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03章 月牙儿想爹地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砰!”的一声惊天巨响,正在快速航行的游艇在海面上轰然炸开,顿时火光四溅,连周围的无人机和上空的直升飞机都被巨大的冲击力弹开。

  “诗爷!”宋迟脚下一软,不受控制地朝着海面上跪了下来,对着对讲机痛苦地叫出声,“快,去搜救!快去!”

  厉景琛靠坐在监控器的沙发上,身体在药物的作用下,根本无法动弹,只能远远地看着监控屏幕里的一切,看到月牙被救了回来,看着林澈的游艇被炸毁。

  他好不容易等到药效褪去,艰难地站起身,迈开依然有些虚软的步子,跌跌撞撞地走出了监控室。

  刚回到主宅,便听见门口传来吴妈的哭声,“公主!我的公主,你可算是回来了”

  厉景琛一怔,急忙冲着门口跑去,果然看见黎晚愉抱着月牙走了进来。

  月牙看见厉景琛,愣了一秒钟,下一秒,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朝着他张开了双臂,“爹地爹地抱抱!”

  厉景琛猛地停下脚步,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有一种又疼又涩的感觉,在他身上流淌着。

  “爹地!爹地!”月牙被黎晚愉放在了地上,立刻迈着短腿冲着厉景琛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腿,“月牙儿想爹地爹地抱抱月牙儿呜呜呜”

  “先生,您怎么了?公主在叫您呢,公主终于改口叫爹地了。”吴妈喜极而泣,眼泪流得更凶了。

  “吴妈,表妹夫这是高兴的,没事的。”黎晚愉上前道。

  良久良久,厉景琛才在月牙的哭声中猛然回过神来,缓缓蹲下身,伸手捧住了月牙的脸,低沉沙哑的嗓音颤抖着开口道,“你再叫一遍,好不好?”

  月牙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爹地,月牙儿好想爹地!舅舅欺负月牙儿呜呜呜”

  厉景琛的心疼得快要透不过气来,伸手将她抱紧在怀里,整个人却抑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宝贝女儿乖,爹地在这里,你不要怕,爹地跟你保证,再也不会有人可以伤害你了,好不好?”

  “好”月牙一边哭一边点着头。

  “快去叫医生来,给公主检查一下身体。”冷静下来的男人立刻开口吩咐道。

  “是,先生,我马上安排。”

  医生给月牙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还验了血,确定她除了脸上被打过有些红肿,没有受其他的伤之后,厉景琛才抱着她回房,给她洗了个热水澡。

  从浴室里出来,男人便把月牙抱回到主卧的床上。

  “妈咪睡觉觉啦?”月牙爬到布桐身边,俯身亲了亲她的脸。

  “对,妈咪累了,所以要睡觉,你过来,爹地帮你擦药。”

  月牙乖巧地爬回到厉景琛身边,伸手摸着男人下巴上冒出的胡子,咯咯大笑了起来,“爹地丑”

  “哪里丑了,嗯?”男人宠溺地埋怨道,“爹地丑的话,怎么能生出月牙儿这么漂亮的公主呢?”

  月牙玩得十分起劲,“爹地丑爹地丑!”

  厉景琛低笑出声,动作轻柔地往她脸上擦着药膏。

  “嘶月牙儿痛痛!”月牙疼得皱起了眉。

  “可是医生阿姨说了,这个药膏药效很好,月牙儿擦完,明天再上脸就不红不肿,又会变得漂亮了,所以咱们忍一忍,好不好?”

  月牙认真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那好吧。”

  “乖女儿。”

  药膏没擦完,月牙便挡不住困意,打了个哈欠,脑袋直往厉景琛的怀里靠去。

  厉景琛放下药膏,轻轻将她放回到床上,扯了被子将她盖住,盯着床上的母女两个人,凝视了许久,才起身走出了主卧。

  楼下,黎晚愉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挂上电话后,一转头,便看见厉景琛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表妹夫,月牙睡了吗?”黎晚愉起身问道。

  “睡了,唐诗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我刚刚跟宋迟通过电话,他已经安排了专业的救援队赶去救援,但现在是晚上,救援难度恐怕会增大,加上所在的又是深海海域”

  后面的话,不而喻。

  厉景琛缓缓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撑着额头,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表妹夫,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我也一样,原本我们的计划是很顺利的,诗爷只要上了直升机,就可以平安回来,可是她非要让林澈走不了,她是个多有主意的人,你不是不知道,就算是谁劝都没用的,在那一瞬间,她下定决心的事情是没有人能改变的,不然她就不是诗爷了。

  你好几天没休息好了,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吧,坐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的,说不定等你醒来诗爷就有消息了。”

  “她为了救我女儿,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厉景琛勾起唇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你知道吗?这几天我度日如年,觉得茫然又无助,就像是当初,律画要求我跟布桐离婚才愿意救她一样。

  可是那个时候,我心里是有底的,我知道就算暂时离了婚,只要把布桐治好,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们还能复婚,可是月牙被林澈带走的这几天,我心里没有底,因为林澈提出的条件,我做不到,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女儿落在他的手上受折磨,我宁愿自己能立刻死掉,去换回她,可是我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

  唐诗来找我,说出她的计划时,我就预感到不会这么顺利的,可笑的是,别人都觉得我是站在这座城市金字塔顶端的人,可我连自己的女儿都救不了,需要靠唐诗牺牲自己才能做到,我是不喜欢她,可我不希望她出事,如果可以选择,我依然希望去换回女儿的人是我自己”

  黎晚愉的鼻子泛酸,哽咽道,“诗爷一直对你不原谅她的这件事情难过,但是我想,她如果听到你的这番话,一定不会有遗憾了,表妹夫,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的内心是一个很柔软的人,别说是诗爷了,连家里的一个保镖,其实你都舍不得让他们冒险的”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