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97章 想到办法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他很快会找到新的爱人,一起完成他和她未完成的期待。

  他会和别的女孩子结婚生子,组建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他一定会过得很幸福。

  她应该替他高兴才对的,可是为什么,她的心会这么痛

  唐诗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的哭声把慕西临惊醒,她深深地凝视着他,连眼睛都舍不得眨,多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留在此刻,永远不要前进

  第二天一早,慕西临醒来的时候,唐诗已经不在床上了。

  他伸了个懒腰,给唐诗发了微信,问她在哪里,果不其然,唐诗回复说在布桐那边。

  慕西临叮嘱她要好好吃饭,没再多说什么,起床洗漱后便去了公司。

  彼时,唐诗收起手机,宋迟便着急地问道,“诗爷,你大清早地把我和晚愉叫来究竟有什么事啊?我还要去想办法救回公主呢,没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我得先走了。”

  “我叫你们来,就是要跟你说救月牙的事情,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什么?”宋迟一惊,“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这件事情,需要你们两个帮忙,而且需要保密,你们愿意帮我吗?”唐诗认真地看着他们。

  “诗爷,你真的有把握能救出月牙?”黎晚愉也觉得不可置信,毕竟连厉景琛都没有办法,“只要能救出月牙,我什么都愿意做。”

  “是啊诗爷,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好,我相信你们,其实林澈已经提出了条件,他要桐桐去陪他一夜,才肯放了月牙。”

  “什么?”宋迟差点没原地爆炸,“林澈他妈的疯了吧?他怎么不去睡觉,梦里或许能如愿!”

  黎晚愉不怒反笑,“恐怕现在的林澈,连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的心已经完全被扭曲的那个人格掌控了。”

  唐诗点点头,“对,我是绝对不会让桐桐去的,但是如果不去的话,我们连见到月牙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是救她出来了,所以我决定,我代替桐桐去。”

  “什么?”

  “什么?”

  黎晚愉和宋迟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开口。

  “诗爷,你开什么玩笑,你代替我嫂子去,你当林澈是傻子啊?”宋迟摇着头,觉得天方夜谭。

  “你们听我说,我的身型跟桐桐很像,只要戴上假发,穿上桐桐的衣服,我以前还特意模仿过桐桐走路,单从背影看,还挺相似的,最重要的是,宋迟,你之前不是一直在研究人皮面具吗?你一定有办法做出一个,让我跟桐桐长得一样的,对不对?”唐诗一点都没有在开玩笑的意思。

  “诗爷,我是一直在研究人皮面具,但你终究不是我嫂子啊,就算戴上面具,也顶多有个六七分像,不可能做到一模一样的,不然全世界都是我嫂子了,那还得了?”

  “有六七分就够了,我戴上墨镜,露出下半边脸,再化个妆,肯定能以假乱真的。”

  “诗爷,我觉得你想得太容易了,”黎晚愉理智的道,“我们现在的目的,不是为了骗林澈,而是把月牙平安救出来,就算林澈相信你是布桐,让你上了游艇,等到她发现你是假的,只会恼羞成怒,到时候最有可能发生的结果,就是月牙没救回来,反而把你搭了进去,所以这件事情并不可行。”

  “晚愉,我既然决定这么做,就一定有办法救出月牙,到时候我会在身上绑上炸弹,威胁林澈放我离开船舱,到时候你们准备好直升机或者快艇,只要我能带着月牙走出船舱,就把月牙扔给你们接住,你们带着月牙赶紧跑,我留下来制衡林澈。”

  宋迟听得心惊肉跳的,“可是如果林澈恼羞成怒,跟你还有月牙同归于尽呢?”

  “不会的,你们并不了解林澈,可是我跟在他

  身边这么多年,我了解他,他拿月牙威胁厉总,的确是因为知道厉总有多疼月牙,但是在林澈的心里,是一个对亲情极度冷漠凉薄的人,如果杀了月牙,能让厉总和桐桐足够痛苦一生的话,他早就下手了。

  可是在他看来,月牙就算是死了,厉总和桐桐会伤心一阵子,但是他们很快就会生下新的孩子来取代月牙,所以林澈觉得,就算月牙死了,也不足以让厉总和桐桐痛苦一辈子,所以他才会想出这么龌龊的条件,试图得到桐桐,因为一旦桐桐跟他上了床,无论是桐桐还是厉总,都会痛苦一辈子。”

  宋迟道,“诗爷,你的意思是说,林澈不会选择跟你和月牙同归于尽?”

  “当然,我在他眼里,就是个蝼蚁,跟我同归于尽,他会觉得不值得,所以他一定会留着自己的命来报复布家,他嘴上说着不怕死,可是他骨子里,比谁都惜命,因为他不甘心,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甘愿认命的人。”

  “诗爷,可是我怎么想,都觉得有危险啊,就算月牙成功被救出来,你还留在游艇上啊,林澈怎么可能放过你呢?”宋迟皱眉道。

  “他不放过我,难道我就会放过他吗?”唐诗眼底有一抹寒意一淌而过,“他欺骗我利用我那么多年,伤害爷爷害他成为植物人,现在又绑架月牙虐待她,桩桩件件加起来,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诗爷,你这是准备在救出月牙之后,跟林澈同归于尽?”黎晚愉倏地站起身,坚决反对道,“绝对不行,家里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有闪失,你也不例外。”

  “晚愉,你清醒点,现在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你知道林澈是怎么虐待月牙的吗?”唐诗想起昨天在厉景琛手机里看到的视频,就心疼得透不过气来,“她是我的干女儿,我看着她出生,看着她一点点长大,我对她的爱,不比任何人少,打在她的身上,疼在我的心里,我一秒钟都没有办法忍受,如果她出点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快乐的。”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