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90章 小月牙被带走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严争正在做作业,看见月牙进来,放下笔问道,“你不是在跟妈咪午睡吗?怎么不睡了?”

  “嗷,月牙儿不要睡觉,要跟葛葛玩儿”

  严争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脸蛋,“那你等会儿,哥哥做完这点作业就带你下楼玩。”

  “好的,”月牙乖巧地点了点头,不忘补充一句,“葛葛快点儿。”

  “知道了,”严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整天就知道玩,长大之后别变成一个假子就行”

  月牙等了十多分钟,才终于等到严争收起作业本,起身牵起她,“走吧,哥哥带你去玩。”

  两个人手牵手下了楼,兰便迎了上来,“公主,你怎么不睡觉啊?”

  “要玩要玩,月牙儿要跟葛葛玩。”月牙兴奋的道。

  “是不是看哥哥不用去上学,抓紧时间要跟他玩个够?外面的雪停了,但是你们不能出去玩,今天有美术课,一会儿孔姐要来给你上课的。”

  月牙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起来,嘟着嘴,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生气可就不漂亮了,走,哥哥带你去玩吧。”

  “好吧葛葛。”

  兰看他们玩得高兴,便去厨房给他们拿水果。

  两个人玩了大半个时,孔忆慈便来到了星月湾。

  “忆慈阿姨。”严争乖巧地打了招呼。

  “争争乖。”孔忆慈放下包,走上前问道,“你妈妈呢?”

  “妈妈在午睡,太爷爷也在休息。”

  “好,我来给月牙上课。”

  “我知道,辛苦忆慈阿姨了。”

  “争争真懂事,听你妈妈说你最近作业特别多,你先上楼做作业吧,我带月牙去上课了。”

  “好吧。”严争安抚好月牙之后,很快便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孔忆慈专心教着月牙画画,兰端着水果和甜品,在一旁看着。

  孔忆慈的视线,不经意地在房间里扫了一圈。

  这里是厉景琛专门为月牙准备的教室,足足装了六个监控,任何一个角落都能拍得清清楚楚,而且兰还在旁边随时看着,想要抱走月牙,几乎比登天还难。

  孔忆慈无奈,只能慢慢等机会,“来,月牙,这里不是这样画的,你看忆慈阿姨是怎么画的”

  没一会儿,月牙就没了耐心,拿着画笔乱玩乱闹,打翻了面前的颜料盆,把身上的衣服弄得脏兮兮的。

  “弄脏了,咱们休息十分钟吧。”孔忆慈笑着停了下来,转头望向兰,“兰,你去给月牙拿身干净的衣服来换上吧。”

  “好的孔姐。”兰很快离开。

  孔忆慈知道自己唯一的机会来了,凑到月牙身边,声道,“月牙,忆慈阿姨给你准备了礼物,在门口的车上,你要不要去看看呀?”

  “礼物?”月牙高兴地点点头,扔下画笔起身往门口跑去,“看礼物去咯。”

  孔忆慈急忙跟上,带着她来到门口,打开后座车门,“就在上面,你上去看看吧。”

  月牙一看,果然看到一个粉色的礼盒,高兴地爬上了车。

  下一秒,孔忆慈直接把门关上,以最快的速度上了车,没等守在门口的保镖反应过来,发动引擎踩下油门,车一下窜了出去,飞速往门口驶去。

  “孔姐,你干什么?要带公主去哪里!”保镖差点疯了,急忙拿出对讲机,“赶紧拦住孔姐的车,她把公主带走了,但是千万别开枪,公主在车上!”

  孔忆慈以最快的速度把车开到门口,远远地看见一排保镖举着枪拦在前方,喇叭里传来警告的声音,“孔姐,快把车停下,你不能把公主带出星月湾的!”

  孔忆慈缓缓停下了车,把摔倒在后座的地上正在大哭的月牙抱了起来,拿出

  一把枪,抵在她的头上,对冲过来的保镖道,“把大门打开让我走,否则我就打死她!”

  “孔姐,你是不是疯了?”保镖举着枪,一个个不知所措。

  “我再说一遍,把门打开,否则我真的开枪了!”孔忆慈猩红着双眼,一手拿着枪,另一只手去掐住月牙的脖子,月牙脸色发白,哭得更凶了。

  “好,你别冲动,千万不要伤害公主!”保镖无奈,只能让人把大门打开。

  孔忆慈一脚油门,车子噌的一下飞速窜了出去。

  保镖追都追不上,拿出对讲机道,“无人机快跟上,千万不能跟丢了,我通知&bss!”

  布桐在睡梦中被兰急促的敲门声叫醒,迷迷糊糊睁开眼,便听见兰在门外哭着喊,“姐,您快醒醒,孔姐疯了,她居然挟持公主,把公主带走了”

  布桐蹙了蹙眉,恍惚间以为自己在做梦,等看到眼前熟悉的天花板时,才猛然撑大了双眸,连拖鞋都没有穿,便跑向门口打开了门,“你说什么?忆慈把月牙带走了?带到哪里去了?”

  “我也不知道,无人机已经派出去了,正在跟着她们。”

  布桐的脑袋里像是有一颗闷雷轰然炸开,脑袋嗡嗡作响,差点没晕过去,“快,快带我去看看。”

  监控室里,布老爷子和严争都已经在了,见布桐进来,严争急忙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她,哭着道,“妈妈,妹妹被忆慈阿姨带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布桐抱着严争,着急地望向监控屏幕。

  “宝贝儿,你先别急,忆慈突然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她是我从看着长大的,不可能是一个坏人。”

  “老首长,孔忆慈可是拿枪抵着公主的脑袋,挟持公主离开的,根本就不是在开玩笑!”一旁的保镖道,“她还掐住了公主的脖子,我们怕她真的会乱来,只能开了门。”

  话音刚落,门外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厉景琛和慕西临还有宋迟都走了进来。

  “老公!”布桐鼻子一酸,带着哭腔喊着他。

  “我回来了,别怕,我已经派人跟上她的车了,”厉景琛上前抱住老婆孩子,“孔家也已经第一时间被我控制了,孔爷爷现在在我的手上,孔忆慈不敢乱来的。”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