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51章 最好的礼物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你想多了,厉景琛是什么人,他会让自己和布桐陷于危险的境地吗?”林澈摇晃着手上的红酒杯,眸光深邃无比,“以当时的距离,就算厉思源第一时间引爆身上的炸弹,他们顶多受点轻伤而已,死不了的。”

  “那我们费尽心机把厉思源救出来,算是白费功夫了?”杨雅柔气恼不已,“要钱没拿到钱,要人没把人弄死,这个厉思源还真是个废物。”

  “这么说你的老情人?”林澈嗤笑一声,“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这么瞧不起他,不怕他在天之灵难以安息吗?”

  “你少给我提起这个!”杨雅柔咬着牙道,“这件事情是我最不想提起的,不然我当初还用得着灰溜溜地出国?”

  林澈冷冷一笑,收回视线,没有再理会她。

  杨雅柔的眼珠子转了转,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起身走向他。

  “林澈”杨雅柔来到他身边坐下,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手指顺着他的大腿一寸寸往上游走,“你刚刚说,一日夫妻百日恩,那是不是我们只要成为了露水夫妻,以后我们之间的合作会更稳固呢?”

  林澈厌恶地皱了皱眉,举起手中的高脚杯,直接冲着杨雅柔脸上泼了过去。

  “你干什么!”杨雅柔恼怒不已。

  “你想跟我当露水夫妻?”林澈毫不留情地讽刺道,“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你配吗?”

  杨雅柔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地变幻着,“你自己也没干净到哪里去,你交往过多少女朋友,自己数得过来吗?”

  “我交往的女朋友都是干净的,跟你不一样,”林澈像看着什么垃圾一样地睨着她,“不过你这张脸,就算是个处女,我都不要”

  “你”杨雅柔气得差点没抓狂,可想起林澈的狠厉,硬生生地忍了下去,咬着牙道,“你嫌我脏是吗?那布桐呢?她不也不是处女吗?她还生过孩子呢,你怎么不嫌她脏?”

  “你也配和她相提并论?”林澈一手捏住她的下巴,森冷的嗓音缓缓开口道,“你永远都没有资格去跟他比,懂吗?”

  杨雅柔伸手去推他的手,“放开,好痛”

  林澈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捏了更用力了一些,“你最好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我只是需要你的钱,你这个人,我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想勾引我,做梦去吧。”

  杨雅柔的尊严被践踏得溃不成军,却也只能僵硬地点了点头。

  林澈这才厌恶地松开了她,“滚!”

  杨雅柔抹了一把脸,起身灰溜溜地离开。

  一周后,布老爷子为厉老爷子举办了一个简单的葬礼,而与此同时,厉景琛也对林澈做出了反击,时代集团涉及洗黑钱,林澈作为法人,被有关部门请去调查,整整一天都没有被放出来。

  葬礼结束,回到星月湾,布老爷子终于开了口跟厉景琛说话,“景琛,你来我房间一趟。”

  “是,爷爷。”厉景琛把怀里的月牙交给布桐,温柔地看着她,“你先带女儿去玩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嗯,爷爷如果还在生气,批评你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布桐有点不放心。

  厉景琛揉了揉她的发心,“我明白,爷爷今天情绪一定很低落,我有分寸的。”

  “那就好,去吧。”

  厉景琛跟着布老爷子进了屋,关上门,两个人来到沙发上坐下。

  “爷爷,您有话想跟我说吗?”厉景琛开口问道。

  布老爷子无声地叹了一口气,苍老的脸上透着一丝疲惫,“这些天我想了很多,生气难过,但更多的是自责,当初你外公来接你时,通过跟他短暂的沟通,我就能感觉得出,他对厉家满怀仇恨,他抚养你长大,自然会把这份仇恨灌输给了你,所以爷爷自责,如果当初我

  没让他带走你,或许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你不会这么恨老厉,澈也不会来到布家”

  “爷爷,您这么想,于事无补,”厉景琛淡笑着开口道,“今天的局面,谁都不愿意看到,但是如果不让我娶到布桐,我的人生将会毫无意义,所以无论我承受了多少,面对了多少,我都不后悔,今天我们的家,我的老婆孩子,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布老爷子点点头,“爷爷知道在老厉的事情上,你有你不能释怀的地方,归根结底,他的确是亏欠了你母亲和你一辈子,所以我怪不到你头上,逝者已矣,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以后谁都不要再提了。”

  “好,这也是我希望的。”

  布老爷子笑了笑,将这件事情翻篇,又问道,“不过从这件事情来看,澈是越来越无所不用其极了,连厉思源都要找出来作妖。”

  厉景琛听着他一口一个澈,皱了皱眉,“爷爷还是舍不得林澈?”

  布老爷子无奈道,“一手养大的孩子,要说狠得下心,那是假的,所以我不闻不问,一切交给你来处理就好。”

  “爷爷,您必须要接受,林澈从来到布家起,就没有安一天的好心,您对他的爱,对他来说只是可以利用的工具,好伤害你和布家,对林澈,没什么好心慈手软的,就算您愿意,我也不同意。”

  “我没说要心慈手软,这件事情既然已经交给了你,我不会再过问,去吧,陪陪桐桐,免得她担心,她现在生怕我欺负你。”

  厉景琛笑了笑,“怎么会,她只是担心爷爷伤心。”

  布老爷子摆摆手,“爷爷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还有什么事是想不开的,放心吧,爷爷没事。”

  “月牙应该要困了,我先去哄她睡午觉。”厉景琛起身离开。

  客厅里,布桐正抱着月牙哄着她睡觉。

  月牙哼哼唧唧地在闹觉,怎么也不肯睡。

  “怎么了?”厉景琛走上前,在布桐身旁坐了下来,伸手抱过月牙,“爹地陪我的公主睡。”

  月牙靠在他的怀里,乖巧地闭上眼睛,很快便沉沉地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