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00章 你不是布桐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只是我难免会觉得遗憾,毕竟我曾经以为,我们可以一直在星月湾,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

  桐桐,跟你认识的这些年,我真的觉得很荣幸,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唐诗何德何能啊,我就是一堆破铜烂铁,居然能跟你成为这么好的朋友,我真的很幸运。

  如果有一天,你知道我死了,不要难过太久,还有,告诉月牙,干妈很爱很爱她,好不好?”

  “诗爷,”一旁的黎晚愉终于控制不住,眼泪掉个不停,“要不算了吧,我们再跟表妹夫商量商量,想想办法。”

  “晚愉,你被我吓到了对不对?”唐诗擦去脸上的泪水,笑着道,“我说的只是最坏的情况嘛,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你不能动摇,知道了吗?”

  “可是我还是不放心,万一你真的回不来该怎么办?”

  “我不会让自己有这个万一的,所以你放宽心,”唐诗深呼吸一口气,苍白的脸上恢复了平静,拿起布桐的手机,输入密码,“桐桐这个人心大,密码一直没变,她的手机我得拿去用,走吧,我们去挑衣服换装。”

  黎晚愉站在原地没动,犹豫许久,才下定了决心,跟着唐诗进了衣帽间。

  夜晚,海面上挂着一轮圆月,月光洒照在宁静的海面上。

  豪华游艇上亮起了灯,餐厅里,林澈给月牙的碗里夹了一口菜,道,“慢点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饿死鬼投胎呢。”

  月牙大口大口地扒着饭,奶声奶气的道,“月牙儿肚肚饿”

  “都几天没正儿八经吃饭了,能不饿吗?”林澈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说,如果你不是厉景琛的女儿,该有多好,一定会很招我喜欢,我也不会这么对你”

  月牙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很快把一碗饭吃完,只不过有半碗都掉在了外面,把碗往外一推,道,“月牙儿还要”

  “还挺能吃,”林澈翻了个白眼,拿起碗起身又去给她盛了一碗饭。

  饭刚盛好,林澈口袋里的手机便响起了一声短信提示音。

  他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布桐发来的短信:我从我老公手机里看到了你发给他的视频,我现在瞒着他出来了,现在就在码头,我答应你的条件,是你来接我,还是我开快艇去找你。

  林澈欣喜不已,但转瞬,脸上的笑容便淡了下去。

  他把盛满饭的碗放在月牙面前,拿起望远镜走到玻璃门后,朝码头看去,果然看到布桐独自一人站在码头。

  林澈想了想,拿起手机回复,桐桐,我和月牙正在吃饭,你开快艇过来吧,但是我希望你不要骗我,只能是你一个人来,否则,后果你知道的。

  林澈发完短信,便继续观察着码头上的动静,只见女孩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很快收起,一个人爬上了停在岸边的一艘快艇,朝着他的方向驶来。

  林澈仔细看了看,确定快艇上只有女孩一个人,才安下心来,转身走向月牙,难得温柔地开口道,“月牙,你妈咪要来了,我们一家三口终于可以团聚了,你开不开心?呀!你的脸怎么这么脏?爹地赶紧帮你洗把脸,不然你妈咪看到会不开心的。”

  月牙正专心吃着饭,却被林澈强制地拿毛巾擦脸,嘟着嘴一脸不高兴。

  林澈把她脏兮兮的脸洗了个干干净净,才满意地放开了她,又去拿梳子,开始帮她梳头发。

  头发刚梳好,外面便传来了脚步声。

  林澈看了看手机上的监控屏幕,拿遥控器打开一道自动门,让布桐进来,等第一道门关上后,才打开了另一道门,以防止外面有人拿枪偷袭他。

  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的女孩,脚上踩着一双黑色皮靴,黑色长发披在肩上,脸上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遮住了半张脸。

  “妈咪

  ”月牙哧溜一下从椅子上爬了下来,吭哧吭哧地跑向她,“妈咪”

  唐诗急忙俯身将她抱了起来,紧紧抱在怀里,恨不得立刻把她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保护好。

  “桐桐,你别怕,我没有对月牙怎么样的,你看,她不是好好的吗?”林澈心翼翼的道。

  “妈咪,舅舅打月牙儿,还凶月牙儿”月牙哭着控诉道。

  唐诗不敢出声,摸了摸月牙被打得红肿的脸,心疼得快要窒息。

  林澈一边走上前,一边道,“桐桐,你来了就好了,我答应你,再也不会伤害月牙了,明天我就放她回去,好不好?”

  唐诗腾出右手,倏地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把枪,对准了林澈。

  林澈停住脚步,盯着她的手看了几秒钟,眉心一蹙,道,“你不是布桐,你是谁!”

  唐诗弯了弯唇角,开口道,“这么快认出来了?我就说嘛,你太了解布桐了,随便一个细节都能露馅”

  “唐诗,是你”林澈气得直咬牙,“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不想活的人是你!”唐诗怒道,“把门打开放我们走,不然我就开枪打死你!”

  林澈哈哈大笑了两声,“你开枪啊,我告诉你,我在船上安装了足够炸毁整个星月湾的炸弹,更别说是炸掉这艘船了,只要你一开枪,就会引爆炸弹,我们同归于尽吧,来,开枪啊!”

  “干妈?”月牙搂着唐诗的脖子,拧着秀气的眉毛问道,“你不是妈咪吗?”

  “月牙儿乖,抱紧干妈,干妈带你回家,”唐诗安抚好月牙,冷静淡然的道,“林澈,你以为我不敢吗?我告诉你,厉景琛已经被你的视频折磨得生不如死,但是他都不愿意让布桐过来,说明了什么?说明在他心里,布桐比孩子重要啊,孩子没了可以再生,对不对?所以就算今天我们同归于尽,三个人都死在这里,厉景琛也不会痛苦太久的,他很快会和布桐另外再生一个孩子的,所以你还是输了,不是吗?”

  林澈闻,眸光倏地一顿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