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19章 打什么坏主意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黎晚愉一愣,不可思议地望向黎父,“爸”

  “晚愉,你是爸爸亲生的女儿,爸爸最了解你了,从刚刚你对楼的态度,从你看他的眼神,爸爸能感觉得到,你不喜欢他,爸爸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搅在一起成为了男女朋友,但是爸爸就是看得出来,你对他没有感情。”黎父说完,重新望向黎母,严肃道,“所以你最好断了这个念头,楼给了你多少钱,你拿出来还给他,还有他买的那些礼物,也必须如价归还。”

  “拿什么拿,钱都被我用光了,反正我没钱,要还你们给我还!”黎母理直气壮的道。

  黎晚愉用力拍了一下桌子,“你是不是又去赌了!”

  “你们父女两个一个比一个看不起我,我当然要想办法赚到大钱,让你们对我刮目相看了,可惜我这次运气不好,把星宇给我的一百万见面礼都输光了”

  “一百万?”黎晚愉差点没气吐血,“你怎么好意思收人家那么多钱,还把钱全部输光了,妈,你真的当我是印钞机吗?”

  “他是你男朋友,就是我未来的女婿,女婿给丈母娘一点钱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再说了,这钱是他主动给我的,又不是我开口要的,我一看人家出手这么阔绰,就知道他不缺钱,你要是不喜欢他,你自己想办法把钱还给他不就行了”

  黎母一边说,一边不满的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布桐的老公这么有钱,他的朋友里面,你随便挑一个男人嫁了,不就能像布桐一样,在家里当阔太太,不用想着拍戏赚钱了吗?你妈妈我已经嫁了一个这么没用的老公了,我可不希望你跟我一样,嫁一个穷子受苦”

  “妈,那你知不知道,布桐现在已经在看剧本,准备复出拍戏了,她就算是不拍戏,也是在处理集团的工作,女人无论嫁了一个多有钱的老公,都需要经济独立,而不是像你一样,每天手心向上需要让老公养着。

  你总是说我爸没本事,可这些年,要不是我爸累死累活帮你还赌债,你早就被催债的人逼死了,我爸为了你,累晕了多少次你记得吗?你关心过他吗?

  你每天一睁开眼就知道赌,一日三餐都是我爸给你做的,你除了给我们这个家添麻烦,还知道做什么哦,对了,你唯一会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每年的冬天晒一点腊肉腊肠,叫我给表爷爷送去,而你这么做的目的,还是想让表爷爷接济你!你难道真的不觉得,你是这个家里的寄生虫吗?”

  “你”黎母听着黎晚愉的控诉,气得直发抖,“好啊你个死丫头,我辛辛苦苦把你生下来养大,你居然说我是寄生虫,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妈,一百万啊,你说输就输光了,你真的当这钱是大风刮来的是不是?你如果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谁也救不了你!”

  “老黎!”黎母冲着黎父吼道,“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晚愉说得半点错没有,我支持她,以前你嗜赌也就算了,我辛苦就辛苦点,可是我不能让你给晚愉增加压力,这笔钱我们一定要想办法还给楼,既然晚愉不喜欢他,以后我们也不能跟他再有来往,更不许你收他的东西。”黎父严肃的道。

  “好啊,我就知道,我上辈子是欠了你们父女俩的,所以你们这辈子是来找我讨债的,行,我走,不在这里碍你们的眼,好了吧?”黎母说完,便气鼓鼓地站起身,冲着门口走去。

  一打开门,迎面碰上正准备进来上菜的服务员。

  黎母停下了脚步,看着盘子里的菜,咽了咽口水,又转身回到餐桌前坐了下来。

  黎父和黎晚愉已经习以为常,谁都没有搭理她,等服务生上好了菜,便拿起筷子开始吃了起来。

  黎母尴尬得清了清嗓子,也跟着开始吃,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开口道,“算了,我不跟你们两个

  计较,反正在你们黎家都耗了几十年了,现在离婚也来不及了,将就着过吧

  唔,这菜也太好吃了,晚愉,你现在住在布桐家里,是不是每天都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菜啊?”

  “嗯,星月湾的厨师都是国际顶级的,比这里的好吃。”黎晚愉淡淡的回。

  “真是羡慕死你了,我什么时候才能住进那种地方享福啊?”

  “你死了这条心吧,咱们家还没给布家少添麻烦吗?晚愉也一直是布家在照顾才有今天,你还想自己住进去捣乱?想都不要想!”黎父呵斥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就这么一说嘛,我有说我一定要去吗?我倒是想去啊,谁给我这个机会啊,”黎母撇撇嘴,抱怨道,“女儿自己住在星月湾享福,把我们扔在乡下,说出去别人都不相信我养出了一个当明星的女儿呢”

  “不相信就不相信吧,反正我不是活在别人的嘴里过日子的,”黎晚愉漫不经心的道,突然想起了什么,神色立刻紧张了起来,抬眸望向黎母,“说到布家,妈,你没有跟星宇透露咱们跟布家的关系吧?”

  黎母翻了个白眼,“干嘛?怕他打什么坏主意啊?”

  “你就说有没有透露。”

  “我透露什么呀,我从嫁给你爸的第一天起,他就不让我在外面说这件事,非要把我们和布家的关系隐瞒起来,别说是外人了,就连咱们村的人,都没几个知道我们还有布家这样的亲戚呢,我哪里敢跟星宇说啊,不然你爸非要跟我生气不可。”

  “没说最好,我为什么不让你说,就是怕你这种德性,丢了布家的人,老首长不嫌弃咱们这种穷亲戚,可咱们心里得有点自知之明,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你休想仗着布家给自己求便利,我什么都能忍你,但唯独不许你这么一个赌鬼打着布家的旗子在外面招摇!”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