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88章 怀孕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唐诗:“我忘了。”

  布桐拧眉,“什么叫忘了,这个月没来吗?”

  唐诗仔细回忆了一下,“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好像有阵子没来了,不过我大姨妈一直都不准,延迟个十天半个月都是常见的,不奇怪。”

  “你是不是缺心眼啊?”布桐扶额,“你以前不准当然不用太在意,但现在你有男朋友了啊,万一是怀孕了呢?”

  “怀孕?”唐诗惊了一下,“不可能吧?”

  “什么不可能,你跟西临有在避孕吗?”

  唐诗的脸蓦地一红,“有的哦,对了,前阵子那什么用完了,我们都没时间去买,可是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怀上吧?”

  布桐彻底服了,“什么叫不可能这么快怀上?你忘了我怀月牙是怎么怀上的了?”

  “”唐诗张大了嘴巴,像是彻底愣傻了,迟迟没有反应过来。

  “哎呀,你还真是心大,”布桐站起身,拉着她往楼上走去,“走,我房间里有验孕棒,你快去验一验。”

  半个时后,两个女孩看着盥洗台上整整齐齐排列着的验孕棒,嘴巴一个比一个张得大。

  “桐桐桐”唐诗咽了咽口水,忐忑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啊?”

  “说明书上不是说得很清楚吗?两条杠,就是代表怀孕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我怀孕了?”

  “正常来说,就是这个意思,毕竟你都验了足足六个验孕棒了,都是两条杠,这种东西出错的概率应该不高的。”

  唐诗的心脏扑通扑通加快速度狂跳了起来,右手轻轻抚上自己平坦的腹,“你的意思是说,我的肚子里有宝宝了,我和慕西临有孩子了,我的生命即将由一个新的生命得以延续了?”

  布桐感动得热泪盈眶,“是啊诗爷,你经常说,世界那么大,你没有亲人,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现在不会了,你有孩子了,你有跟你血浓于水的亲人了,你再也不会孤单了。”

  唐诗的眼泪簌簌地流淌而下,一把抱住了布桐,“桐桐,我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什么怎么办?这么大的喜事,当然是赶紧告诉孩子他爹啊,西临如果知道你怀孕的消息,一定会高兴坏的。”

  “不,先别告诉他,我想去医院查清楚,确定是真的怀孕了再告诉他,免得万一闹了乌龙,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也好,这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当然是你说了算,总之诗爷,我真是替你高兴,接下来咱们就筹备婚礼,在你肚子没大起来之前,赶紧把婚结了。”

  “你怎么比我还着急啊?”唐诗破涕为笑,“这件事情真的太突然了,我得好好缓一缓才行,我明天就上医院检查,如果真的是怀孕了,那还真是非嫁不可了,总不能让我的孩子没名没分的”

  “诗爷,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西临的人品我们都看在眼里,他是个好男人,我相信他会好好爱你的。”

  唐诗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是,有你和爷爷给我撑腰,他欺负不了我的。”

  “走吧,咱们下楼,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做,好好补补身子。”

  唐诗在布桐家待了好一阵子,一直在打哈欠,才在布桐的催促下回了家。

  布桐说怀孕了容易犯困,她不敢硬撑着,一回到家就脱衣服上床准备睡觉。

  没一会儿,她便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底的睡意渐渐消散。

  唐诗的手重新抚上自己的肚子,始终无法相信自己怀孕的事实,一颗激动的心到现在还无法彻底平静下来。

  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唐诗敛了敛思绪,拿起手机划开接听,“怎么了?”

  “诗诗,你这几天不是一直吃不下东西吗?晚上我们去吃火锅给你开开胃吧。”慕西临带着笑意的嗓音传来。

  唐诗弯了弯唇角,“好啊,我刚好想吃辣的。”

  人家都说酸儿辣女,她肚子里怀的,没准还真是个女儿,这样就能跟月牙还有夏夏搭伴,三个姑娘一起长大,最好不过了。

  慕西临兴奋的道,“我就知道我跟我媳妇儿心有灵犀,外面天气不好,你不要自己开车,我提前翘个班回家接你。”

  唐诗心里暖洋洋的,或许布桐说的没错,慕西临的确会是个好丈夫、好父亲。

  “好,那你开车注意安全,一定要慢点。”

  “放心吧媳妇儿,我可是老司机了,开车稳的一匹,在家等着我。”

  “嗯。”唐诗挂上电话,看见时间还早,便急忙闭上眼睛,让自己好好睡一觉。

  晚上,厉景琛一回到家,就被布桐神秘兮兮地拉进了房间。

  “老婆,怎么了?又有什么秘密要跟我说,嗯?”厉景琛宠溺地看着像个孩子一样的女孩。

  “我还真的有秘密要跟你说,老公,你赚大发了,这个消息绝对是一手的,你比当事人西临知道得还早。”

  “哦?”男人挑了挑眉,“该不会是唐诗怀孕了吧?”

  布桐:“!!!”

  “厉景琛,你什么情况?”女孩一副福尔摩斯附体的样子,“你怎么知道诗爷怀孕了?你们什么情况!”

  厉景琛:“”

  “老婆,你是不是狗血的情说看多了,你该不会是怀疑我跟唐诗有一腿吧?不过听你的口气,她还真的怀孕了?”

  “对啊,不过你是怎么猜出来的啊?”

  布桐自然知道以自家老公的性子,平时跟唐诗多一句话的交集都没有,连手机里都没存唐诗的号码,这种事情自然无从得知。

  可是光是靠猜就能猜到的话,她老公未免也太神了点吧?

  男人扯了扯身上的领带,走向衣帽间去换衣服,“我猜她的事情干什么,只不过是西临每天在我面前说,他故意把他和唐诗用的避孕套扎破了,有几天甚至故意说避孕套用完了,想方设法想让唐诗怀孕,我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加上你这么兴奋,不难联想到。”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