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12章 下手千万不要客气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因为对她来说,照顾残废的他是幸福的,而失去他,是痛苦的。

  “桐桐,你终于说出这句话了”林澈压抑的笑声从喉间溢出,“其实我知道啊,我一直都知道,我林澈这辈子输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不是厉景琛,可是你知道吗?如果可以,我宁愿放弃自己的一切,来换你爱我,我爱你爱到迷失了自己,可是你却始终不曾回报我一丁点的爱,哪怕是可怜可怜我,骗骗我,我都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爱这种东西,是可以因为可怜一个人而给予的吗?更不能去欺骗,我不爱你,从头到尾都没有爱过,我有丈夫了,我只爱他一个人,是你自己在钻牛角尖,不肯放过我,”布桐闭了闭眼,道,“当然,这些道理,你以前听不进去,现在说也没用了,结局已经摆在这里了,林澈,你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爷爷命大,没有被你害死,诗爷却难逃一劫,你就算是死,也弥补不了你犯的错误。”

  “你不用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我,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成功了说什么都是对的,我是失败者,自然没有话语权,”林澈转过头去,望向了窗外,“你们看好戏看够了吗?看够了就给我滚,厉景琛,我知道你想留着我的命折磨我,你最好叫人看牢了我,否则,只要一有机会,我绝对不会让你如愿。”

  厉景琛笑了笑,“我这辈子的所有磨难,都是你带来的,所以林澈,我怎么舍得让你死,你必须活着,至于以什么样的方式活着,我说了算。”

  林澈转过头来,直直地盯着布桐,“桐桐,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深爱的丈夫,你以为他比我好到哪里去了吗?我告诉你,没有,他骨子里,其实比谁都要狠!”

  “你觉得这种挑拨离间的话有意义吗?”布桐失笑,“我的丈夫,我比谁都了解,你该得到的报应,就算他不下手,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女孩的目光渐露狠厉,“你害我爷爷,害我老公,害我女儿,现在又害了我的闺蜜,我这辈子唯一恨的人就是你,我恨透了你。”

  林澈缓缓闭上了眼睛,面无表情的道,“这样也好,你恨我,就证明不会忘了我”

  黎晚愉听不下去了,掏了掏耳朵,打断了他的话,“林澈,你到现在还想着被我表妹记住的美梦啊,放心吧,这种恨不是会记住影响生活的那种恨,它不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只是什么心情不好想要发泄了,就来折磨一下你,懂吗?”

  布桐不想在这里多待,刚想离开,厉景琛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男人拿出手机看了看,划开接听,“什么事?什么叫他要走?昨晚不是已经好了吗?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老公,出什么事了?”布桐问道。

  “没什么事,钱进说西临要出门。”

  “西临现在情绪不好,不能单独出门的,要去哪儿叫钱进和保镖陪着比较好。”

  “钱进说他要出的是远门。”

  “出远门?”布桐蹙了蹙眉,“你不是说西临跟家里人都断绝关系,没有联系了吗?我也没听说他在别的地方有特别铁的朋友,他一个人能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老婆,咱们回星月湾看看。”

  “好,赶紧走吧。”

  黎晚愉见两个人离开,后脚就跟了出去,还没走到门口,便停下脚步,转头望向病床上的林澈,“我问了月牙,她说你每天都打她的脸,还掐她的脖子,既然如此,她受过的苦,以后就加倍还给你吧。”

  黎晚愉望向一旁候着的保镖,“以后每天早中晚三次,一次不落地给我打他耳光,掐他脖子,下手千万不要客气,但是千万别打死了,否则,太便宜他了。”

  “是,黎姐。”保镖颔首答应。

  黎晚愉冷笑一声,像看蝼蚁般地看了林澈一眼,

  转身离开。

  厉景琛和布桐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星月湾,直接把车停在了慕西临家的别墅外,下车往里走去。

  “姑爷,姐,你们总算是回来了,慕总在里面呢,要去哪里也不说,我好不容易说服他先别走,等你们回来再说。”钱进迎上来汇报道。

  几个人急忙走进了屋,果然看见慕西临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玩手机,一旁放着一个黑色的登机箱。

  “西临,钱进说你要离开,你这是要出远门吗?”布桐走上前问道。

  慕西临抬起头看着他们,笑了笑,“是,我准备出去散散心。”

  布桐怎么看都觉得他的笑容有点违心,在他身旁坐了下来,道,“西临,你没事吧?你不准备找诗爷了吗?”

  慕西临的眉眼间黯淡了几分,“都已经找了这么久了,还是没有消息,没必要再找下去了。”

  布桐愣了愣,完全没想到慕西临反而是最先放弃希望的那个。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厉景琛也察觉到不正常,开口问道,“昨天不是还寻死觅活的吗?怎么今天就这么放得下了?”

  “景琛,你这话说的,不是你劝我的吗?你说人要活着才有希望,可是我也不能一直这么痛苦地活着,所以我得出去散散心,让自己的心情好起来,”慕西临生怕他们不相信一般,笑着道,“我就是怕你们不放心,所以才在家里等你们,跟你们打过一声招呼再走,要是真的想不开,我早就悄悄走了。”

  这话说得的确很合理,可厉景琛就是感觉到不对劲。

  慕西临是个长情的人,就算想得再开,也不可能这么快决定放弃并且出去散心。

  而且看他的神态,似乎对唐诗的事情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西临,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不然你一个人离开,我们肯定不会放心的。”厉景琛严肃的道。

  慕西临扶额,“景琛,我不是孩子了,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我要是想不开,在哪都能抑郁,你以为待着这里我就不会抑郁了?”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