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09章 坠海之后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黎晚愉这才回过神来,道,“姨姨要出去一趟,等晚上回来再陪你,好吗?”

  月牙乖巧地松开了她,“好吧,姨姨去约会吧。”

  黎晚愉:“”

  “谁告诉你,姨姨是去约会的?”

  “葛葛说的,姨姨要约会嫁人。”

  “哥哥说得不对,姨姨没想嫁人。”

  “也就是说,约会是真的?”布桐走上前问道,“你是要出去和楼星宇吃晚饭吗?”

  黎晚愉点点头,“嗯,他约了我好几次了,但是最近家里不是发生了很多次吗?我没心情出去,现在想躲都躲不过了。”

  布桐微微一笑,“那你去吧,多带两个保镖,等你回来,我有话想跟你说。”

  “表妹,什么事情还是现在说吧,别吊我胃口。”

  “现在说不了,得等你回来再说,快去吧。”

  “切,我就知道,你最喜欢吊人胃口了,我走了,”黎晚愉蹲下身亲了一下月牙的脸蛋,“姨姨回来给你带好吃的,然后陪你玩。”

  “姨姨拜拜。”

  黎晚愉揉了揉她的发心,起身离开,视线却忍不住望向了楼梯的方向,脚步也放缓了下来。

  直至走到门口,她才如梦初醒般地反应过来,自嘲地笑了笑,收回视线离开。

  晚饭过后,厉景琛在布桐的催促下,去隔壁的别墅看望慕西临。

  “姑爷,您来了。”钱进见厉景琛进来,急忙迎了上来。

  厉景琛在客厅里扫了一圈,没见到人,问道,“西临在哪里?”

  “慕总在酒窖里呢,从海上回来之后,连房间都没进,每天在酒窖里喝了睡,醒了喝。”

  “知道了,我去看看。”

  钱进带着男人进了位于地下一层的恒温酒窖,慕西临对酒没什么兴趣,里面的酒基本上都是他从厉景琛那边要来的,但还是摆得满满当当的。

  慕西临靠在一张沙发床上,已经睡着了,怀里还抱着一个红酒瓶。

  厉景琛蹙了蹙眉,“钱进,去叫女佣准备醒酒汤。”

  “姑爷,醒酒汤一直备着呢,我现在就去端。”

  钱进喂慕西临灌下了一大碗醒酒汤后,便颔首离开。

  慕西临醒了过来,睁开醉意朦胧的双眼看了厉景琛一眼,很快闭上眼睛,翻身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景琛,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是不是准备醉死在这里,”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子站在沙发旁,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还能活过来吗?”

  “景琛,你别吵我了,我好困,你让我睡一觉再说”

  “我知道你醒了,能听进去我的话,我也知道你很痛苦,可是就算你把自己喝死在这里,唐诗也回不来了,还是你以为你死了就能见到她了吗?这种鬼神之说你也信?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什么感知都不会再有,连你爱过她的这件事情,都会随着你的死,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慕西临缓缓睁开眼睛,两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可是我这样活着,每一份每一秒都在受着煎熬,还不如死了的好,死了就可以不用这么痛苦了。”

  厉景琛转身去酒柜前拿了一个高脚杯,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来到慕西临隔壁的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下,低沉暗哑的嗓音缓缓开口道,“你不是经常在问,我飞机失事之后,为什么隔了快三年的时间才回来吗?我一直不肯提,是因为怕布桐知道会伤心,毕竟她看见我背后的伤疤,就已经难过成那样了

  当时,我从飞机上准备跳伞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律画点了火,飞机立刻爆炸,粉尘爆炸的后果你知道的,威力并不,我直接被巨大的冲击力弹了出去,后背的降落伞被炸毁不说,还受了重伤,我在晕倒

  的前一秒钟,打开了备用降落伞,后来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人已经漂浮在了海面上,四周全是海水,连个岛屿都看不到,我能感觉得到自己受了很严重的伤,因为我连动都动不了,甚至背后已经开始麻木,感觉不到一点疼痛,我就那么漂浮在海上,一点点走向死亡

  其实我并不怕死,可是我死了,布桐该怎么办?我就那么丢下了她,我还没把我们之间的误会解释清楚,我就这么死了,她会在爱我和恨我之间受尽折磨无法自拔的”

  男人仰头,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一边给自己倒着酒,一边继续开口道,“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等死,我睁着眼睛熬了一天一夜,生怕自己一闭上眼睛,就再也醒不过来,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布桐,好在老天爷开恩,在我以为自己很快就要死的时候,一艘渔船经过,把我救了起来。”

  慕西临坐起身看着他,“既然你很快被救了,为什么要等那么久才回来?如果你那个时候回来,布桐就不至于会自杀了。”

  男人扯了扯唇角,苦涩的道,“因为我根本就没醒过来,我昏迷了将近一年才苏醒

  那里是一个闭塞的渔村,连电话都没有,他们靠打渔为生,打来的鱼晒干,每隔几个月,才乘船出去把鱼干卖了,顺便买一些日用品回来。”

  “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么落后的地方,真是想象不到”

  “我醒来后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很久很久,救我的是一对父女,那个老伯刚好会一些医术,刚救回我的时候,他说我的情况很难医治,不想救,可是他女儿坚持,那一年,他们家所有的积蓄,都用在了救我身上。”

  慕西临眉心蹙了蹙,“景琛,你别告诉我,你在坠海之后还有了一场艳遇,那个老伯的女儿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厉景琛掀起眼皮,瞪了他一眼。

  慕西临急忙道,“额,你继续说,我不追问了。”

  “我醒来之后,依然动不了,老伯说,我的脊椎受到了损伤,按照他的预计,我在昏迷的时候随时都有可能死去,能够醒来已经是命硬了,想治好重新站起来的话,除非有奇迹发生”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