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67章 不可能原谅她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这些我都知道,但是现在想要杀布锦添,又谈何容易。”

  “澈哥,”男人开口道,“要不我们跟另外的组织寻求帮助吧,既可以表明咱们要杀布锦添报仇的决心,也可以更有把握报仇。”

  “不行,他们一来,主动权就不在我的手上了,到时候我们很有可能要听命于他们,我不能接受。”林澈反对道。

  “可是我们现在人手根本不够,那么能干的杜医生牺牲了,那年布锦添的生日上,又牺牲了我们不少兄弟,如果不求助,我们根本不能拿布锦添怎么样。”

  林澈坐直了身子,严肃地看着他们,“这件事情没得商量,我一定不会把主动权交到别人手里,所以以后你们不许再提。”

  年轻女人急了,“澈哥,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不能一直在这里坐以待毙吧?”

  林澈的双眸深邃如海,深沉得望不到底,“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

  晚上,厉景琛下班回到家,月牙便迈着短腿吭哧吭哧地迎了上来,“大坏蛋,抱抱!”

  厉景琛的脸上扬起了止不住的笑容,俯身将她抱起,举在空中转了两圈,逗得月牙咯咯直笑。

  “宝贝女儿,今天有没有想爹地,嗯?”

  “想的。”月牙奶声奶气地回答,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大坏蛋,进舅舅来了。”

  “好,爹地知道了,咱们进去看看。”

  厉景琛抱着月牙进屋,看见布老爷子正在客厅和钱进说着话。

  “姑爷。”钱进见厉景琛回来,急忙起身问好。

  厉景琛“嗯”了一声,“在家就别拘谨了,坐。”

  “谢谢姑爷。”钱进重新坐了下来。

  “景琛,你回来得正好,钱进来了,我们正在说丁的事情呢,你也来说说你的看法。”

  厉景琛把月牙交给吴妈抱走,上前坐了下来,“爷爷,丁知道的事情一定不少,我抽空会去见她,会想办法让她说出真相的。”

  “那就好,你办事我放心,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钱进了。”

  钱进歉然地低下了头,“老首长,对不起,让您操心了,我没事,我可以缓过来的,为这样的女人,不值得。”

  布老爷子无声叹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嘴上越是这样说,心里越是放不下?钱进,老布我是黄土埋脖子的人了,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计较,丁也是为了救你,才走出这一步的,既然我平安无事,她如果真的知道自己错了,愿意改邪归正的话,我是愿意成全你们两个的,你的幸福比那些仇恨重要,懂吗?”

  “老首长,您怎么能这么想!”钱进震惊地抬起头,着急的道,“她生来就是坏人,更别说她试图要杀您了,就算她改邪归正,这件事情也会像一根刺,深深地扎在我的心里,一碰就疼,有些裂痕一旦产生,是不可能修复的,我不可能忘记她做过的事情,更不可能原谅她,我和她的感情,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你这孩子,有时候也爱钻牛角尖,我当然不会把她继续留在星月湾,我只说想说,如果她真的没做过什么不可原谅的错事,你们又彼此相爱的话,我愿意成全你们,你们离开帝都好好过日子,也未尝不可”

  钱进苦涩一笑,“老首长,您想得太简单了,我承认我的内心的确很痛苦,但我很清楚,我跟丁回不去了,我爱的是那个善良纯粹的她,可是她的善良纯粹,全是装出来的,我一直以来爱着的,只是她的面具而已,所以我没办法继续爱她了,我对她只有恨,恨她伤害我最在乎的人,更恨她欺骗了我。”

  布老爷子心疼地看着他,“孩子,或许很久之后你会突然发现,你太后悔现在对她的恨了,有些人和感情,一旦失去,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已

  经找不回来了,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从她处心积虑来到姐身边跟我认识的时候起,一切都是在按错误的轨迹发展,我现在只想纠正错误。”

  布老爷子摇了摇头,“算了,你们还年轻,看到的东西跟老布我看到的可能不一样,我不说了,但是钱进,你最近状态不好,我真的不放心,你留在星月湾住,就住在我隔壁,哪里都不许去。”

  钱进颔首道,“是,我什么都听老首长的。”

  第二天一早,厉景琛便去了隔壁的别墅,布桐和宋迟钱进也跟着一起去。

  一进屋,布桐便看见丁还维持着昨天的姿势,靠坐在洗手间的门框上一动不动。

  “&bss,太太,她都在这坐了一天了,跟她说什么也不搭理,连口水都没喝过。”保镖上前汇报道。

  钱进落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攥住,怒不可遏地冲上前,俯身一把揪住丁身前的衣襟,道,“你在这卖什么惨,啊?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心软,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原谅你!你最好把你的身世来历一五一十地给我说清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丁失神的双眸渐渐聚焦,眼底止不住氤氲起了一层雾气,很快凝聚成泪水冲出眼眶,顺着苍白的脸颊流淌了下来。

  “你少他妈在这里给我装!当初扮柔弱来到姐身边给她下药,替林澈监视她,一心想要害布家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自己今天的下场?”钱进越说越生气,咬牙切齿的道,“自作孽不可活,你选择当恶人,就一定会有恶报!”

  “你以为我有选择的权利吗?”丁痛苦地看着他,嗓音干哑而苦涩,“钱进,我如果告诉你,我生来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你可以不这么对我吗?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如果你认识过去的我,或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

  钱进闭了闭眼,强忍住心底的怒气,松开了她,道,“那你说吧,过去的你是什么样的。”

  布桐看了一旁站着的两个女保镖一眼,两人立刻心领神会,上前扶起丁,来到沙发上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