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49章 早跟他在一起就好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你别说了,”布桐靠坐在床头,脸色苍白如纸,失控地摇头,“我怎么可能不记得,可是不可能的,我哥不会离开我的,他那么疼我,那么疼争争和小月牙,他怎么可能舍得不回来呢?老天爷不会对我这么残忍的,我已经失去很多人了,不能再失去我哥了”

  “你说得对,一定是弄错了,现在的新闻为了噱头,什么都编得出来,一定没有这么严重的,我要去机场找他,他一定会回来的,我要去接他回家!”

  黎晚愉转身,跌跌撞撞地往外走去。

  布桐哭着吩咐钱进,“你快跟去照顾好她,别让她出什么事。”

  “是,小姐。”钱进急忙跟了出去。

  黎晚愉来到机场的时候,航空公司正在召开记者会,接待大厅被记者和家属围得水泄不通。

  伴随着记者的提问声和家属的哭声,现场一片混乱。

  黎晚愉站在角落里,耳边嘈杂的声响似乎渐渐远去,留下的只有一阵阵轰鸣声,不断地刺激着她的耳膜,震得她的头痛得像是要裂开。

  黎晚愉扶着墙,才勉强让自己站稳,没有倒下去。

  “晚愉,你怎么了?”钱进走进来,见状急忙上前去扶她,“我叫机场安排了一间休息室给你,你如果要留下等消息,就去休息室里等吧,这里人多眼杂,万一你的身份曝光了不太好。”

  黎晚愉点了点头,任凭着钱进扶她离开。

  休息室就在不远处,关上门,耳边瞬间安静了下来。

  黎晚愉坐在落地窗前的单人沙发上,看着窗外在夕阳下起起落落的一架架飞机,缓缓开口道,“钱进,你说,要是他回不来,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钱进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黎晚愉扯了扯唇角,接着道,“这些年,我跟在表爷爷身边,看着林澈作妖,看着我表妹和我表妹夫的遭遇,我以为我早已看惯了生离死别,可是原来,当意外再一次来临的时候,我依然承受不住

  刚刚我看到了很多画面,有一个老爷爷,看上去年纪跟表爷爷差不多大,他说他的老伴在那架飞机上,是飞去英国看他们的女儿的,他是那么多家属里,难得没有去质问工作人员的,他只是一个劲地在那责怪自己,怪自己没有陪他老伴一起坐上飞机,他说他的老伴一定很害怕”

  “晚愉,你别说了。”钱进的心也是乱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还有一个年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她坐在墙角里,一直在哭,她的闺蜜在旁边安慰她,从她们的对话中我知道,女孩的男朋友在那架飞机上,他在英国工作,而女孩在国内,异地恋维持了三年,分分合合无数次,这次春节,两个人终于决定结婚,男孩也愿意放弃国外的工作回国发展,他这次出国,是办离职手续的,他们连结婚日期都定好了,就在今年的5月20号”

  黎晚愉抬手捂着脸,泣不成声,“飞机上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羁绊,在这里等候他们的人,也都跟他们紧密相连,所以钱进,你知道我最难过的是什么吗?

  是我连为江择一焦急难过的资格都没有,我算他的什么?亲人吗?我们没有实质的血缘关系。

  朋友吗?我和他似乎从来没有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像朋友一样相处过。

  所以我明明那么着急,那么害怕他出事,却发现自己连一个站在这里等他的身份都没有”

  “晚愉,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跟择少相互喜欢,只是你一直在逃避,”钱进在她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望着窗外夕阳西下的天空,缓缓开口道,“我也是农村出来的,多少有点懂你,叫你接受择少,跟叫我接受小姐有什么区别,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这不是够不够相不相爱的问题,而是门当户对的现实,门不当户不对的两个人,就算在一起

  起了,也会面临比别的情侣要多得多的问题。”

  “没想到最能理解我的人居然是你,钱进,可是我现在真的后悔了,如果我一直以来不这么瞻前顾后就好了,如果我早跟他在一起就好了,至少现在我就可以坐在大厅里,跟那些家属一样,肆无忌惮地发泄自己心里的痛苦,我可以一直等着他,一年、两年、十年,哪怕是一辈子,我也愿意为他等候,不像现在,我好像连哭的资格都没有”

  “你当然可以哭,你爱择少,为什么不能哭,你有资格哭的晚愉。”

  黎晚愉摇了摇头,“不,我不哭,江择一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不能哭,会把好运哭没的,我要笑着等他回来,接他回家。”

  钱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坐在一旁默默地陪着她。

  时间一分一秒,缓慢得仿佛被延长了无数倍。

  已经是饭点的时间,记者们撤了一大半,只有一小部分人坐在椅子上啃着面包,家属们也被工作人员安抚了下来,机场给他们发放了泡面和面包,但是没几个人吃得下,一个个疲惫不堪地在继续等消息。

  钱进出去买了吃的,可是黎晚愉一点胃口都没有,走出休息室,远远地看着那些家属。

  突然,电视上出现了最新的报道,所有人都振奋了起来,齐刷刷地起身盯着屏幕在看。

  新闻称,疑似有渔民目击飞机坠落在海上,救援部队已经迅速赶往渔民说的方向,争取时间搜救。

  “坠落在海上,那存活的概率不是基本上等于没有了吗?我的儿啊”一位大妈惊呼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机场早就做好了应对措施,提前让医生护士在外边候着,很快把人送去了医院。

  “老伴啊,海里是不是很冷?你最怕冷了,怪我,我应该陪着你去的,应该多带几件衣服陪着你去的”老爷爷盯着电视屏幕,须臾间仿佛老了好几岁。

  坐在墙角的女孩,紧紧抱住身旁的闺蜜痛哭出声,“他不回来了,他不会回来了对不对?我的婚礼再也不会到来了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