眼里,你不过就是一盆凉掉的残羹剩饭而已,你确定还有男人愿意要你?”

  “你”杨雅柔气得直发抖,眼角的余光,看见茶几上放着的林澈最宝贝的那个杯子,直接拿起来,往地上狠狠一砸。

  一个清脆的瓷器破裂声落下,杯子瞬间四分五裂。

  “杨雅柔!”林澈的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扔掉手中的半根烟,站起身,没等杨雅柔反应过来,就抬起手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

  “啪!”

  杨雅柔被打得摔倒在一旁的沙发上,脑袋嗡嗡直响。

  “你敢打我?”杨雅柔彻底失去了理智,爬起身朝着他扑去,“林澈,我跟你拼了!”

  “你给我滚开!”林澈一脚把她推倒在地,“我警告你,别挑战我的底线,我现在要了你的命,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

  杨雅柔跌坐在地,抬头对上林澈那双犹如毒蛇一般的眼睛,顿时觉得脚底生寒。

  “你想怎么样!”杨雅柔强忍着心底的恐惧,带着哭腔的嗓音弱弱地开口问道,“你是不是非要把我最后一点钱败光才肯甘心,啊?”

  林澈斯条慢理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重新拿起一根烟点上,道,“不就是一点钱吗,你慌什么,我们私底下成立的集团,最近被厉景琛彻底整垮,很多事情需要用钱去摆平而已,厉景琛无非就是想把我们的资金耗光,但我有的是办法,让他把钱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