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64章 不要这样对我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的确不懂,所以尽管很多时候,我看见老大和嫂子那么幸福,羡慕是羡慕,但我也很清楚,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像他们一样的爱情,我上哪找像嫂子一样怎么说呢,且不说嫂子多善良纯粹吧,你觉得我能找到像嫂子对我老大一样,生死相随的人吗?”

  钱进痛心疾首的道,“我不求她能像姐对姑爷一样,对我生死相随,我只求她能真心待我,这难道不是情侣和夫妻之间,最基本的原则吗?可是她连这一点都做不到

  我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我,她为什么偏偏要找上我来骗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我真的想不明白”

  “钱进,你别再这样逼自己了,你没错,就当丁你是命里的一个劫,没有了她,你的将来会更好。”

  钱进深呼吸一口气,努力扬起一个笑容,“我没事,你不要担心我,我只是需要时间释怀而已。”

  “嗯,你在我嫂子身边工作生活,肯定比常人要乐观,你看着公主的笑容,有没有觉得世界都亮了?钱进,我告诉你啊,这阵子公主跟我可亲近了,你要是再不去陪她玩,她很快就会不认识你的,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钱进失魂落魄的眉眼间温柔了几分,“是啊,我感觉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公主了,不知道她长高了没有”

  “当然长高了,孩子一天一个样你不知道啊?”宋迟一想起月牙,就笑得合不拢嘴,“我跟你说,公主现在真的跟我可亲了,一见到我就老迟老迟地叫着,闹着要我陪她玩,我老大都快成醋缸了,把我当成了他的假想情敌,我超级有成就感的。”

  钱进笑了笑,“我也开始羡慕你了,等我身体好一点了,再去陪她玩,我怕我现在这个样子会吓到她。”

  “你有这个想法就好,放心吧,没有过不去的坎,我们这么多人陪着你一起渡过呢。”

  “我知道,谢谢。”

  两个人回到星月湾,布桐已经在客厅里等着,看见钱进进来,急忙起身迎了上去,“钱进,你没事吧?”

  “姐,我没事。”

  布桐抓住他的手臂,“怎么瘦成这样?他们没伤害你吧?”

  “姐,他们没有伤害我,只不过我不肯吃他们给的东西,所以才瘦了点,你别担心。”

  “我叫吴妈顿了鸡汤,你去厨房喝一碗。”

  “好,老首长呢?”

  “爷爷在睡午觉,你先喝点汤,等爷爷醒了再见他。”

  “是,姐。”

  钱进跟着布桐进了餐厅,一边喝着鸡汤一边开口问道,“姐,她呢?”

  布桐自然知道他嘴里的“她”是谁,直接道,“在隔壁的别墅里。”

  钱进拿着汤匙的手僵了僵,“我能见她吗?”

  “当然可以,你是最有资格见她的一个。”

  钱进点点头,继续大口大口地喝着汤,心里却满是苦涩。

  别墅四周有保镖层层看守,看见布桐来,纷纷颔首打招呼,“太太好。”

  “嗯,把门打开。”

  “是。”

  客厅里,被绑在椅子上正在闭目养神的丁缓缓睁开眼睛,看见跟着布桐和宋迟走进来的钱进,眼底顿时蓄满了泪水,动了动唇瓣,艰难地吐出两个字,“钱进”

  钱进打量了她一眼,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看上去还真是有几分女杀手的气质。

  丁的眼泪止不住地滑落下来,“钱进,你怎么瘦成这样了?他们是不是对你做什么了?你有没有受伤,啊?”

  钱进的牙齿磨得直响,定定地看着她,不说话。

  布桐转头看了宋迟一眼,“能松开她吗?不让她活动就行,这样绑着怎么也不好看。”

  “谢谢姐。”丁感激地看着布桐。

  布桐

  淡淡道,“不用谢我,我只是觉得你可以得到一次跟钱进平等对话的机会而已。”

  宋迟叫来了保镖,解开了丁身上的绳子,给她戴上了手铐和脚铐,带着她到沙发上坐下。

  布桐自然是不会让她和钱进单独对话的,来到另一组沙发上坐了下来,宋迟守在她的身侧。

  “丁,这里有监控,你的一举一动一一行都躲不过的,所以你完全可以当我们不存在,有什么话直说吧。”布桐淡淡开口道。

  丁没说话,只是盯着钱进的脸,连眼睛都不敢眨,生怕一眨眼他就会消失一般,眼泪不停地流淌着。

  “你哭什么?”钱进冷漠地看着她,“哭有用的话,我哭一个给你看看,好不好?”

  “钱进,你别这样”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抽泣着道,“我我对不起我跟你道歉你不要这样对我”

  “我怎么对你了,你说说看,你好意思在这里装可怜,觉得是我欺负你了吗?”钱进咬牙道。

  丁使劲摇着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是我的错”

  “没有杀死老首长,你没有完成你的使命吧?你组织里的人不准备来救你吗?你们不要重新计划下一次暗杀行动吗?说说看,你身为一个职业杀手,暗杀任务失败被人活捉,是不是很有挫败感。”钱进的话字字带刀,毫不留情地讥讽着她。

  丁哭得更凶了,抬高嗓音解释道,“我是为了救你,才走出这一步的,他们说如果我不杀了老首长,就会杀死你,你以为我不知道,杀死了老首长,你一辈子都不可能原谅我吗?可是我别无选择啊钱进,你难道要我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吗?我做不到!”

  钱进苦笑一声,“我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让老首长伤到一分一毫。”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你有多重视老首长,老首长是你最重视的人,可是我不一样啊钱进,我最在乎的人是你,我只能选择救你。”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杀了老首长,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钱进一字一句的道。

  丁感觉他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刺痛着她的心,疼得她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