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69章 兄妹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景琛搂住女孩的肩膀,温柔地开口安慰道,“老婆,别怕,这种事情也就是发生在那些落后国家,咱们身边发生的概率很低的。”

  “嗯。”布桐冲着他弯了弯唇角。

  厉景琛重新望向丁,继续问道,“你母亲生了几个孩子。”

  丁咬了咬唇,回答道,“两个。”

  男人双眸微眯,“所以林澈是你的哥哥,嗯?”

  丁一怔,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你的表情已经承认了,”厉景琛冷笑一声,“你们兄妹两个还真是够会演戏的,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骗了我这么多年。”

  丁没理会他,而是转头望向了钱进,湿漉漉的双眼里又涌出了泪水,哀求道,“钱进,我这么坦诚,什么都招了,你可不可以正眼看我一眼,你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钱进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双手紧握成拳,指节泛着白,始终没有去看她一眼。

  丁泣不成声,眼泪越流越凶。

  “继续说,”厉景琛开口道,“说说你和林澈的成长。”

  “我哥没有催眠天分,但是智商极高,比父亲收养的那些孩子都高,所以父亲全心全意培养他,一直在计划让他回国,被布家收养,他比我大三岁,我两岁那年,他就被安排送去了国内的孤儿院,不久便顺利被布家收养,同时,我父亲发现我有极高的催眠天分,就把心思都转移到我身上,安排我回国,被国内的一对夫妇收养。

  父亲暗中自然是要经常和我们见面训练我们的,所以从到大,他都是偷偷摸摸来见我们,为了方便训练我们,他给哥哥吃了一种药,让他适应不了帝都的气候,哥哥顺利出国,而我”

  丁喉间发哽,停顿了许久,才艰难地开口道,“七岁那年,我被送进了孤儿院,没过多久,就被我的养父母收养,那几年的时光,是我过得最幸福也是最痛苦的日子,我一边享受着我养父母给我带来的温暖和爱,另一边要接受我父亲给我灌输的报仇的思想,去练习催眠术,我痛苦不堪,无数次地想过要带我的养父母远走高飞,可是我脱离不了我父亲的掌控,而他也察觉到了我的异样,竟然害死了我的养父母”

  “你养父母的死不是意外,是你的亲生父亲做的?”布桐震惊不已。

  丁痛苦地点点头,“那场海难,根本不是意外,是我父亲为了杀死我的养父母制造的,他破坏了那艘船,让我养父母和船上的人全部遇难,因为这件事,我跟我父亲彻底产生了隔阂,我想方设法躲开他,不肯见他,而此时,他也发现我哥有了异样”

  丁缓缓抬起头,望向了布桐,“我哥爱上了你,一时之间,我父亲觉得自己最引以为豪、能够帮助他完成报仇计划的儿子和女儿都被爱情和亲情影响了,他慌了,因为他觉得,只有我们两个才能报仇,所以他带着我母亲自杀”

  布桐狠狠打了一个哆嗦,“你和林澈,包括你的母亲,在他的眼里,就只是复仇工具,他从来没把你们当人看。”

  “是啊,”丁扯了扯唇角,一脸苦涩,“所以姐,你觉得我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还能做一个好人吗?我听说,我父亲他先杀死了我的母亲,把她挂在横梁上,自己再上吊自尽,他留下了一封信,说如果我们兄妹两个不替他完成报仇的心愿,他死不瞑目,会化身成为厉鬼,夜夜缠着我们,而且他还跟另一个暗杀组织的人说了,如果我们兄妹两个不报仇,就让他们直接杀了我们。”

  “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父亲,为了报仇,连家人都可以牺牲”布桐简直觉得叹为观止。

  “我和我哥亲眼目击他和我母亲的尸体,当时是夏天,尸身都已经开始发臭了,苍蝇满屋子乱飞,我当场把胃都吐空了,一连做了好几个月的噩梦,在这样的精神压力下,加上如果不报仇

  我们随时会被杀死,我和我哥怎么还敢有其他的念头”

  丁看着布桐,“其实我知道,我哥比我还要痛苦,我虽然爱我的养父母,但他们毕竟已经死了,而我哥跟我不一样,他每天看着你,忍不住地在爱你,可是心里却要想着怎么得到布家,怎么杀死老首长,他的内心一定又矛盾又痛苦。

  但是好在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要杀死老首长,更重要的是得到布家,用布家的钱来壮大我们的组织,所以我哥有足够的时间蛰伏在布家,一点点赢得你和老首长的信任和依赖,我想那些年,我哥在痛苦的同时,应该也是幸福的,他原本的计划,是悄悄杀死老首长,得到布家,然后娶你为妻,虽然他的心里,将永远埋藏着这样的秘密,但是只要能够得到你,他什么都愿意承受”

  “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他对我这么全心全意的爱?”布桐冷笑道,“你难道不觉得林澈的心理扭曲得很可怕吗?一边想着杀了我最亲最爱的人,一边还想得到我跟我过一辈子,你们的出生的确是不幸的,所以你们就能理直气壮地以报仇为由,把你们的不幸强加在我的身上,让我变成比你们更不幸的人,对吗?”

  丁苦笑,“姐,但凡我们有的选择,就不会变成你嘴里这种无法原谅之人了,我们没得选择,你懂吗?”

  布桐冷冷地看着她,“现在说这些已经于事无补了,我很庆幸,我的爷爷和丈夫,都能逃过你们的一次次残害。”

  “丁,我猜你做的事情,远远没有林澈的多,说说吧,你都做了些什么。”宋迟开口问道。

  丁望向钱进,“钱进,你能听我好好说吗?我真的没有做太多事的,一开始,我只是想办法接近姐,后来我哥让我给姐服用避孕药,除此之外,我真的没有伤害过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