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79章 自生自灭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景琛的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月牙刚刚给我打电话了,说看到丁了,我已经问过兰事发经过了,厉思嘉,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利用月牙进别墅?”

  厉思嘉吓得直接哭了出来,“叔叔,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还敢说你不是故意的!”厉景琛蹭地一下站起身,怒道,“你胆子大了,居然连月牙都敢利用,你难道没有想过,万一别墅里关的是什么危险的人物,万一月牙会受到伤害,这个后果你担待得起吗?”

  “叔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更不会想要妹妹受到伤害,我只是一时情急,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求求您原谅我这一次”

  “原谅了你一次你就会有下一次!敢把我女儿置于危险的境地,还妄想我原谅你,嗯?”

  “你疯了吧厉思嘉,连公主的安危都不管不顾,她可是我老大最不能碰的忌讳,你难道不知道吗?”宋迟压低嗓音对厉思嘉道,“好了,这下连我都救不了你了。”

  厉思嘉哭得更凶了,“对不起”

  宋迟被她哭得心烦意乱的,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抱着赴死的决心走上前一步,拦在了厉思嘉的面前,“老大,你别生气了,好在公主现在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啊,这是万幸不是吗?厉思嘉她也只是一时情急,人在六神无主之下往往顾不了那么多的,她能主动坦诚求助,已经很难得了。”

  厉景琛冷笑一声,“你不用为她说话,她只是看到星月湾的保镖太多了,知道自己没办法救出丁,才放弃的。”

  “不是这样的叔叔,”厉思嘉急忙上前解释道,“就算我有本事放了丁,我也不会放的,我最希望的事情,就是不让你和桐姐姐对我失望,我怎么可能做出对不起你们的事情呢?”

  厉景琛冰冷的双眸睨着她,“你以为我会信你,嗯?”

  厉思嘉吓得缩了缩脖子,哭得泣不成声。

  “老公,你不许再说了,”布桐站起身,拉住男人的手臂,“我相信思嘉的话,她不是故意的,如果知道月牙会有危险,她不会让月牙进去的,思嘉年纪还,做事情难免有不周全的地方,宋迟说的没错,她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难得了,你不要太过于苛责。”

  厉景琛没再多说什么,重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布桐望向厉思嘉,道,“思嘉,作为一个母亲,我还是要很严肃地跟你说,我不允许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许你拿我的孩子来开玩笑,明白了吗?”

  厉思嘉用力地点点头,保证道,“桐姐姐,你放心,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我就算是自己去死,也不会让月牙妹妹受到一丁点伤害的。”

  “什么死不死的,没那么严重,只要记住刚刚你叔叔说的话就可以了,不然下一次,连我都帮不了你。”

  “我知道了桐姐姐,你放心,我一定记得清清楚楚的。”

  “那就好,这件事情现在翻篇,以后谁都不要提了,我们现在先想办法,怎么把思嘉的妈妈平安救回来。”

  宋迟道,“嫂子,ak那边我已经联系过了,正在追踪,刚刚我已经调集了人手,只要一有消息,就会派出去救援,目前为止,人还是安全的,所以一定可以平安救回来的。”

  厉景琛的脸色并没有缓和,但还是开了口,“既然林澈想出了这么一个方法,那我们就将计就计,把丁放出去。”

  布桐想了想,道,“那也得等确定方阿姨的位置再说,万一他们不守信用,丁被放走了就杀人灭口怎么办?我们必须保证方阿姨的安全才行。”

  男人摸了摸她的脸,语气温柔了下来,“我知道,都听老婆的。”

  “嗯。”布桐弯了弯唇角。

  “叔叔,桐姐姐,谢谢你们”厉思嘉低着头,始终不敢去直视厉景琛

  “思嘉,我相信通过这件事,你会更好地成长,我说过,我们是一家人,不分彼此,所以不用谢,我们一起把你妈妈救回来。”布桐宽慰道。

  “好,桐姐姐。”

  ak那边很快找到了线索,宋迟派出的人锁定了位置,另一边,为了掩人耳目,厉思嘉重新去了星月湾,到傍晚的时候,便顺利让丁逃脱。

  丁逃出来后,悄悄给林澈打了电话,绑架方庭芝的劫匪接到消息后,收起东西准备离开。

  “唔唔”动弹不得的方庭芝着急地想要出声,奈何嘴巴被堵住,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乱叫什么?”带着帽子眼睛口罩的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女儿还挺配合,居然这么快就把人放出来了,按理我应该放了你才对,但是我偏偏不想放,你没看到我的脸,我也懒得撕票了,就留你在这里自生自灭吧,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的命数了,不过这个地方这么偏僻,你能活下去的概率低得可怜啊。”

  男人说完,又仔细检查了一下现场,确定没留下什么暴露身份的线索,才转身离开。

  方庭芝看着他离开,眼角留下了绝望的泪水。

  彼时,ak看着无人机监控到的画面,打电话跟厉景琛汇报道,“&bss,绑匪走了,方庭芝没事,现在要进去救人吗?”

  “先不要进去,看看他还会不会回来,就算不回来,也等到晚上再救,免得林澈起疑。”

  “是,我明白了。”

  夜幕降临,丁乔装打扮后来到一处偏僻的房子里,开门的正是上次去破屋找到她的年轻女人。

  “我哥呢?”丁四下看了一眼,只看到三四个男人的身影,并没有看到林澈。

  “澈哥还没到,我先帮你检查一下。”年轻女人拿出仪器,帮她从头到脚检测了两遍,确定她身上没有安装什么窃听器之类的东西,才收起仪器开口道,“抱歉,我也只是以防万一,厉景琛那个人太阴暗了,保不齐会在你身上动什么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