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60章 能坦诚相对一次吗?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给你介绍一下,我新得的宝贝,刀枪不入,回头我准备做成马甲送给争争防身用的。”宋迟炫耀道。

  丁墨镜下的双眸黯了黯,右手一松,放掉手里的枪,袖子里突然探出尖锐的刀尖,对准了宋迟的脖子,“这里面含有剧毒,只要划破你的皮肤,保证没人能救得了你,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是我的手快,还是他们的枪快。”

  宋迟波澜不惊地笑着,“那你可得想好了,我死了,钱进估计得自责得自尽为我偿命”

  丁的手一顿,明显犹疑了一下,几秒后,才开口道,“放我走。”

  “呵呵”宋迟冷笑了一声,悄无声息地冲着一个保镖使了一个眼色,保镖立刻心领神会地冲着丁开了一枪。

  丁肩膀中了一枪,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意识是完全清醒的,只是浑身都没有力气,动弹不得。

  “老大,你来啦?”

  随着宋迟开口,一双穿着睡裤的大长腿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宋迟从床上下来,蹲下身,扯掉了丁脸上的口罩和眼镜,在看见她这张熟悉的脸时,心里泛起一股复杂的感觉。

  “丁,真的是你”宋迟闭了闭眼,失望的道,“你怎么对得起钱进”

  丁紧紧咬着牙,一个字都没有开口。

  “太太。”门口的保镖突然开口叫了人。

  厉景琛转过身去,果然看见布桐套着一件风衣站在门口,定定地看着地上的丁。

  “嫂子,你先别过来啊,她身上危险的东西太多了,我先检查清楚你再靠近。”

  宋迟刚朝着丁伸出手,突然想到了什么,清了清嗓子,吩咐保镖,“去把家里的女保镖叫来。”

  “是,迟哥。”

  两个女保镖很快赶来,戴着手套将丁身上的武器一一取了下来。

  “卧槽,老大,你看看,丁可真是传说中的宝藏女孩啊,我都想把她收为己用了。”宋迟看着一地的武器,忍不住感叹道。

  “她怎么了?”布桐走上前问道。

  “嫂子,她中了迷枪,浑身发软无力,但是脑子是清醒的,放心吧,时间一到药效就会消失的。”

  “把她扶起来吧,我有很多话想要问她。”

  “老婆,现在已经很晚了,咱们明天再问吧,”厉景琛摸了摸女孩有些泛白的脸蛋,温柔的道,“先去睡觉,明天你想怎么问我都随你,嗯?”

  布桐点点头,“那好,爷爷现在在哪里?安全吗?”

  “爷爷很安全,明天就回回来了,你不用担心。”

  “那就好,那咱们去睡觉吧。”

  别墅的电已经恢复了,两个人手牵手回到房间,厉景琛挥退了守在门外和阳台上的保镖,抱着女孩躺了下来,“不要多想了,今天的事情都在掌控之中,只是我怕你担心,没有提前告诉你而已。”

  “我没有多想,人找到了当然很好,她没死”布桐扯了扯唇角,“其实应该高兴才对。”

  “我就知道老婆的心态最好了,明天我会让你见她的,乖,快睡吧。”

  “嗯,”布桐紧紧抱住了他,“有老公在,我什么都不怕。”

  “乖,我一直在。”

  隔壁别墅,唐诗像个门神一样,安静地坐在门口。

  “诗诗,很晚了,你别在这守着了,咱们家四周全是保镖,连只苍蝇都进不来,有什么好守的啊?”慕西临打着哈欠上前道。

  “我不困,你先睡吧,爷爷和争争在这里睡,我得在这守着,护他们周全。”

  “我跟你说过了,这里真的很安全,景琛怎么可能让老首长和争争出事,你完全没必要守在这里不睡觉。”

  “我就想在这里守着,就算是回房我也睡不着。”

  慕西临无奈,只能去搬了张椅子来到她身旁坐下,“行吧,你要坚持我也只能陪你了。”

  “厉总有打电话给你吗?”唐诗问道。

  “宋迟打了,说丁已经上钩被抓到了,但是现在太晚了,就不让老首长和争争回去了。”

  唐诗点点头,“嗯,就让爷爷和争争在这里住一晚吧,免得来回跑折腾。”

  “诗诗,你对布家可真好”慕西临认真地看着她,感慨道,“其实只是景琛为布家做得实在太多了而已,如果没有他,你一定是最愿意为布家付出一切的人。”

  唐诗笑了笑,“我能为布家做得太少了,如果可以,我当然什么都愿意为布家做。”

  “那我呢?”慕西临期待地问道,“你也能这样对我吗?”

  “当然,布家是亲情,你是爱情,在我心里,你跟爷爷他们是一样重要的。”唐诗不假思索的道。

  慕西临对这个答案是满意的,继续追问道,“那如果有一天,需要你在我和布家之间做抉择呢?”

  唐诗一顿,躲开了他的视线,没有说话。

  慕西临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没有继续再追问,只是笑着道,“好了,我跟你开玩笑的,现在风平浪静的,哪里需要你做抉择了,诗诗,我收回刚刚的话,好不好?”

  唐诗弯了下唇角,表示回应,两个人继续转移到别的话题上开始闲聊。

  第二天一早,布桐吃过早餐,便在宋迟的陪伴下,去了关押丁的地方。

  丁就被关在之前于秋的那套房子里,被绑在了椅子上,保镖寸步不离地看守着。

  布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对面低垂着头的丁,良久,才开口道,“看在我曾经无条件信任你的份上,能坦诚相对一次吗?”

  丁缓缓抬起头,眼里布满了血丝,看上去像是一夜没睡,她动了动唇,沙哑的嗓音缓缓出声,“姐,对不起”

  “你还懂得说对不起,说明你还有良知,对不对?”布桐的鼻子又酸又涩,“丁,不要一错再错了,不然你怎么对得起那些信任你的人呢?”

  丁面露苦涩,“姐,你生来就是含着金汤匙的,你是布家的千金,从养尊处优,长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你占尽了这个世界上所有女孩梦寐以求的一切优势,你怎么可能知道,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社会底层的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