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65章 我跟你势不两立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知道的”丁的右手紧紧抓着左手上的钻石戒指,颤抖着开口道,“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甚至会亲手了结了我,我知道我只要走出这一步,我们之间,就彻底完了,可是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你死,你死了,我活着有什么意义?

  既然无论我怎么选择,最后的结果都是我必须死,那我宁愿选择让你活着,如果能死在你手上,我无怨无悔。”

  “你以为老首长死了,我能活得了?”钱进反问道,“老首长如果死了,我连偿命都来不及了,你为什么会认为,我还能苟延残喘地活下去?”

  “钱进,你不要这样,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得手了,自然会用我的命去还老首长的命,你好好活下去。”

  “我当然要好好活下去,”钱进的眸光愈发冰冷,“现在老首长没死,我当然要好好活着,守在他身边孝敬他老人家。”

  “所以就算老首长没死,你也不可能会原谅我,对不对?”丁的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嗓音压抑而痛苦,“其实我来的时候就知道,我成功的几率很很,可是但凡只要有一线希望能够救回你,我都想去尝试,钱进,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你爱我?”钱进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直接笑出了声,“你从一开始就是带着目的来到姐身边的,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你心里只有仇恨,根本不可能有爱!”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是真的很爱你的!我甚至拼了命地想要摆脱掉我的过去和我身上的仇恨,想要做回一个正常人,跟你结婚过日子,钱进,我求求你相信我!”丁激动地喊道。

  “你说的话,我半个字都不信!”钱进蹭地站起身,朝着丁走去。

  布桐蹙了蹙眉,正疑惑钱进想做什么的时候,只见钱进握住丁的左手手腕,伸手去摘她手上的戒指。

  “你干什么?”丁大惊失色,像是猜到他的目的,急忙死死握住拳头,不让他摘走戒指,“不要!钱进,不要拿走它!我求求你了!”

  钱进充耳不闻,一边使劲去摘,一边生气的道,“这个戒指是我给我最爱的女人的,你不配得到它!”

  “不要啊钱进!你不要这样对我!”丁声嘶力竭地哭喊着。

  钱进虽然虚弱,但拉扯了一番后,还是从丁手里抢过了戒指,直接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丁急忙追上前,“钱进,你想干嘛?不要扔掉它!我求求你了!不要扔了它好不好!”

  钱进一把推开她,“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丁了,这个戒指伴随着你的真面目被揭穿,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怎么处理是我的自由。”

  “钱进!”丁脚上带着脚铐,根本迈不开大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显得格外狼狈。

  她趴在地上,死死抱住钱进的腿,“你不要扔了它,你已经送给我了,它就是我的,你没有资格扔掉它!”

  “你也知道这是我送给你的,是我瞎了眼看错了你,现在我要结束这个错误,丁,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瓜葛!”

  钱进说完,俯身用力推开她的手,大步走进了洗手间。

  “钱进,不要啊!”丁坐起身,连滚带爬地追上去,刚追到洗手间门口,便看见钱进用力按下了冲水键,“哗啦”的冲水声紧跟着响起。

  丁怔怔地看着这一幕,整个人像是被点了穴道了一般,原本的哭声停了下来,只有眼泪还在不停地往外涌着。

  钱进冷漠地睨着她,“好了,现在我们之间唯一的定情信物也没有了,我们那段荒唐的爱情到此为止,从现在起,你就是我钱进的敌人,我跟你势不两立!”

  丁无助地靠坐在门边,狼狈不堪。

  布桐的心里闷闷的,钱进的干脆果断自然没错,可是她看着丁的反应,从女人的直觉来

  说,她不觉得丁在装。

  所以她感慨的是,命运弄人,丁如果不是因为爱上钱进,或许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吧?

  毕竟宋迟一直在说她身手了得,极有可能是那个暗杀组织里面很厉害的一员。

  钱进迈开腿,走出了浴室,来到布桐面前,“姐,她企图刺杀老首长,不可原谅,姑爷想怎么处置,我都没有意见,你们不用考虑我的感受。”

  “钱进”布桐欲又止,但终究还是没再多说什么,“你累了,去好好睡一觉吧,有什么话晚点再说。”

  “好,那我先去了。”

  钱进转身离开。

  宋迟吩咐保镖看好丁,也跟着布桐离开。

  两个人一边往外走一边聊着天,“嫂子,你是不是很心疼钱进啊?”

  布桐点点头,“当然,他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多少是了解他的,他对丁越决绝,其实心里越痛,但是他的三观不允许自己心软,所以他现在一定很痛苦。”

  “唉,可是我们也帮不了他啊,他跟丁,注定是段孽缘。”

  “丁来杀爷爷,自然是不可原谅的,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先让他们各自冷静冷静,等回头我老公把事情调查清楚再说吧。”

  “是,嫂子,老大说了,钱进回来了,就会让丁开口的。”

  “”

  钱进回到布桐家的客房里,脸上勉强维持着的冷静淡然瞬间分崩离析。

  他脚下一软,跌坐在地上,直接在地毯上躺了下来,双手抱着脑袋,整个人蜷缩在一起,浑身上下流淌着一股浓烈的悲伤气息

  宋迟没在星月湾久留,送布桐回屋后,便去了云端国际。

  “老大老大,钱进已经被我送回星月湾了,也跟丁见面了,但是两个人就是在吵架,没说什么有用的东西,看来还得您亲自出马,她才肯招。”宋迟变着法地拍着马屁。

  男人正在翻阅着一份文件,闻,淡声问道,“月牙呢?”

  “啊?”宋迟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猛然回过神来,道,“老大,你放心,公主在睡午觉,我没有见到她,更没有陪她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