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42章 你没有爱而不得过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你能有什么办法?”杨雅柔嘲讽地嗤笑一声,“我原本还真的以为,你有什么大能耐,但是现在才知道,你根本没办法和厉景琛斗,是我瞎了眼,我认栽了”

  “随你怎么想,总之,你给我老老实实待着,现在想要撤资,绝不可能。”

  杨雅柔暗暗咬咬牙,忍着身上的疼爬起身,道,“林澈,你别以为你吃定我了,你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厉景琛,可我又何尝不是光脚的,真把我逼得无路可退了,我也不怕跟你同归于尽!所以你最好是如你刚刚所说,尽快把我的钱弄回来,否则我杨雅柔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杨雅柔说完,便一瘸一拐地离开。

  林澈没有理会她的话,起身去捡起地上的一块碎片,嘴角牵起了一个苦涩的弧度。

  终究还是碎了,碎成这样,怕是再也不可能还原了。

  当初布桐一时兴起,喜欢上了陶艺,有一个周末,他提出带她去做杯子,也是他提出做好之后互送给对方。

  她傻乎乎的,根本不知道杯子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可是他却已经在心底里认为,他们已经互相许诺了一辈子了。

  他从就生活在地狱里,得不到一丝一毫的喘息和放松的机会,是她给了他唯一的光明和希望。

  曾经他想,只要能得到她,他愿意背叛全世界,可是现在的结局,却是她和全世界一起站在他的对立面背叛着他

  午后,布桐趁着月牙午睡的时间,出了一趟门。

  虽然家里人搬去了星月湾,但是布宅的女佣保镖一个没少,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的。

  布桐直接来到三楼的一个房间,打开门走了进去。

  女孩把屋里放置着的几个储物箱一一打开,看着里面的物品,记忆被拉回到很久很久之前。

  良久,她才敛了敛思绪,开口道,“来人。”

  “姐。”门外候着的女佣走了进来。

  “叫几个人来,把这些东西全部搬走,能卖的卖,把卖掉的钱捐给孤儿院,不能卖的直接扔掉,永远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是,姐。”

  女佣很快叫了几个保镖进来,把几个箱子抬走。

  布桐深呼吸一口气,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

  楼下,几个保镖刚把箱子抬出布宅,准备装上车,便看见林澈朝着这边走来。

  “林总,你怎么来了?”为首的保镖不冷不热地开口道,“姑爷吩咐过,不让你接近布家的,你还是走吧,别让我们为难。”

  林澈充耳不闻,望向他们抬着的箱子,“这是什么?”

  “这是姐让我们处理的东西,不关你的事,你还是快走吧。”保镖不耐烦的道。

  林澈直接上前打开盖子。

  “你干什么!”保镖防备地看着他,“林总,你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林澈看着箱子里的东西,胸口剧烈地起伏了起来,“是桐桐让你们拿去处理的?她有说是怎么处理的吗?”

  “该卖的卖,该扔的扔,”女孩冰冷的嗓音突然传来,林澈抬头望去,看见踩着高跟鞋的布桐正朝着他走来,“这些东西我一眼都不想再看到。”

  “桐桐”林澈忽然觉得自己可笑,明明那么想要见到她,可是真的见到她之后,又那么轻而易举地被她的冷漠刺痛,“这些东西是我送给你的,你为什么要扔掉?”

  “这还用问吗?”布桐多想亲手为爷爷报仇,可是厉景琛说过,这件事情要交给他处理,甚至不能让林澈知道他害爷爷的事情已经暴露,所以她只能忍了下来,漠声道,“你害我老公,害我女儿,我没办法原谅你。”

  “桐桐,在你心里,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完全没有办法跟厉景琛比对不对?”林澈拿起箱子里的那

  个杯子,涩然一笑,“你看看这些东西,哪一样不是承载着我们之间的美好回忆,你真的舍得丢掉吗?

  你说我伤害厉景琛,他现在是死了吗?你说我伤害月牙,她现在不也好好活着吗?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的老公和女儿没死,我还应该谢谢你了?”布桐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我真是想不通,你五岁来到布家,布家的教养是怎么教出你这样三观不正丧心病狂的人的”

  “桐桐,你没有爱而不得过,所以才能说出这种义愤填膺的话,如果你像我一样,爱而不得,你会比我还要疯狂。”

  “我不想跟你讨论这种话题,”布桐转头望向一旁的保镖,“把东西送走。”

  “是,姐。”

  林澈没有阻拦,只是上前一步,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布桐突然伸手拿过他手里的被子,狠狠往地上一摔。

  “林澈,”女孩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看着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你安排在星月湾外监视的人告诉你我来了布宅,你才跟来这里的吧?

  你知道吗?你是我活了这二十多年来,最可怕的噩梦,你给我带来的伤害和痛苦,远远超过了我的亲生母亲遗弃我,所以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势不两立。”

  “桐桐”林澈盯着地上的碎片,紧紧闭上了双眼,“你一定要这样逼我,对吗?”

  “是你在逼我,你还憋着什么坏,尽管放马过来,我倒想看看,老天爷会站在谁的那一边。”

  布桐说完,转身想要上车,被林澈一把拉住了手臂。

  “啪!”的一声,布桐抬起手,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别碰我,我嫌脏。”

  保镖很快上前,推开了林澈,护送布桐上了车。

  黑色豪车缓缓驶离,林澈怔怔地站在原地,良久,低低沉沉的苦笑声从他喉间蔓延开来

  彼时,uual集团总裁办公室,桌上的内线电话响起,厉景琛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秘书汇报的声音,“&bss,钱进来了,说要找您。”

  厉景琛一边签着字,一边开口道,“让他上来吧。”

  没过几分钟,钱进便敲门走了进来,“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