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08章 精神上的救命稻草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放心不下,立刻安排了几个女佣去照顾,又给钱进打了电话,钱进是男人,出入慕西临的房间总归要方便一点,安排他去守着比较放心一些。

  “妈咪,西临干爸为什么不陪月牙儿玩呀?”月牙抱着一个玩具猪跑了过来。

  布桐把她到沙发上坐下,道,“西临干爸有点困了,要回去睡觉,等休息好了,就可以陪月牙玩了。”

  “哦”月牙乖巧地点点头。

  布桐仔细检查了一下她的脸,“嗯,脸已经不红不肿了,月牙又是漂亮的公主了。”

  月牙想起之前在游艇上的经历,眉眼间爬上了一丝恐惧,“月牙儿怕舅舅”

  布桐轻轻揉着她的发心,“月牙以后不需要再叫他舅舅了,而且他也伤害不了月牙了,月牙忘了他,好不好?”

  “嗯,月牙儿以后喜欢爹地,喜欢自己的舅舅,不喜欢那个坏蛋舅舅了。”

  布桐看着女儿纯真的笑脸,不免失笑。

  好在孩子忘性大,虽然林澈抚养陪伴了月牙两年,但是她和厉景琛之间的血缘亲情,是很奇妙的东西,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从排斥变成了离不开。

  月牙自从被救回来之后,就像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每天粘着厉景琛不肯放,恨不得4时都跟他在一起。

  布桐觉得这个转变有点快,特意咨询了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说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林澈突然从一个慈父变成了一个魔鬼,月牙接受不了这种转变的同时,对自己一直排斥但是在慢慢接受的厉景琛有了强烈的依赖,厉景琛就像是她在经历绑架事件之后,精神上的救命稻草。

  布桐担心月牙会因为绑架的事情留下阴影,但心理医生跟月牙相处了一个下午后,得出的结论是月牙并没有的心理并没有任何问题,对厉景琛的依赖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布桐这才放下心来,而且月牙其实早就渐渐接受了厉景琛,只不过一直嘴硬不肯叫爹地而已,绑架事件,反而成了一个她改口的契机。

  “月牙,你要乖乖听话,以后不许调皮了,只有你自己变强大了,才能保护自己,保护你爱的人,听见了吗?”

  “月牙儿知道了,爹地批评过月牙儿了,是月牙儿贪玩,才会被抱走的,月牙儿以后乖乖听话!”月牙一脸认真地保证道。

  “那妈咪会看你的表现的,你如果说话不算数,妈咪真的会生气的。”

  “月牙儿知道,”月牙搂着布桐的脖子,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月牙儿乖乖。”

  “好,”布桐抱住她,眼底又酸又涩,喃喃自语的道,“你一定要争气,才不会让你干妈失望”

  春节的前两天,外出了一阵子的江择一才赶回国,回到家才知道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

  “布桐,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每天跟我视频的时候为什么不说?”江择一抱着月牙,心疼地亲了又亲。

  “你远在国外,跟你说了也不管用啊,”布桐让吴妈把月牙抱走,才开口问道,“择一,你查到什么线索了吗?”

  “没有,那个组织太神秘了,连他们的老窝都查探不到,更别说接近了。”

  “这么说,他们是比林澈的这个组织还要神秘吗?”布桐揉了揉太阳穴,“一个林澈,就已经这么难对付了,现在又出现了更难对付的,我没有办法想象。”

  “你先别担心,我只是去试试水,琛哥并没有让我仔细追查,不然打草惊蛇反而更加会坏事,琛哥已经安排了很多的眼线暗中调查,相信很快会有结果的,你知道的,他行事向来周全,不可能真的把希望全部放在林澈这种人身上。”

  布桐这才放下心来,“你都这么说了,我肯定相信我老公。”

  月牙想跟舅舅玩,又迈着短腿跑了回来,“舅舅

  舅抱抱月牙儿”

  江择一的心都快被萌化了,笑着将她抱进了怀里,刚想开口,楼梯处便传来了脚步声,“布桐表妹,我出去一”

  黎晚愉的话还没说完,就硬生生地止住,看着坐在沙发上抱着月牙的江择一,脚步也愣了住。

  江择一转过头来,跟她四目相对,但下一秒,两个人便各自躲开了视线,没去搭理对方。

  黎晚愉只觉得自己的心空了一块,漫起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疼,很轻,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布桐,我很久没见到月牙了,带她去玩一会儿。”江择一道。

  “当然好啊,别玩太久,你回来还没休息呢。”

  “我知道,”江择一抱起月牙,还没站稳,便突然皱起眉头,发出“嘶”的一声。

  “哥,你怎么了?”布桐急忙起身扶住他。

  “没事,手臂上受了点伤,刚刚忘了,所以扯到伤口了。”

  “你受伤了?”布桐一惊,把月牙从他怀里抱下来放在了地上,伸手去检查他的手臂,一掀开袖子,果然看见他的臂处缠着纱布,鲜红的血已经渗了出来,染红了白色的纱布。

  “来人,快叫医生过来,”布桐吩咐完女佣,担忧地开口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别这么紧张,就是一点皮外伤,前几天去黑市打探的时候,不心惹到了一群地痞流氓,被砍伤了。”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呢?我每天担惊受怕,就是怕你在外面遇到危险,你却什么都不告诉我。”

  “我就是怕你担心才没说,一点伤而已,过几天就好了,再说,家里发生的事情你不也没告诉我吗?咱俩彼此彼此。”

  布桐没说话,扶着他坐了下来,等医生来,为江择一上了药重新包扎好,便催他回房休息,没再让他陪月牙玩。

  江择一拗不过,只能答应。

  起身从黎晚愉身边擦肩而过,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黎晚愉像是个兵马俑似的,怔怔地愣在原地。

  “姨姨,舅舅不陪月牙儿玩,你陪我吧。”月牙跑上前,抱着她的腿撒娇。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