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70章 生路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当年给我老大的车上装炸弹、给布家放毒蛇的黑衣人是谁?”宋迟明知故问。

  丁直不讳,“他叫战天,是我哥跟另一个组织求助,派来帮助我们的人,也是他催眠了那个女孩,害老首长溺水的。”

  宋迟又道,“那么后来战天失去了利用价值,林澈是不是要杀他灭口,在码头上突然骑着摩托车出现,开枪杀战天的人,是你吧?”

  丁点点头,“是我,当时你们在追查战天,我哥怕他被活捉,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叫我去杀了他。”

  “你的身手比我想象中还要好,当反派,可惜了。”宋迟幽幽的道。

  “以前我父亲经常说,他从来没见过比我更适合当杀手的人,所以他对我的期望,比我哥还要高得多。”丁长叹一口气,“所以我特别恨自己,我经常在想,如果我没有那么高的天分,是不是就不用承受这些,如果我是个傻子该有多好,说不定我就能快快乐乐地过完一生”

  “在律画的事情里,你不可能什么都没做吧?”厉景琛突然开口问道。

  “姑爷好记性,”丁笑了笑,“当年姐手术成功,你在手术室外失血过多昏迷了过去,我哥怕等姐醒来,你们之间的误会会解开,就叫我出马。

  当时律画失魂落魄地走出医院,她已经觉得自己输了,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得到你了,我拦住了她,把她带上车,对她进行半催眠,给她灌输要跟你同归于尽的思想,她虽然是成年人,但是在那种精神恍惚的时候,是很容易被催眠的,很快我就成功让她听命于我,才有了后面那些事”

  “是你”布桐紧抿着唇角,眼底迸射出恨意,“是你让律画制造粉尘爆炸,跟我老公同归于尽的,我和我老公分离了三年,是你和林澈一手造成的!”

  丁动了动唇瓣,想要道歉,却发现“对不起”三个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除了这些,我真的没做别的了,如果想要害姐害老首长,我有过无数次的机会,只要在饭菜里下点毒,要谁的命都很简单,可是我做不到,如果不是有另外一个组织的人在盯着我,我早就放弃报仇了,尤其是后来,我爱上了钱进”丁哭得伤心欲绝,“我不怕死,我的人生本来就是一场笑话,死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可是我舍不得钱进,我好想好想当一个普通人,跟他结婚生子白头到老,我从来没有这么渴望过自由”

  丁从沙发上微微起身,没有站起来,而是直接冲着厉景琛和布桐跪了下来,“姑爷,姐,除了这些,我真的没有做过其他事情了,我知道无论是我给姐吃避孕药,还是催眠律画害姑爷,还有企图杀害老首长的事情都无法得到原谅,如果我偿命可以得到你们的一丝谅解,我愿意以死赔罪,因为你们都是钱进最在乎的人,我不想他因为这些事情恨我,我现在只想洗脱身上的罪孽,求得钱进的原谅”

  钱进由始至终,都没去看丁一眼,但却清楚地听到了她用力磕头的声音,心痛得难以呼吸,眼泪无法自控地涌了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布桐想起厉景琛背上的伤疤,觉得自己恨透了丁,可是这一刻,看着她边哭边磕头的样子,又有点于心不忍。

  她偏过头不去看她,开口吩咐保镖,“把她扶起来。”

  “是,太太。”两个保镖上前,拉起了丁。

  丁没有再继续磕头,而是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泪水不停地流着。

  “丁,你就算是把脑袋磕破了,也弥补不了我老大和嫂子那些年受过的苦,所以你别试图用这种方法来博我嫂子的同情了,”宋迟摇着头道,“我问你,你说出这些,不怕林澈知道了生气吗?”

  丁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哽咽道,“他现在已经完全走火入魔了,因为得不到姐,就想要鱼死破,跟布家同归于尽,所以他现在一心想要老首长死

  让姑爷和姐痛苦,我说出这些,也是希望你们能阻止他,我知道我们兄妹两个不可饶恕,但是我还是希望,如果可以,拿我的命去还就好,希望你们可以放我哥一条生路

  从到大,我父亲都是把我们分开抚养,我们从来没有以兄妹关系相处过一天,可是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我想用自己的命,去保住他的命,求求姑爷姐成全我”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凭什么认为自己还有资格谈条件!”钱进怒不可遏地站起身瞪着丁,“你们兄妹两个欺骗了所有人的感情,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要不是老天开眼,布家的人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你居然还觉得林澈是可以放过的?”

  “钱进,我知道错了,你不要这样凶我,求求你了,我受不了了”丁崩溃地捂面大哭。

  “我答应你。”一道低沉的嗓音突然开口,打破了压抑悲伤的气氛。

  众人闻声,都望向了厉景琛。

  “老公,你刚刚说什么?”布桐也诧异地看着身旁的男人。

  厉景琛摸了摸她的脸蛋,笑着开口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摧毁另一个暗杀组织,他们太神秘了,如果林澈愿意配合,我们就能事半功倍,只要能顺利消灭他们,饶林澈一命,未尝不可。”

  “包括你,丁,”厉景琛淡淡地望向坐在地上的丁,“就算你们兄妹两个拿命来换,都换不回我们一家分离多年所受的苦,所以你们的命,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再者,我是一个父亲,我没有杀人的嗜好,就算为了我的两个孩子,我也不会滥用私刑,但是该承担的法律责任,你们逃不了。”

  丁用力点点头,“谢谢姑爷,我相信只要姑爷松了口,我哥一定可以留下一条命的。”

  布桐对厉景琛的决定没有意见,眼下当务之急,的确是要解决掉另一个暗杀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