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24章 暗中跟着她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没心情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妈,现在正是我们一家人齐心协力共渡难关的时候,当我求求你了,多关心关心我爸,可以吗?”黎晚愉努力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起身道,“爸,我去洗个手,你吃好了我们该去医院了。”

  “哎,你去吧。”黎父等黎晚愉离开,恨铁不成钢地瞪了黎母一眼,“你能不能懂点事,晚愉已经很烦了,你别惹她生气了行不行!”

  “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招谁惹谁了我”

  黎父唉声叹气地摇着头,站起身去拿外套穿上。

  没一会儿,黎晚愉便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两个人没再搭理黎母,径直离开。

  黎母专心吃着早餐,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看父女两个这副样子,好像真的是有事情,该不会是像黎晚愉说的,老黎真的是生病了吧?

  而且看黎晚愉的表情,好像很严重的样子,别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时日无多了吧?

  黎母心里咯噔一下,想了想,急忙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黎晚愉带着黎父来到医院,脸上带着口罩和墨镜,在就诊室外面排队。

  这里是她查到的在帝都最好的肿瘤医院,每天人满为患,手上的号也是花高价从黄牛手上买到的,他们来晚了,前面排着长长的队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得到。

  黎晚愉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内心担忧又焦灼。

  “黎姐。”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黎晚愉抬头一看,是一个西装打扮的中年男人,笑着走上前问道,“您是黎姐吧?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来,快带黎先生这边请吧,我们安排了最好的专家,帮黎先生会诊。”

  “这是怎么回事?”黎晚愉一惊,她并没有把爸爸生病的事情告诉布桐,按理她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安排医院特殊照顾才对。

  “黎姐不必慌张,令尊的病情要紧,快跟我来吧。”

  黎晚愉管不了那么多,立刻点头道,“那有劳了,我爸在那边的椅子上休息,我现在就带他过来。”

  不远处,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身影从隐秘处走了出来,拿出手机汇报道,“择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叫医院给晚愉姐优先治疗了,我已经交代过了,会诊结果会及时通知咱们的。”

  “嗯,继续暗中跟着她,如果看到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惜一切代价帮她。”

  助理“”

  “额,择少,容我弱弱说一句,我是律师,您要我当狗仔兼守护神,是不是有点大材用啊?”

  “你只说对了一半,”江择一严肃的道,“你是狗仔没错,但守护神是我,明白?”

  助理“???”

  “择少,您不觉得您有点不对劲吗?之前叫我去调查那个楼星宇的事情,是为了晚愉姐,现在更是动用关系出手帮她,择少,我可以理解为,我闻到了爱情的酸臭味吗?”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的做法又酸又臭?”江择一满含警告的声音传来,“我看你还是别当律师了,狗仔这个职业挺适合你的。”

  “别别别,择少,我不该讨论你和未来老板娘的事情,我多嘴,行了吧?”助理急忙麻溜地改口,“择少,黎姐进去了,我偷偷跟上前看一眼,不跟您说了啊,再见再见。”

  黎晚愉上上下下跑了一天,直到傍晚,才和黎父从医院出来。

  两个人回到酒店,发现房间里没有黎母的身影。

  “你妈这是去哪里了?该不会又去赌了吧?”黎父着急的道。

  “爸,你别担心,帝都是禁止赌博的,她想赌也没地方赌,更何况她身上也没什么钱,我打个电话问问。”

  黎晚愉刚拿出手机,手机便响了起来,她一看是布桐打来的

  电话,急忙接了起来,“表妹,你找我啊?”

  “晚愉,你在哪里啊?”布桐的嗓音压得低低的,“黎伯母现在在家里呢,爷爷知道黎伯伯生病的事情了,你们快点回来吧。”

  “什么?我妈去星月湾了?”黎晚愉吓了一跳,“她跟表爷爷胡说些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总之你先带黎伯伯回来再说吧。”

  “好,我们马上回去,你稳住我妈,千万别让她胡说八道啊。”

  彼时,布桐挂上电话,远远地看着客厅里正在跟布老爷子哭诉的中年女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姐,你看看她,还是老样子,晚愉她爸都生病了,她跑来这里哭诉,却是在担心自己以后的生活,对自己丈夫的情况一问三不知,像什么样子。”张妈走上前来抱怨道。

  “算了,我已经打电话给晚愉了,她很快就会回来了,你去叫厨房多准备点菜。”

  “姐,你不会还要留他们住下来吧?虽说我们爱晚愉,应该要爱屋及乌,可是她这个妈,怎么也让人爱不起来啊,你看,孩子是不会骗人的,连争争和公主都不喜欢她,打了声招呼就跑了”

  “点声,别让她听到了,”布桐急忙制止道,“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晚愉的妈妈,就算是为了晚愉,以后也不能说这种话。”

  “知道了姐,当着晚愉的面,我自然是不会多嘴的。”

  “好了,去准备晚餐吧,我给我老公打个电话,叫他安排医疗团队,给黎伯伯看病。”

  “好,我这就去准备晚餐。”

  布桐重新拿起手机,刚想打电话,便看见厉景琛迈着大长腿从门外走了进来。

  “呀,这是布桐的老公吧?长得可真帅啊,老首长,您可真有福气啊,找了个这么优秀能干的孙女婿,我要是有您这个福气,做梦都要笑醒了。”黎母站起身,上前一顿猛夸。

  厉景琛不露痕迹地皱了皱眉,开口问道,“爷爷,这位是”

  “景琛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晚愉的母亲,你黎伯母。”

  “黎伯母。”厉景琛淡淡地打了声招呼,道,“你们坐,我先回房换件衣服。”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