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51章 争月婚礼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6-13 15:29: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严争笑着捏捏她的小脸,“宝贝的情商真高,这么会照顾别人的感受。”

  “她是你母亲嘛,其实之前那些事情结束之后,你叫回她亚娟阿姨,她嘴上不说,心里肯定还是失望的。”

  “我叫不出口,”严争如实道,“别扭。”

  “我知道啊,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所以才没有勉强你,但我们心里,肯定是要把她当成母亲来孝敬的嘛,她这次为我们花了不少钱,回头你找个什么名义,给她打点钱吧。”

  “我知道了。”

  严争吻了吻她的唇角,“宝贝还没为人妻,就已经有严太太的样子了。”

  厉星辰傲娇的道,“那是,你对我好点,反正没领证呢,我随时可以反悔的。”

  布老爷子迷信,非要挑个黄道吉日让他们去领证。

  据说婚礼那天是最好的日子,只是两个人都不在国内。

  原本倒是可以在当地结婚的,只是严争是军人,不适合在国外办理结婚证。

  布老爷子另外挑了个日子,等他们结完婚回去再领证,然后去度蜜月。

  严争满头黑线,“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听太爷爷的,挑什么良辰吉日,先把证领了再说。”

  厉星辰笑得停不下来,“好了好了,不闹了,时间不早了,快回房睡觉去吧。”

  “好。”

  严争依依不舍地吻着她,“宝贝,再有几天,你就再也不能赶我走了,我日盼夜盼的,就等着那一天......” 厉星辰脸都红了,“哎呀就你最粘人了,赶紧去睡觉。”

  “遵命。”

  ...... 几天时间,宾客陆陆续续抵达,在邮轮上一一入住。

  邮轮上一应俱全,别说是吃的喝的了,连购物区和赌场都有。

  慕西临笑着打趣,说布桐这是在促进来宾消费,把婚礼花的钱再赚回来,太有经济头脑了。

  布桐不置可否,原本这种豪华游轮上就是什么都有的,她倒是不主张来宾过度消费,但来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也不差这点钱,玩得开心最重要。

  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在邮轮上举办了迎宾晚宴,热闹得不得了。

  宾客们不仅能参加到unusual集团小公主的婚礼,更重要的是,能见到布老爷子。

  老人家九十出头的高龄,一直在家里养老,已经很少出现在公共场合,这一次机会难得,谁都想瞻仰一下老英雄的风采。

  英雄虽已迟暮,但眉眼间的正气还是让人敬畏。

  布老爷子年纪大了,没玩得太晚,十点钟不到就回房休息了。

  厉星辰也早早回去,毕竟明天还有的忙。

  第二天,天气格外的好。

  蓝天白云,干净得像是洗过的一样,跟清澈透明的海水互相映衬着。

  厉星辰化了两个小时的妆,穿着量身定制的正红色秀禾服,头戴凤冠霞帔,美得让人震撼。

  伴郎伴娘有三组,严争那边的伴郎是于飞、云开和曲俊,厉星辰这边的伴娘则是刘茜、沈知夏和简璇。

  除了伴郎伴娘,年轻人都挤来凑热闹,新娘房里除了简瑶和厉甜甜两个孕妇,还有星月湾的妹妹们,还有厉星辰的同学。

  接亲环节,女生们搞怪,把来接亲的伴郎团整得够呛,好不容易才让他们进来。

  严争穿着同款的中式红色新郎礼服,刚毅俊朗的脸上难掩激动和喜悦,任凭女生们闹,全都依着她们,还发了不少红包。

  两个人在人群的簇拥下,去另一个房间敬茶。

  先是跪在布老爷子面前,一一给他老人家敬了茶。

  布老爷子感动得直抹泪,开心地喝了茶,给他们一人一个大红包。

  “谢谢太爷爷。”

  “谢谢太爷爷。”

  两个人收下红包,交给刘茜收着。

  厉小野站在一旁羡慕不已,“原来结婚有这么多钱可以收啊......” “没出息。”

  厉知新掐了掐她的脸,引得全场哄堂大笑。

  严争扶着厉星辰站起身,去到另一边跪下。

  面前坐着的是厉景琛、布桐还有吴亚娟。

  吴亚娟是被布桐硬拉着坐下来的,她不好意思坐,拼命拒绝,却拗不过布桐,只能在她身旁坐好,感动得掉泪。

  两个人依次敬了茶,对吴亚娟的称呼虽然没改,但她能喝到这两杯茶,已经心满意足了。

  结束之后,两个新人很快去换衣服换造型,准备后面的婚礼仪式。

  婚礼现场就在海边,布置得美轮美奂,随便抓拍一张,不需要修图,都能当手机壁纸。

  婚礼伊始,厉甜甜策划的同学舞蹈团先是带来了舞蹈点燃了气氛,旋即,厉知新亲自弹唱了一首专门为哥哥姐姐写的情歌,旋律悦耳,歌词感人,完美得无可挑剔,把厉星辰感动得热泪盈眶。

  现场乐队演奏着厉知新谱写的婚礼进行曲,恢弘又浪漫,仿佛在缓缓道来一段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

  踏着悦耳的音符,厉星辰挽着厉景琛的手,踩着洁白的地毯朝这边走来。

  布老爷子看到这一幕,顿时红了眼眶。

  布桐更是忍不住,捂着嘴巴直掉泪。

  她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她的丈夫会领着女儿,一步一步走过这段路。

  可是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居然比她想象中还要感动。

  厉景琛这些年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都保养得很好,几乎看不出实际年纪,而且随着时间的浸润,身上的气场沉淀下来,有着年轻时候没有的魅力。

  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恍惚间让布桐想起当年初见他时的样子。

  而他们的女儿,穿着一袭如星河般夺目的长拖尾婚纱,头上盖着同款的长款头纱,美得像跌落凡间的精灵。

  宾客们举着手机抓拍,生怕错过了这珍贵的一幕。

  连慕西临都感动得哭了,感慨不已,“想当年跟着景琛一起打江山的时候,我们都还算是毛头小子,谁能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幕,哎哟我不行了,我不想小叶子嫁人了,我舍不得......” 厉景琛心里更是五味陈杂,虽然跟当年自己结婚的时候一样激动,但是多了份伤感。

  他没能看着厉星辰出生,孩子三岁多的时候才相认,算起来,才陪了她不到十八年。

  他觉得这十八年太短太短了,短得他能记住他们父女相处的每一个瞬间。

  她第一次叫他爹地,他的欢欣雀跃。

  她第一次换牙,他的百感交集。

  她第一次离开家去夏令营,他担忧得彻夜未眠。

  甚至她第一次来月经,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女儿可能快要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