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53章 无情抛弃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6-13 15:29: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厉星辰的脸瞬间白了,“为什么啊?”

  “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我不想给你留下不好的印象,”严争哑声道,“刚刚我没表现好,所以你才会难受,这次不会了。”

  厉星辰的脸蛋羞红,又有点后怕,“可是真的很疼......” 婚前没人给她具体科普过,她对这事的所有认知,除了上学时生理课上学的,就是那会儿厉甜甜沉迷看霸道总裁小说里描写的分享给她听。

  什么被卡车碾压过啊,什么累得连手指都抬不动啊。

  她对这些没兴趣,还吐槽过厉甜甜好几次。

  刚刚的体验,除了疼就是难受,没别的了。

  “这次会好很多,相信我,好不好?”

  严争耐心地哄着。

  厉星辰犹豫了一下,抱着悲壮的心情答应了下来,“嗯!”

  严争看着她一脸决绝的表情,忍不住笑出声,很快吻住了她。

  这一次也还是疼,厉星辰怕再吓到他,咬牙忍着,到后面实在忍不住了,倒也没哭出来,只是推着他的肩膀。

  严争不是看不到她脸上痛苦的神色,实在不忍心,直接中断结束了。

  厉星辰愣了一下,很快抱住了他,“怎么了?”

  “没事,你怕疼,先缓一缓。”

  厉星辰累得不行,“那睡觉吧。”

  “宝贝。”

  严争急忙握住她的手,“先别睡,好吗?”

  “......干嘛啊?”

  “再试试。”

  厉星辰吓得狠狠一哆嗦,“还试啊?”

  “嗯。”

  严争沉声道,“我想再试试。”

  厉星辰心里有点委屈,“都很晚了,我好困啊......” “你听话,最后一次了,这次一定会好的。”

  厉星辰不想扫他的兴,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那好吧......” 严争起床去给她拿了点吃的,厉星辰的确饿坏了,吃了些糕点和水果,又去浴室简单冲了个澡,这才舒服了很多。

  严争调暗了灯光,很快又亲了上来。

  厉星辰算是隐约有点明白过来了,他今晚要是不让自己满意......准确的说是如果不让她满意,他是不会罢休的。

  有了这个认知,加上她吃饱了也精神了些,也变得主动起来了,很快回吻住了他。

  两个人继续尝试,让厉星辰意外的是,许是有了前两次的铺垫,颇有种渐入佳境的感觉。

  她的双手攀着他的肩膀,呼吸滚烫,难以抑制地轻哼出声。

  严争也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双手紧紧握着她的小手,手指交缠,十指紧扣,整个人逐渐失控...... 厉星辰的意识渐渐沉沦,大脑一片空白,分不清今夕何夕。

  等一切彻底结束的时候,她终于体会到,小说里写的都是真的,她的确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了。

  严争帮她清理了一下身子,很快躺下抱住她,在她眉心落下一吻,“乖,睡吧。”

  厉星辰眼睛一闭,很快便沉沉睡去...... ...... 严争和厉星辰虽然是婚礼的主角,但是婚礼过后,便惨遭无情抛弃,第二天都没人叫他们起床了。

  厉小野倒是很上心想要去叫的,却被黎晚愉拦住了,“小野宝贝,哥哥姐姐结婚了,跟以前不一样了,你不要去打扰他们。”

  布桐无语,“你跟孩子好好解释,这样说她心里会难过的,还以为哥哥姐姐不疼她了呢。”

  黎晚愉:“......” “额,我总不能说得太直白吧?”

  布桐无奈地摇了摇头,对厉小野道,“哥哥姐姐刚结完婚,需要有一些独立空间,咱们不要去打扰他们,他们饿了自己会下来吃饭的,你玩你自己的。”

  “那好吧。”

  厉小野自顾自吃饭,吃完饭便找小伙伴玩去了。

  其他人自然不会去打扰,宾客们该返程的返程,邮轮之旅也从今天开始。

  厉小野对邮轮感兴趣,厉景琛和布桐得陪着她去玩,布老爷子难得出趟远门,也参加了这趟难得的旅程。

  结果等厉星辰睡到下午起床下楼的时候,别墅里只剩下照顾她和严争的保姆和几个保镖,其他人都走了。

  厉星辰一脸怀疑人生,不过不碰面也好,不然她睡到这么晚才起床,脖子和手臂上全是吻痕,一定会被笑话的,现在倒是免了这份尴尬。

  严争也很快下楼陪她一起吃饭,厉星辰看着一脸意气风发的男人,忍不住嘴角抽搐。

  她累得用奄奄一息来形容都不为过,可严争倒好,跟采阴补阳了似的,精神得不得了。

  厉星辰没忍住,抬脚在桌子底下悄悄踢了他一下。

  严争愣了下,笑着问道,“怎么了?”

  厉星辰瞪他一眼,“不舒服。”

  “还不舒服?”

  严争蹙眉,“吃完饭让医生来给你检查一下,看是不是伤到了。”

  厉星辰:“......” 她的脸蛋红到了耳根,跟能滴出血来似的,“你给我闭嘴!”

  严争看了看一旁偷笑的保姆,清了清嗓子,道,“这里不用伺候了,你们下去吧。”

  “是。”

  两个保姆很快离开了。

  “宝贝,是不是真的很难受?”

  严争认真问道,“要是不舒服,是一定要叫医生来的,不要因为害羞就讳疾忌医。”

  厉星辰低头吃饭,“骗你的,没有不舒服。”

  “那就好。”

  严争松了一口气,“可能是因为第一次,所以不适应,慢慢就好了。”

  “你还说!”

  厉星辰羞得不行,“这种事情能不能不要挂在嘴上说,你都不嫌害臊的吗!”

  严争有点懵,“这里又没有别人,夫妻之间说这种事情不是很正常的吗?”

  厉星辰无以对:“......” “懒得跟你说,赶紧吃饭。”

  严争给她夹着菜,“多吃点。”

  厉星辰浑身酸痛不想动弹,吃完饭又回房间准备午睡了。

  房间里一片狼藉,床上乱七八糟的,根本没法躺。

  厉星辰委屈得不行,“严争,严争?”

  严争很快进来,“怎么了?”

  “你怎么没叫人来打扫房间啊?

  这怎么睡啊?”

  “她们要来打扫,我没让,怕你觉得难为情。”

  严争去拿了换洗的床品,“我来整理,你去沙发上坐一下,很快就好。”

  厉星辰坐在沙发上,看着专心干活的男人,道,“平时我的床铺都是一星期换一次的,以后我们要是天天这么换,不得被人笑话死啊?”

  严争强忍着笑意,“以后都由我来换,不让别人笑话宝贝。”

  “那换下来也是要别人拿去洗晒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