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22章 喜欢你都来不及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黎晚愉从酒店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

  帝都的雪已经停了,可外面还有很厚的积雪,黎晚愉双手握着方向盘,一边开车一边哭着,怎么也止不住眼泪。

  一直等回到了星月湾,她才敛了敛思绪,擦干眼泪下了车,拎起包包和装着葱油饼的袋子从车上走了下去。

  “晚愉姐回来啦。”值班的保镖迎了上来。

  “嗯,后备箱里有一大袋吃的,麻烦你帮我拿到厨房去。”

  “好的,我去拿。”

  黎晚愉进了屋,偌大的屋子里只有两个女佣在收拾月牙玩过的玩具。

  她问了问,得知布桐已经睡了,便没有准备叫她起来吃葱油饼,而是一个人拎着袋子,去了酒窖。

  酒窖里很暖和,黎晚愉脱掉身上的羽绒服,给自己挑了一支红酒,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葱油饼。

  她拿出手机,翻着朋友圈。

  慕西临刚刚发了一张在瑞士滑雪的照片,原本很喜欢说点什么的他,最近的朋友圈都只有照片,一个文字都没有,仿佛只是为了发圈跟别人证明自己还活着。

  布桐在一个时前发了一张厉景琛坐在沙发上陪两个孩子看动画片的照片,虽然是背影照,但画面唯美又温馨。

  宋迟也发了朋友圈,在和ak吃宵夜

  直到此刻,黎晚愉才突然发现,自己活了二十多年的人生,第一次这么茫然。

  至少在这一刻,表爷爷和布桐都休息了,她不知道该找谁倾诉,才能把憋在心里的恐惧赶走。

  黎晚愉收起手机,一边往嘴里灌着红酒,一边放肆地流泪,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之后,才蜷缩在沙发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正值年前,江择一事务所里的工作特别多,回到星月湾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二点。

  一进屋,江择一便闻到了一个本不属于星月湾的味道。

  他蹙了蹙眉,叫来了值班的女佣问道,“这什么味道?”

  “择少,可能是晚愉姐带回来的葱油饼吧,她留了一点在厨房,说是如果太太晚上肚子饿的话热给她吃。”女佣恭敬地汇报道。

  “知道了。”

  江择一没再多说什么,转身正要上楼,便听见女佣在身后嘀咕道,“晚愉姐喝醉了,我扶不动她,叫保镖来帮忙的话,会不会不太好”

  江择一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她在哪里?”

  “在酒窖里,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喝了很多酒呢。”

  “她一个女孩子,你叫一个男人来扶她当然不合适,酒窖是恒温的,不冷,就算让她在那住一晚也不会有事的,你别管了,去休息吧。”

  女佣想了想,点点头,“是,择少,那我先走了。”

  江择一重新迈开长腿,准备回自己的房间,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又忍不住停了下来。

  他的手握着楼梯的扶手,英俊的脸上爬满了纠结,像是在做着什么心理斗争。

  末了,他还是没能说服自己,像是认命一般,转身走向了酒窖。

  酒窖里亮着暖色的灯,偌大精致的沙发上,黎晚愉四朝八仰地躺在那里,手上还握着一个红酒瓶。

  江择一冷着一张脸,走上前拿走她手里的酒瓶,冷声道,“黎晚愉,醒醒,回房去睡。”

  “唔”被吵到的黎晚愉在睡梦中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嘟喃着道,“好烦啊别吵我天塌下来都别来吵我。”

  江择一“”

  “你闹够了没有?家里还有孩子呢,你醉成这样,跟一个酒鬼有什么区别?是想要月牙学你吗?赶紧给我起来滚回房间,等酒醒了再出现!”

  “哎呀你好吵啊!”黎晚愉一边捂着耳朵,一边睁开了眼睛,双

  眼却是涣散得没有聚焦,一看就是完全喝醉的状态,“你有完没完?我今天心情不好,能不能让我好好逃避一下现实好好睡一觉!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全世界都要和我作对,为什么!”

  黎晚愉一边说,一边痛哭了起来。

  江择一“”

  “你少在这撒酒疯,要么给我回房去睡,要么说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爸爸生病了”黎晚愉闭上眼睛,失声痛哭,“我爸爸得了肿瘤,我好害怕他会离开我啊我爸爸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了,我还没来得及赚好多钱让他享福呢,我不想失去他”

  江择一怔住,一颗心蓦地刺痛了一下,蹲下身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水,“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说?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不好吗?”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我整个人都吓傻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好想逃,好希望自己是在做梦,好希望一觉醒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所以你才在这里买醉,你宁愿一个人在这里买醉逃避,也不愿意说出来让我帮你一起分担对吗?”江择一面露痛色,“黎晚愉,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靠不住的人?”

  黎晚愉眨了眨一双泪意朦胧的双眼,视线渐渐聚焦,眼前这张英俊的脸,也渐渐清晰起来。

  “江择一?”黎晚愉像是不确定一般,轻轻喊着他的名字,“是你吗?”

  “是我。”

  黎晚愉像是想起了什么,嘴巴一瘪,再次哭出了声,“都怪你,要不是你欺负我,我的生活怎么可能变得像现在一团糟?都是因为你,我才进退两难,既为难了自己,又对不起别人”

  江择一蹙了蹙眉,“我怎么着你了,让你对我有这么大的怨气。”

  “你欺负我,你一直在欺负我”黎晚愉委屈地哭诉道。

  “我没有欺负你,”江择一笑了笑,“喜欢你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欺负你。”

  “我有什么好的,你喜欢我什么呀,”黎晚愉醉醺醺地开口问道,“我长得一般,出身也不好,浑身上下就算是拿着放大镜找,好像也找不出什么特别的优点

  而你就不一样了江择一,你从到大,别的不说,布桐是你的表妹啊,你从看着她长大,审美自然应该也会以她为标准吧?”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