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68章 找不回来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扯了扯嘴角,“是啊,她爹地每天晚上都要跟她聊天沟通,语天赋被他激发出来了,有时候连我都说不过她。”

  “表妹,你去睡一觉吧,择一马上就到了,找人的事情交给他指挥,你好好睡一觉,不然这么不吃不睡的,身体会垮的。”

  “我不是不吃不睡,就是没什么胃口,而且睡不着而已,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有数的,你别担心。”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黎晚愉紧紧抓住她冰凉的双手,“你知道你现在这副样子让我想起了什么吗?让我想起了那年,表妹夫飞机失事之后的样子,你就是这样每天坐着发呆,然后有一天撑不下去了就想不开

  布桐,我知道你心里很痛苦很害怕,我求你了,你哭出来,不要憋在心里,别让我们担心行不行?”

  “晚愉,你想多了,我现在真的没时间哭,我要冷静,想想还能有什么办法能找到我老公,还有,你放心,我不是当初的我了,爷爷和孩子都在家里等着我,我不能倒下,更不会在这种时候想不开,”布桐垂眸,看着面前茶几上摆着的外卖盒,“你不就是想让我吃饭睡觉吗?我吃还不行吗?”

  黎晚愉看着布桐打开包装袋,把饭菜拿出来开始大口吃,却没有高兴起来,难受地站起身,走到窗户边,背对着她直抹眼泪。

  “小姐,”病床上的钱进担忧地开口道,“你筷子拿反了。”

  布桐正往嘴里喂饭的动作一顿,缓缓把餐盒和筷子放回到茶几上,起身道,“我真的不饿,钱进,你好好休息,我再去看看事发当天的视频,找找看有什么被遗漏的线索。”

  黎晚愉擦了擦眼泪,转过身来,“我陪你一起去。”

  “好。”

  布桐拿着手机,反反复复把视频看了几十遍,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布桐,你累了,先别看了,歇会儿吧。”黎晚愉实在看不下去了,抢过她手里的手机,“刚好快没电了,我给先给你充上电。”

  布桐缓缓靠在了沙发上,修长卷翘的睫毛颤了颤,轻声道,“这是他留给我的最后的身影了”

  “布桐,你先别想这么多,咱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只要一天没找到尸体,就不能放弃希望,而且我相信表妹夫不会舍得就这样丢下你的。”黎晚愉安慰着,尽管连她自己都觉得她的安慰是这么无力。

  “诗爷也舍不得丢下我,还不是一样没回来?”布桐涩然一笑,“尽管大家嘴上都不说,其实心里都知道,诗爷基本上是回不来了,难道现在还要让我像失去诗爷一样失去我老公吗?所以死不见尸才是最折磨人的”

  黎晚愉刚想开口,门外便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黎晚愉急忙去开门,看见风尘仆仆的江择一正站在门外。

  “择一,你终于来了。”黎晚愉松了一口气。

  “抱歉,我来晚了,布桐呢?”

  “在里面呢。”黎晚愉急忙让他进来。

  江择一迈开长腿,走到布桐面前,蹲下身,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桐桐,具体情况我已经从宋迟那里了解了,你做得很好,安排得没有问题,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休息,找琛哥的事情交给我,新一批的无人机已经到位了,会全部出去找,相信很快会有消息的。”

  “哥”布桐轻柔的嗓音里爬上了一丝颤抖,“他会回来的,对吗?”

  “当然,琛哥是个而有信的人,他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你照顾好自己,别让我为你分心,好不好?”

  布桐用力点点头,“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睡觉,你有消息了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放心吧,我会的。”

  江择一站起身,给黎晚愉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前后脚走了出去。

  “

  择一,你累不累啊?要不要我去给你买杯咖啡?”黎晚愉问道。

  江择一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我不累,这边治安不好,你没事千万不要到处乱跑,在这里陪着桐桐。”

  “我知道,我一直寸步不离守着她,连睡觉的时候都不敢睡太死。”

  “辛苦你了,我得去找琛哥了,你看着布桐,她嘴上说着会睡,但肯定是睡不着的,”江择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药盒,“这是我来之前让医生开的安神药,没有副作用,我已经问过医生了,布桐现在可以吃,你把药放进水里给布桐喝,让她好好睡一觉。”

  “我知道了,你一定要小心啊。”

  “我不会离医院太远,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我很快回来。”

  “好,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布桐的,你放心吧。”

  江择一看着她,眼神温柔而深情,在她眉心落下一吻,“那我走了。”

  “一切小心啊。”

  “嗯。”

  黎晚愉目送他离开,收回视线,转身回到房间里,果然看见布桐又重新睁开了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

  黎晚愉没上前,去倒了一杯热水,偷偷拿了一颗药放进水杯里,端上前递给布桐,“表妹,天气又干又冷的,开着空调也不舒服,你喝杯热水吧。”

  布桐僵硬地坐起身,接过水杯,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水,把杯子递还给黎晚愉后,重新躺了下来。

  黎晚愉刚转过身,布桐便轻声开口叫住了她,“晚愉”

  “怎么了?”

  “我从来不是一个天真到逃避现实的人,所以你说,他如果真的跟诗爷一样,找不回来了,我该怎么办啊”

  黎晚愉拿着被子的手一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落在坏人手里,回来的机会应该比诗爷还低吧?他如果回不来,家就没了,什么都没了。”

  “布桐表妹,你别往坏处想,万一一会儿他们就把表妹夫找回来了呢?没有发生的事情,就不要拿来折磨自己了好不好?”

  布桐闭上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我能做的都做了,我努力让自己冷静坚强,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他不能就这么丢下我们,孩子还这么小,不能没有爸爸,我不能没有他,他必须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