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50章 同归于尽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老爷子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他,显然有点不相信。

  就连布桐也不相信,下意识地望向了厉景琛,“老公,他想干什么?”

  男人双眸微眯,打量着厉思源。

  厉思源拽住厉老爷子的手,一步步将他拖向厉景琛,“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现在就把他交给你们。”

  厉老爷子撑着最后一口气,任凭厉思源拖着他走,双眼死死地盯着还被捆在车上的钟伯,仿佛在做无声的嘱托。

  “老爷子”钟伯泪流满面地看着他,谁能想到,风光了一辈子的厉老爷子,竟然会沦为现在这副惨状。

  厉景琛警惕地观察着厉思源,他穿着一身暗色的休闲衣物,虽然宽松,但上半身怎么看都鼓得有点不正常。

  他右手拖着厉老爷子,左手却一直揣在口袋里没有拿出来过。

  厉景琛猛然想起了什么,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将布桐抱紧进怀里的同时,从自己的风衣口袋里掏出一把枪,直接对准了厉思源的右腿。

  “砰!”

  一声枪响在空中响起。

  厉思源的右腿大腿部位中了一枪,被迫停下了脚步,在地上跪了下来。

  鲜血汨汨涌出,很快染湿了他的裤子。

  “带老首长上车,快!”厉景琛一边搂着布桐后退,一边大声吩咐道。

  保镖们察觉到不对劲,急忙护着他们撤退。

  厉思源抬起头,揣在口袋里的左手缓缓拿了出来,手中握着一个遥控器,深深地看着布桐。

  布桐被厉景琛搂在怀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下意识地转头,对上了厉思源的双眸。

  厉思源看着她的脸,心尖狠狠地颤了颤。

  他的脑海中闪过了很多人、很多事,但是最后的画面,停留在了自己六岁那年,第一次见到布桐时的场景。

  那年,她四岁,精致得比橱窗里的洋娃娃还要好看,在厉家老宅的客厅里跳了一支芭蕾舞,所有人都对她喜欢得不得了。

  他站在楼梯口,震惊地看着她,一时之间忘了该怎么反应。

  她跳完了舞,回到布老爷子身边坐下,可能觉得有些无聊,四下看了看,一眼看到了他,好奇地朝他走来。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他们之间,是布桐主动开口打招呼的。

  她很开朗,面对陌生人一点都不胆怯,主动介绍起了自己,“我叫布桐,我爷爷说,是与众不同的意思哦”

  厉思源看着她灿若骄阳的脸,只觉得窗外的阳光都在黯然失色。

  他们的开始,明明是很美好的,可是究竟是哪里走错了,为什么会走到如今这一步呢?

  厉思源只觉得自己的心前所未有的痛,他多想让时间倒流,如果能再回到那一天,他一定会改变自己的一切,去好好爱护布桐。

  厉思源拿着遥控器的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直到布桐走到安全范围,才勾起了唇角。

  他做梦都想跟他们同归于尽,可是没想到真的到这一天,却放弃了。

  罢了,就当他这辈子,对布桐唯一也是最后的付出吧。

  厉思源缓缓闭上眼睛,用力按下了遥控器。

  一声惊天巨响在空气中响起。

  厉思源身上绑了炸药,跟厉老爷子两个人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

  亲眼目睹这一幕的布桐,吓得久久没有回过神来,怔怔地愣在原地。

  “老厉!”布老爷子惊呼一声,差点没晕过去。

  “去看看钟伯有没有事。”厉景琛开口吩咐道。

  保镖急忙上前查看,“&bss,还有气!”

  “送去救治,你们留下来善后。”厉景琛直接将还在失神的女孩打

  横抱起,坐上车离开。

  绑架事件以厉思源跟厉老爷子同归于尽落下了帷幕,钟伯受了重伤,送去医院抢救后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需要住院养伤。

  布老爷子心情悲痛,连晚饭都没有吃,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布桐见黎晚愉还在劝布老爷子开门,便没有上前,转身上了楼。

  主卧和书房里都没有厉景琛的身影,布桐去了公主房,便看见男人正侧躺在床上,哄着月牙睡觉。

  月牙像是睡着了,卧室里只有男人低沉沙哑的嗓音在缓缓响起,“宝贝,你说,爹地是不是太狠心了明明厉思源的一举一动都在爹地的掌控之内,明明爹地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把他救出来,哪怕是为了你太爷爷,爹地也应该去救他的

  可是爹地做不到,每次我动了要去救他的念头时,就会想起你奶奶受过的苦,虽然他跟我们有着血缘关系,但是他却不是一个好人,我没办法说服自己原谅他

  其实最后一次去风雪崖的时候,爹地在想,如果他这次能活下来,爹地会把往事一笔勾销的,虽然做不到把他接到家里来,但是最起码,会让你去看看他,是他没有这个福气

  所以算了,他去那边,应该会跟你奶奶好好赎罪的,上一辈的恩怨,到这里全部停止了,也是时候该停止了”

  布桐听着男人自自语的话,一颗心揪了起来,泛起了一股密密麻麻的疼。

  他心里的纠结和痛苦,其实她根本无法感同身受。

  布桐走上前,在床边坐了下来,轻轻靠在了男人的身上。

  厉景琛微怔,很快温柔地开口道,“爷爷怎么样了?还是不肯开门?”

  “嗯,估计是有点生你的气吧,毕竟他觉得,厉爷爷是无辜的。”

  厉景琛笑了笑,“老婆是不是也这么觉得?”

  “在这件事情上,厉爷爷当然是无辜的,但是我很自私,我没办法做到悲天悯人,更不管那么多,我只希望我老公从今天起能够释怀,忘记对厉家的那份仇恨,一切都结束了,好不好?”

  厉景琛转过身来,将女孩搂进了怀里,轻轻摸着她柔软的头发,“好,一切都结束了。”

  市区的高档公寓,杨雅柔看着新闻里的报道,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你说这个厉思源怎么想的,这么好的同归于尽的机会,居然都没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