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86章 不怕我报警抓你?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也没什么,一点事,我老公对姓厉的本来就有偏见,一直不太喜欢思嘉。”

  孔忆慈点点头,“布桐,林澈走到这一步,谁也无力挽回,你别太难过了,这种人,从一开始就注定不该出现在你的生命之中。”

  “我知道,只是事情发生得突然,我缓一缓就能好了,他既然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置我爷爷于死地,我自然不会放过他,”布桐抿了抿唇角,冷冷的道,“宋迟说他已经逃了,现在就等我老公把他抓回来,我和他之间,还有很多的帐,需要慢慢清算”

  “布桐,你变了,”孔忆慈笑着道,“之前你从巴黎回来的时候,身上就有这股狠劲,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厉总不在了,你就把自己变成了他,后来厉总回来了,你重新当回了一个女人,我还以为你又会变成原来的布桐,可是没想到,你霸道冷酷的一面还在。”

  布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刚刚的样子,是不是特别可怕?”

  “怎么会呢,你很好,敢爱敢恨,无论是爱还是恨,都可以淋漓尽致,我很羡慕你。”孔忆慈脸上难掩羡艳。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不要经历这么多事情,当个涉世不深的女孩,并没有什么不好。”

  “是啊,你经历的事情的确够多也够让人难以想象的,所以我还是很佩服你的。”

  布桐摇了摇头,“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坚强,相反,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经历了很多,但是其实没吃什么苦,因为有我老公在,他为我付出和承担了太多太多,我到现在才深刻地理解了那句话,岁月静好的背后,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布桐,我真的很羡慕你,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如果我有幸跟你一样幸运,遇见这么好的男人,我也愿意承受你所承受的经历,真的。”孔忆慈的眉眼黯淡了几分,“只可惜,有些人活着就是身不由己的”

  “忆慈,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今天很丧的样子,”布桐疑惑地看着她,“是不是孔爷爷最近给你施加压力催婚了?感情这种事情真的要随缘的,但是如果你遇到了,我也希望你努力争取,毕竟当初我和厉景琛,虽然是他早有预谋,可是如果我没有主动,应该也不会这么顺利。”

  孔忆慈敛了敛思绪,扬起笑脸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不会怂的。”

  布桐笑得眉眼弯弯,“你是孔爷爷的孙女,骨子里也有大将风范,怎么可能怂?忆慈,你是不是最近累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跟我说啊,能帮的我一定帮你。”

  “没什么,就是有点困惑,”孔忆慈思忖了一番,道,“布桐,你说,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有很多难以两全的事情?”

  “具体是指什么呢?你遇到什么难以抉择的事情了?”

  “不是我,我就这么一问,”孔忆慈的指尖微不可查地颤了颤,“亲情和道义,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怎么选?”

  布桐认真想了想,道,“这的确很难抉择,但如果是我的话,我可能会选择亲情吧,你知道的,对我来说,亲情是无可替代的。”

  “是吧?所以啊,有时候做人是很难很难的。”

  “忆慈,你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好像真的有心事的样子啊?”

  “没有,我真的没事,就是这么随便一提,你别担心,”孔忆慈笑着站起身,“时间不早了,你快去照顾月牙吧,我回房休息了。”

  “那好,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记得叫女佣,千万不要客气。”

  “我不会跟你客气的,放心吧。”

  乔奕辰没再管她,去厨房拿了点水果后上了楼。

  林澈逃跑之后,就跟人间消失了一样,一连几天,都没有在天眼系统的监控范围内出现过。

  >厉景琛的人一直没放弃搜捕,帝都的安保也越来越严格,随处可见警察巡逻。

  晚上七点多,孔忆慈拎着一大袋的食物,回到自己的工作室,在画室里打开一个开关,一道暗门缓缓打开。

  孔忆慈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将手上拎着的食物放在茶几上,望向沙发上抱着一个红酒瓶正在睡觉的男人,冷声道,“你倒是心大,睡得这么香,就不怕我报警来抓你?”

  林澈缓缓睁开眼睛,眼底有着一丝迷离的困意,但转瞬即逝,轻笑道,“我有什么好怕的,除非你的正义感爆棚,为了布家,连你的亲生父母都不顾了。”

  “林澈,你卑鄙”孔忆慈素来温软的眉眼间爬上了一抹恨意,“你绑架我远在国外的父母威胁我,算什么英雄好汉,你有本事的话,就去跟厉景琛斗啊,欺负我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林澈对他的谩骂无动于衷,直起身子,去打开茶几上的袋子,拿出里面的食物,开始吃了起来,“激将法对我来说,一点用都没有,你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好好想想办法帮我做事,你能在这耗时间,你的父母可耗不起,更何况,你父亲还有心脏病”

  “我父亲怎么了?你怎么知道他有心脏病?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孔忆慈着急地问道,“林澈,我警告你,我的父母但凡少一根头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林澈吃了一口菜,淡淡道,“昨天他心脏病发,不过你不用担心,我的属下已经让他脱离危险了,不过这一次是侥幸,下一次可不一定有这么幸运了。”

  孔忆慈攥紧了拳头,气得直发抖,“林澈,你要我做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做到,星月湾的守卫那么森严,你让我把月牙带出来交给你,我怎么可能做到!”

  “做不做得到是你的事情,有志者事竟成,你是月牙的美术老师,更是布桐难得信任的人,如果连你都做不到,这个世界上可就没人能完成这个任务了”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