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57章 要单独见你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懂我懂,表妹,我懂你,换成是江择一的话,我也愿意陪他上刀山下火海的,要不我们再跟表妹夫商量商量,找一个最万全的方法吧,你放心吧,方法总比困难多嘛。”

  布桐坐直了身子,弯了弯唇角,道,“不说这些了,小月牙快下课了,我得打起精神,这丫头聪明得很,我每次心情有点异样她都能察觉,然后一个劲地追问我是不是心情不好,我都被她问怕了。”

  “哈哈,咱们家月牙是小天使,生来就是帮你赶去烦恼的,走吧,我们去找她吃午饭。”

  “嗯。”

  那晚之后,厉景琛再也没有和布桐说过出国的事情,布桐也心照不宣地没有再提起,只是她知道,宋迟和沈彦来家里都是商量这件事。

  周六的晚上,夏晴跟着沈彦一起来星月湾吃晚饭,饭后,几个男人去了书房,夏晴和布桐坐在客厅里聊天。

  “太太,小公主又长高了不少。”夏晴微笑着道。

  “对啊,小朋友长得很快的,尤其是你们家小夏夏,这才几天不见啊,好像又长大了一点。”布桐抱着沈知夏,简直爱不释手。

  “妈咪,妹妹可爱,月牙儿想每天陪妹妹玩。”小月牙坐在旁边,小心翼翼地摸着沈知夏的小手。

  “那小月牙可要好好学习了,这样才能给妹妹当好榜样。”

  “月牙儿会乖乖的。”小月牙认真地保证道。

  “嗯,月牙儿越来越乖了,是妈咪的小骄傲。”

  “太太,小公主还真是越来越乖巧了,我听沈彦说,她现在上课都不偷懒了,以前总是找各种借口不想上课。”

  “对啊,我们家的小顽皮总算是收心了,你不知道我和我老公跟她说了多少道理她才听进去的。”

  “先生和太太教育得好,以后我要多跟您取经,把我们家小夏夏也教育得像小公主一样。”

  布桐把小夏夏交给小兰,“带她们两个去玩具房玩吧。”

  “是,太太。”

  小月牙见沈知夏被抱走了,急忙吭哧吭哧地跟上。

  布桐一边给夏晴的杯子里加着茶水,一边开口道,“夏晴,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回来上班啊,平时把小夏夏带来星月湾,你也可以照顾她,家里这么多佣人,你忙的时候都能帮你照顾她。”

  “我当然愿意了,”夏晴激动的道,“太太,自从经历了上一段失败的婚姻,我更加懂得女人独立的重要性,沈彦是对我很好,无条件地爱着我和小夏夏,可是夫妻之间想要幸福,必须掌握好其中的平衡,两个人势均力敌,关系才不会失衡,我现在在家带孩子当然也是我愿意的,但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放弃我的事业,可是我带着小夏夏来上班,会不会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的,虽然家里也有医生,但是小月牙跟你比较熟,有你照看我会踏实很多,而且星月湾的环境不比你家里差,小夏夏在这里还可以陪着小月牙一起长大,不是挺好的吗?”

  夏晴笑了笑,“太太,我这辈子,仰仗了您太多了,如果不是因为遇见您,我的人生还不知道有多糟糕”

  “你又说这些见外的话了,好了,那就这么说定了,你随时可以回来上班。”

  “谢谢太太。”夏晴喝了一口茶,道,“太太,这些日子,沈彦好像一直在和先生忙着那个暗杀组织的事情,他也跟我说了,您想跟先生一起去,您去的话可不可以带上我啊?我是医生,多少能有个照应。”

  “你瞎想什么呢,小夏夏还这么小,你怎么能去冒险?”

  “那争争和小公主一样还小,太太为什么就能跟着去呢?”夏晴反问道。

  布桐一听便听出不对劲了,淡淡一笑,道,“是我老公叫你来劝我的吧?”

  夏晴没有否认,“先

  生的确让我来跟太太好好说说这件事,但不单单是这样,先生去的话,沈彦也会去,我也是真的想去的,我的心情,跟太太的心情是一样的。”

  “不一样,”布桐莫名感觉一阵悲伤从心底涌了上来,“你想去,但是因为小夏夏还小,你是不会去的,我当然知道我还有爷爷和孩子需要我照顾,但是我说服不了我自己,我失去过他一次,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我宁愿陪在他身边面对一切未知,也不想在看见他的地方守候,这种心情,你们是不会理解的。”

  “我知道当初太太失去先生时有多痛苦,所以我也跟先生说了,可是在他看来,您留在家里才不会让他分心,太太,先生这是在上战场,不能有一点分心的,您不跟着去,才是最好的。”

  “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做不到,如果可以,我宁愿是我去,也不想让我老公面临一点点的危险,”布桐揉了揉太阳穴,道,“算了,不说这些事了。”

  “太太,您不要激动,不说了不说了。”夏晴急忙安抚道。

  “嗯,如果我老公问你,你帮我劝劝他,只要能让我跟在他身边,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夏晴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太太。”

  帝都的春天很短,夏晴回到星月湾上班后的没几天,气温便节节攀升,一度有种快要入夏的错觉。

  旅行计划取消之后,布桐没有再接新的剧本,安心在家里相夫教子,但她潜意识里,总感觉自己是在等待一件事情尘埃落定。

  尽管知道,自己可能无法掌控这件事情的走向。

  午后,布桐睡醒下楼,准备去看看小月牙,钱进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几分凝重,“小姐,林澈说要见你。”

  “没什么好见的,我不见。”布桐冷漠地拒绝道。

  “小姐,”钱进凑到布桐身边,压低嗓音道,“可是林澈说,他要跟你说的,是关于另一个暗杀组织的事情。”

  “真的?”布桐蹙了蹙眉,“他愿意开口说出另一个暗杀组织的事情了?”

  “具体我也不知道,看守他和小丁的保镖在电话里是这么说的,但是林澈还说,要单独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