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05章 他们有知情权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怔愣地看着他,等待着他后面的话。

  “早在几天前,林澈就提出了他的条件,他已经变态了,要我把你送去陪他一夜,才肯放了月牙,我当然不能答应,所以我连说都没跟你说。

  但是我始终想不出别的方法去救女儿,林澈的游艇坚如磐石,根本撼动不了,除非不顾月牙的安危强攻,但我肯定不敢这么做。”

  “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呢?”布桐心疼地看着他。

  男人脸上的胡子已经刮了,但今天之前她不是没看见他的憔悴。

  她自然是心疼的,但却是无可奈何,因为月牙被绑架,爷爷病倒了,争争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厉景琛也是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无助和煎熬。

  但是她不知道,原来林澈居然提出了这样的条件,所以厉景琛心里,应该比她想象中还要痛苦。

  一边是她,一边是女儿,怎么可能取舍得了

  “告诉你也没用,”厉景琛温柔地摸着她的脸蛋,“让你跟着一起难过吗?你已经快支撑不住了,我不想让你也倒下。”

  布桐点点头,强忍着眼泪道,“那后来呢?”

  男人俊美的脸上凝重了几分,“昨天傍晚唐诗给我下了药,让我动弹不得,给你和爷爷也下了安眠药,让你们睡觉,然后她来找我,说自己想到了办法救回月牙,办法就是她假扮成你,去游艇上找林澈。”

  布桐的一双美眸渐渐撑大,“所以月牙真的是诗爷救回来地,那她人呢?”

  厉景琛没说话,而是看了黎晚愉一眼,“你说说事发经过,这件事情,他们都有知情权,尤其是西临。”

  黎晚愉站得笔直笔直的,见所有人把视线都集中到她身上,急忙开口道,“诗爷是来找的我和宋迟帮忙,我们的计划是,诗爷在身上安装假炸弹威胁林澈,因为诗爷认定了林澈不会选择跟她和月牙同归于尽。

  林澈的游艇上全是监控,只要一有船只靠近,他都能发现,所以宋迟只能悄悄游过去接应,事实证明,诗爷真的很了解林澈,成功把月牙救了出来,交给了宋迟。

  可是诗爷要留下来制衡林澈,不能一起走,好在我们早就留有后路,直升机会去接应诗爷,可是没想到林澈在这个时候会逃,他想要逃出境,跟另一个组织的人汇合,诗爷怕林澈再害布家,选择了跟林澈同归于尽。

  我们谁也没想到,诗爷在身上绑的假炸药,居然被她偷偷换成了真的,她跳进海里,引爆了炸弹,已经搜寻了一夜,但是依然没有消息,不过根据当时的爆炸程度,就算她跳进了海里,应该也不能幸免于难”

  “你说什么”布桐的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怔愣得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僵硬地开口道,“你说诗爷死了”

  “我不知道,”黎晚愉痛苦地摇了摇头,“现在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真的不知道”

  “呵呵”坐在沙发上的慕西临突然冷笑了两声,“她还真是伟大啊”

  几个人齐刷刷地望向他,只见慕西临的脸前所未有的阴郁,明明恨得咬牙切齿的,眼底却蓄满了泪水,“所以她就用一封信打发了我,好让我以为她不爱我了,悄悄走了?她未免也太敷衍我了吧?

  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所有人都不说,我调一下星月湾的监控就能查清的事情,她居然不经大脑,以为留封信我就会信以为真?她连一个当面告别的机会都不给我?她凭什么这么对我!”

  “西临,诗爷是怕你难过,”黎晚愉解释道,“她怕你放不下她,忘不了她,才想出这种办法的,她宁愿你恨她,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也不要你一直惦记着她。”

  “她安排得可真周到,连我的心情都考虑到了,我是不是应该感恩戴德地谢谢她对我的厚爱啊?”慕西临扯了扯唇角

  笑得比哭还难看,“你们看,这就是我在她心里的地位,我永远是排在最后的

  曾经我问过她一个问题,我说,如果有一天,她需要在布家和我之间做选择,她会怎么选,她没有回答,其实我预想的结果,她是会毫不犹豫选择布家的,但是她居然没有回答,证明我在她心里的地位,可能一点点重要起来了,最起码,她会在我和布家之间犹豫了,所以我当时挺高兴的。

  于是我加倍地对她好,我越来越爱她,希望我能努力变成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希望我能超越布家在她心里的地位,希望她永远不要放弃我,可是你们看啊,一遇到事情的时候,她还是毫不留情地抛弃我选择布家了”

  “西临,你别这样”黎晚愉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更不知道厉景琛说出真相,对慕西临来说是好是坏。

  慕西临痛苦地摇了摇头,“我不是说,她不该去救月牙,我很理解,甚至就算她告诉我,我也不一定会反对的,我也可以出一份力,让她和月牙平安回来,不是吗?

  我不能明白的是,月牙都救出来了,就算放林澈走又能怎么样呢?林澈已经没有资本再跟我们抗衡了,就算有,我和景琛,布家和uual集团,我们这么多人,总会有办法应对的啊,她为什么就要这么死心眼呢?”

  黎晚愉道,“诗爷一直以来,都觉得布家给了她太多的恩情,加上她之前一直被林澈蒙在鼓里,无数次地去破坏表妹和表妹夫的感情,她心里有愧,所以我猜,这一次她既想还了布家的恩,也想还了欠表妹夫的债吧,只是这个代价,未免太大了”

  “我跟西临一样,完全不能理解她的做法”布桐的双手紧紧攥着衣角,整个人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崩溃地哭出声,“我不怕林澈逃跑,可是我不能失去诗爷,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面对,可前提是她得活着,我要她活着!”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