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52章 再试试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6-13 15:29: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后来她情窦初开,跟严争开始谈恋爱,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他深刻地体会到,他对女儿的感情,跟布桐的是不一样的。

  布桐想得开,觉得反正是嫁给儿子,横竖没远嫁,没什么好不放心的。

  而他不一样,不管女儿嫁的人是谁,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失去。

  就像从他的心头,活生生割了一部分去。

  十几米的白毯,厉景琛却感觉自己像是走了十八年。

  他们走到终点,就像是走到了他们父女之间的一个节点,他知道,从今往后,女儿的手,不再由他来牵。

  厉景琛有着片刻的怔愣,商场上叱咤了几十年的男人,在这一刻竟然显得有点迷茫和踌躇。

  “景琛。”

  布老爷子小声开口的声音,拉回了厉景琛游离的思绪。

  他缓缓拉起女儿的手,又拉起严争的手,缓缓将他牵了十八年的那只手,放进了严争的掌心里。

  “谢谢爸爸。”

  严争动容的道。

  厉景琛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只能转身就走。

  “爹地!”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厉景琛顿时停住刚迈开的脚步,转过身去,望向了厉星辰。

  她带着头纱,一张娇美明艳的小脸隐约可见,长得像布桐,也像他。

  他看见女儿眼里蓄满的泪水,伸出手,碰了碰她的手臂,“月牙乖......” 厉星辰再也控制不住,松开严争的手,一把抱住了厉景琛,哽咽着道,“爹地,我爱你,永远爱你......” “乖,爹地也永远爱你。”

  厉景琛红了眼眶,轻轻抱了抱她,“去吧,别耽误了仪式。”

  “嗯......”厉星辰强忍着眼泪,松开了他,看着他回到老妈身边坐下,这才重新握住了严争的手。

  婚礼仪式庄重而浪漫,厉小野送上戒指给哥哥姐姐交换,两人交换了戒指,严争终于掀起了厉星辰的头纱,从头到脚打量着她,忍不住沉声道,“宝贝,你真美。”

  台下立刻响起厉甜甜起哄的声音,“争哥,你说什么悄悄话呢,我们听不见,分享一下呗!”

  全场哄堂大笑,沉浸在欢快的氛围中。

  严争性格内敛,不免有点害羞,倒是厉星辰厚脸皮,笑着对厉甜甜道,“夫妻之间的情话能公布于众吗?

  要不你和陈奇先来示范一下?”

  众人又是大笑。

  “不说也行,那亲一个吧。”

  厉甜甜继续起哄,“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来亲一个!”

  一些年轻人也跟着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严争捧起厉星辰的脸,低头吻住她的唇。

  现场掌声如潮,久久没有停下。

  婚礼最后,新郎新娘挨个发,严争平时话不多,今天却是说了很长一段话,有很多是对布桐说的,把布桐感动得直哭。

  厉星辰倒是没说什么,很多话她平时没少跟老爸老妈说,以后也会一直说下去。

  婚礼圆满结束,布桐早就哭成了一个泪人,好不容易才缓过来,去邮轮上招呼客人用餐。

  ...... 到了晚上,又是另一番美景。

  海面上烟花绽放,比平时过年的时候还要热闹,配合上无人机的表演,场面壮观堪称盛景。

  布老爷子找人算好了良辰吉时,晚上九点一刻,准时把新郎新娘送入洞房。

  一群孩子跟着去闹洞房,待在婚房里不肯出来,还好严争早就准备,发了不少红包,才把他们赶走。

  严争反锁上门,这才长松了一口气,转身走进屋里。

  厉星辰早就换了一身衣服,这会儿身上穿的是一件花朵元素的高定晚礼裙,盘腿坐在床上,美得像个花仙子。

  严争走上前,喉结一滚,俯身亲了亲她的脸蛋,“累坏了吧?”

  厉星辰点点头,“嗯,腰酸背痛的,原来结婚这么累啊......” “洗澡水放好了,我抱你去泡个澡放松一下。”

  “好。”

  严争将她打横抱起,走进了浴室。

  浴缸里放满了水,厉星辰被放在地上后,很快道,“我自己洗,你出去吧。”

  “好,睡衣在那边。”

  “嗯。”

  严争很快关上门离开。

  厉星辰脱了裙子泡进浴缸里,浴缸是带按摩功能的,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连一天的疲惫都扫空了。

  一个小时后,女孩吹好头发,打理好自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他们的房间是别墅里唯一的套房,布桐特意留给他们的,外面还有一个浴室,严争应该在外面的浴室洗过了澡,这会儿身上穿着睡衣,正在换被套。

  “是干净的呀,怎么又要换啊?”

  厉星辰好奇。

  “刚刚被那群孩子坐过,你怕脏,还是换一下吧。”

  张妈准备的床品都是新婚用的红色,特别喜庆。

  严争换好,整理好床铺,转身望向女孩,“睡觉吧。”

  “嗯。”

  两个人躺了下来,严争关了灯,很快抱住了她。

  夜晚的海岛静谧美好,一切喧闹都归于平静。

  良久,寂静黑暗的房间里传来严争低沉暗哑的嗓音,“月牙,你睡了吗?”

  “没有。”

  “那......你累吗?”

  “累啊。”

  厉星辰下意识地回答,但很快反应过来什么,立刻改了口,“......不累。”

  “究竟是累还是不累?”

  “不累。”

  “既然不累的话......”严争的嗓音更哑了几分,“宝贝,我想......可以吗?”

  他的话没头没尾,厉星辰却感觉自己听懂了。

  她有点想笑,强忍着没让自己笑出声,轻轻“嗯”了一声。

  黑暗中,严争翻身吻住她,没一会儿,房间里便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夹杂着细细的喘息声,再然后动静一点点变大。

  厉星辰并不好受,又哭又叫的,一切都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美好,只剩下疼。

  严争也没有经验,被她这么一哭,更慌乱了,脊椎骨一麻,很快匆匆结束。

  厉星辰揪着被子裹住自己,泪眼婆娑,低低地抽泣着。

  严争有点怀疑人生,抱着她安慰道,“怎么了?

  很不舒服吗?”

  “嗯......”厉星辰委屈地控诉,“疼......” 严争知道她怕疼,但平时就算是打针,也没见她这么哭过,瞬间心疼坏了,“不哭了,是我不好。”

  厉星辰觉得自己有点矫情了,虽然的确很疼很难受,但是也不应该这么大反应吓到他,很快擦了擦眼泪,往他怀里钻了钻,“没事的,一会儿应该就好了。”

  “喝口水缓一缓。”

  严争去给她倒了一杯水,厉星辰喝了两口,两个人顾不得身上汗津津的,抱在一起聊天。

  天南地北地聊了好半天,严争突然问道,“宝贝,还疼吗?”

  厉星辰刚刚被分散了注意力,倒也忽略了那股疼,这会儿已经缓过来了,“不疼了。”

  严争喉结一滚,“那我们再试试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