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85章 兄妹反目 2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那你就是在自寻死路,谁都帮不了你!”

  “我从来没说要你帮我!早知道你会给我添乱,我就应该先把你料理了。”

  丁死死抓着他的手,“你连那么多人都可以牺牲,也不差我一个了,反正我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感情可,在你心里,我不过就是一个比别人好用的工具罢了。”

  “你对自己的定位倒是认识得很清晰,既然如此,我就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林澈说完,眸光暗了下来,掐住她脖子的手猛然用力。

  “呃”丁被掐得透不过气来,手脚并用地挣扎起来。

  可是林澈却像非要置她于死地一般,半分力气都不肯松懈,反而愈发用力了起来。

  无边的恐惧和绝望,席卷了丁的脑海,她看着眼前这个明明血浓于水,此刻却要杀了她的亲哥哥,眼泪抑制不住地流淌下来。

  突然,林澈敏锐地皱起了眉,转头望向门口,“你叫人来了?”

  丁趁着他没注意,低下头狠狠咬住他的手。

  林澈吃痛,手上的力道稍稍放松了些,丁抓住机会,用力推开了他,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

  林澈捂着肚子后退了两步,还没反应过来,丁便冲上来出招,试图将他制伏。

  林澈猛然反应过来,很快跟她厮打了起来。

  林澈心里很清楚,自己不是丁的对手,顶多只能应付她一会儿的功夫,很快就会被她制伏。

  而门外,汽车的声音越来越近,明显就是有人来了。

  林澈心中警铃大作,趁着一个空档,一脚踹在丁的肩膀上,将她踹倒在地,从窗户跳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丁爬起身追出去,只看见林澈的身影一闪而过,很快便消失不见。

  “砰”的一声,破屋的门被人推开,宋迟带着保镖冲了进来。

  “丁,林澈呢?”

  “跑了,”丁指了指窗外,“他听见有人来,猜到是来抓他的,趁机跑掉了。”

  “你们几个,给我追,务必要活捉林澈。”

  “是。”几个保镖纷纷追了出去。

  “后面就是树林,他想逃掉的话,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不一定能找到他的。”丁道。

  宋迟得意地笑了笑,“找不到就找不到,他现在已经没有帮手了,掀不起什么浪来,而且我老大说了,他是不会就此认输的,就算跑掉了,很快就会回来找死,所以我们只要等着就行。”

  “嗯,”丁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他现在已经疯了,一心只想着报仇,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顾,不怕死的人,是很可怕的。”

  “他伤害你了?”宋迟仔细看了看丁脖子上的红印子,忍不住咒骂道,“这个林澈真是丧心病狂了,你是他的亲妹妹,居然都能下得了手。”

  丁笑得苦涩,“刚刚要不是你来,我就被掐死了,所以我欠你一命。”

  宋迟嘴角抽了抽,“免了吧,你这条命掌握在我老大手里,我可不敢抢,丁,说起来,我还挺感动的,我没想到,你会为了钱进,选择做回一个好人。”

  “钱进最近怎么样了?”丁听到钱进的名字,鼻子就忍不住泛酸,着急地问道,“他的身体恢复了吧?有没有好好吃饭?”

  “老首长每天盯着他好好吃饭,身体已经好很多了,其实钱进这是心病,觉得你欺骗他,企图伤害老首长,所以才会郁郁寡欢,现在好了,你没有让他失望,我相信他会释怀很多的。”

  丁垂下了眼眸,“就算是释怀,他也绝对不可能原谅我的”

  “这些都是后话,你就不要再纠结了,现在钱进找到了新目标,说是要帮助我们家老大摧毁另一个组织,以此来赎罪,每天都在跟保镖们强化训练呢。”

  “他要去一

  线?”丁的脸色倏地一白,“那个组织并不简单,一定会有危险的。”

  “那也没办法,守护星月湾,是我们的职责,不过我老大一定是会做好万全的准备才会出手的,会把危险降低到最。”

  丁点点头,“你带我回星月湾吧,重新把我关起来,等候姑爷发落。”

  她这么主动,宋迟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行吧,本来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是你自己说出来了,就免得我尴尬了,走吧。”

  晚上,星月湾为孔老爷子举办了一场热闹的寿宴,宾主尽欢之后,所有人都喝了不少酒,布老爷子和孔老爷子更是难得地一醉方休,布老爷子被佣人送回了房间休息,布桐给孔老爷子和孔忆慈安排了房间,让他们爷孙两个留下来休息。

  月牙闹着要吃水果,布桐下楼来给她拿,还没走进厨房,便看见孔忆慈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失着神。

  “忆慈,你怎么了?”布桐上前问道,“时间不早了,你怎么还不去休息啊?是不是在我家住不惯?”

  孔忆慈敛起神思,笑了笑,“怎么会呢,你们家随随便便一个客房,就比外面七星级酒店顶级的套房都舒服,怎么可能住不惯,我是看你好像有心事的样子,所以想问问,你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布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就是今天外面出了一点事,我还没缓过来而已。”

  “是林澈的事情吗?”孔忆慈问道,“我傍晚来的时候,无意中听到布爷爷在跟我爷爷讲今天发生的事情,所以听了个大概,所以我猜到你一定觉得很难过。”

  “也说不上难过,就是心里堵得慌,我老公不肯给我看事发经过,我是从宋迟那里威逼利诱才问到点东西的,听说那辆车,被炸得很严重,如果车上真的坐着爷爷的话,肯定无力回天”

  “林澈现在的确有点丧心病狂了,之前你给我打电话,叫我注意安全,免得林澈利用我和我爷爷威胁布家,我就知道他一定是做了什么,后来我也是问了宋迟才知道,原来他绑架了思嘉的妈妈,我刚刚看到思嘉,她好像很怕厉总的样子。”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