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63章 我痛不欲生,你懂吗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老爷子想起来就觉得美滋滋的,“嘿嘿,爷爷求之不得呢,你们都走,都出去工作,爷爷自己在家照顾我的公主,争争也由爷爷照顾,放学的时候爷爷带心肝一起去接他回家,你和景琛都不用管。”

  布桐靠在他的身上撒着娇,“老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话果然没错,爷爷是宝贝,万金不换的宝贝。”

  布老爷子假装生气皱眉,“哼!谁说我老了?老布我老当益壮,一点都不老!”

  布桐满头黑线:“”

  “爷爷说得对,是我失了,爷爷不老,好不好?”

  “知道就好,快去叫厨房准备午餐,中午让宋留下来吃午饭。”

  “遵命,我现在就去。”

  晚上,厉景琛一回来,布桐便感觉到他脸色不对劲。

  “老公,你怎么了?是不是钱进还没有消息?”布桐把男人拽到一边,声询问道。

  “不是因为这个,”男人应了声,但脸色依然不是很好,“不过钱进的确也还没消息。”

  “那你怎么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啊?”布桐摸了摸他俊美无双的脸,问道,“是不是集团的事情太多忙不过来,累着了?”

  “没有,”厉景琛勾了勾唇角,淡淡一笑,“老婆别担心,我没事。”

  “肯定有事,”布桐明显不相信,“不过既然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追问。”

  “真的没事,”厉景琛揉了揉她的发心,道,“老婆,我就是在想,以后可不可以不要让宋迟来咱们家了,嗯?”

  布桐:“”

  “为什么啊?宋迟做错什么事了吗?你为什么要这样惩罚他?”

  “也没什么,就是不想让他来咱们家。”

  布桐蹙了蹙眉,正准备问清楚,月牙便迈着短腿吭哧吭哧地来叫他们吃饭,“大坏蛋、妈咪,吃饭饭!”

  厉景琛一见到月牙,脸上的阴郁顷刻间烟消云散,俯身抱起月牙,“好,陪我的宝贝女儿吃饭饭。”

  布桐笑着摇了摇,跟着他们去了餐厅。

  吃完饭后,厉景琛带着两个孩子去花园散步,布桐跟在后面,一边慢悠悠地走着,一边拿出手机给宋迟发了微信:宋迟,你在哪里啊?不是说晚上来家里吃饭的吗?怎么没来?

  宋迟很快发来三个大哭的表情:嫂子,我好惨,我还在加班呜呜呜

  布桐:集团哪里有这么多事情要忙啊?至于要加班吗?

  宋迟:嫂子,你知道什么叫乐极生悲吗?

  布桐: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老大刚刚回来的时候居然跟我说,让你以后不要来家里了,你是不是惹到你老大了?

  宋迟:嫂子,怪我,我长教训了,下次发朋友圈得瑟的时候,一定要屏蔽我老大!

  布桐疑惑地蹙了蹙眉:你发什么朋友圈了?

  宋迟:还不是今天上午发了跟公主一起玩的朋友圈嘛,我连发了十几个视频,结果老大看到就吃醋了,我下午回到公司,他看我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还给我安排了很多让我难以承受的工作呜呜呜嫂子,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我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承受这些啊?

  布桐失笑,看着不远处抱着月牙、恨不得把她含在嘴里宠着的男人,突然有点同情宋迟了。

  宋迟:嫂子,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的,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啊!

  布桐:你忙得差不多就回去休息吧,不要把身体熬垮了,你老大要是怪罪下来,我会解释的,他这就是单纯的吃醋,不是针对你,你只是刚好赶上了而已。

  宋迟:嫂子,我好惨,下次我再发朋友圈一定屏蔽老大!

  布桐:你确定你背着他发你跟他情人的视频照片,他不会更生气吗?

  宋迟:

  我老大这占有欲真是绝了,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布桐:我现在要去陪你口中的这个丧心病狂的人散步了,再见。

  宋迟:求嫂子帮我多说好话啊!

  布桐:哇,你说我老公丧心病狂还想让我帮你说好话?

  宋迟:嫂子!你!要!不!要!跟!我!老!大!一!样!记!仇!

  布桐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过去,收起手机,专心去陪老公孩子。

  三天后,林澈被放了出来,同时钱进也在一个偏僻的郊区被厉景琛的人找到。

  钱进没受什么伤,只是没好好吃饭,原本就消瘦的身子更瘦了一圈。

  宋迟送钱进去医院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确定他的身体没什么异样后,便带他回星月湾。

  路上,宋迟跟钱进说明了情况,“钱进,你打了点滴,精神好多了,我跟你说一下现在的情况,你好有个心理准备,老首长不知道你被绑架的事情,一会儿你见到他,千万别说漏嘴了,还有,丁出现了,几天前的一个夜里,她来刺杀老首长,被老大瓮中捉鳖活捉了,现在就被关在星月湾。”

  钱进闻,猛地转过头来,震惊地看着宋迟。

  “你放心吧,老首长没事,丁一直在我们的监控范围内,老大早有准备,怎么可能让她伤害老首长,丁也没受伤,我们用的是麻醉针将她制伏的。”

  钱进的嘴唇白得没有一点血色,整个人开始忍不住轻轻颤抖了起来。

  “钱进,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总是要面对的,不单单是你,大家都要面对,可是偏偏谁也不愿意面对。”宋迟劝道。

  “我知道,你不用劝我,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了,”钱进扯了扯嘴角,笑得比哭还难看,“我有我的原则和底线,她触碰到了我的原则和底线,我不可能原谅她。”

  宋迟闻,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静地开着车,良久,才出声道,“钱进,你想开点,说句不好听的你别生气啊,为丁这样的女人变得这么憔悴,不值得,真的。”

  钱进撑着脑袋,涣散的视线盯着车窗外飞速掠过的街景,“道理我都懂,就是胸口好像憋着一口气,上不来也下不去,堵得我呼吸困难,宋迟,我痛不欲生,你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