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75章 我要回去陪女儿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脑电波异常?”布桐根本听不懂,“是什么意思,真的是大脑受到损伤了吗?”

  “据我推测,总裁很有可能被高强度的电流电过,所以才导致脑电波异常。”

  “也就是说,他对我冷漠,不是装的,而是脑部受损?”布桐的大脑一片混乱,“可是他并没有忘记我啊,他没有失忆什么的,他记得所有的人,也包括我,只是对我的态度判若两人了。”

  医生焦灼地思考着,道,“太太,要不还是找几个专业的脑科和神经科医生来给总裁会诊吧,我不是这方面的权威,不好给出专业的诊断结果。”

  布桐急忙答应,“好,你去找,找最专业的,要快。”

  “是,我现在马上去安排。”医生说完,一边拿出手机一边走了出去。

  “桐桐,你先别急,我也去联系最权威的医生,来一起会诊。”江择一安抚道。

  布桐坐不住,起身走了出去,黎晚愉急忙跟上。

  厉景琛被安排在vip病房,布桐进去的时候,男人正在换衣服。

  “老公,你要去哪里?”布桐问道。

  “不是已经检查过了吗?还在医院待着干嘛?”厉景琛冷冷的道,“我要回去陪女儿。”

  “不行,检查还没彻底做完,咱们还是现在医院住一晚吧,我打电话跟爷爷说,咱们明天回去。”

  厉景琛充耳不闻,直接越过她往门口走去,“我答应了女儿晚上要给她讲故事,不能爽约。”

  “你给我站住!”布桐大声叫住了他,走到他面前,扬着下巴盯着他,“你不是装的对不对?那你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要这样对我?”

  男人眯起双眼,淡笑着道,“我怎么对你了,嗯?”

  “你从醒来到现在,正眼看过我一眼,给过我一个好脸色吗?”布桐强忍着心底的委屈,不让自己崩溃,“老公,医生说你的脑电波有点异常,还说你被电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配合一下说清楚,别让我着急行吗?”

  男人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勾起她的下巴,轻笑一声,道,“如果我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那你现在对我是什么感觉?你明明记得我,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啊?”布桐急得快哭出来。

  男人看着她委屈的表情,皱了皱眉,松开手,转过身去,“人对任何事物都有腻的一天,我对你也不例外。”

  “不可能的!”布桐绕到他面前,抬着头,倔强地看着他,“或许厉景琛会不爱这世间的一切,但是他绝对不可能不爱布桐!”

  男人眸光一顿,突然感觉脑袋里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咬着,双手抱着自己的头,整个人蜷缩着俯下身来,喉间发出痛苦的叫声,“啊——”

  布桐一惊,急忙扶住他,“老公,你怎么了?老公?你别吓我啊!”

  站在一旁的黎晚愉急忙去叫医生。

  布桐还没扶稳厉景琛,他便轰然倒地,直接晕了过去。

  “老公——”

  脑科和神经科的医生相继赶来,为昏迷中的厉景琛做了详细的检查。

  隔着玻璃窗,布桐能看到几个医生围着病床上的厉景琛,一直在讨论着。

  光看他们的表情,布桐就能猜测到情况有多么棘手。

  几个医生讨论了大半个小时,才终于从病房里出来。

  “情况怎么样?我老公为什么突然晕倒了?”布桐急忙上前问道。

  “太太,您先别急,情况比较复杂,”为首的中年男医生推了推脸上的眼镜,一脸凝重的道,“根据我们的会诊结果,综合您描述的症状,初步判断,先生极有可能是被电流反复折磨过,导致产生了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也就是俗称的人格分裂。”

  “人格分裂?”布桐

  桐的脸唰的一下白了下来,“我也只是听说过这个症状,是指人体内有双重人格甚至是多重人格,每一个人格的脾气秉性和行为模式都截然相反,比如一个善良的好人,分裂出来的另一个人格很有可能就是穷凶极恶之人,对吗?”

  “大概率来说,是会有这样的可能性的,每一个人格之间会有较大的反差,虽然公用一个身体,但是却判若两人。”

  布桐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好在江择一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江择一望向医生。

  “择少,太太,我们现在也只是初步判断,具体要等总裁醒来,在他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才能确诊。”

  “知道了,这件事情要对外保密,一点风声都不能泄露,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吧。”

  “择少,我们明白,”几个医生纷纷颔首,“我们现在就去准备,做一系列的对应措施。”

  “嗯。”

  等医生离开,江择一和黎晚愉扶着布桐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想起来了”布桐突然开口道,“那天他醒来的时候,跟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说,我不就是长得好看点,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喜欢我

  当时我就觉得,眼前这个人不是我老公,可是他明明就是厉景琛本人啊,所以刚刚医生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现在驾驭厉景琛的,已经不是他自己了”

  “布桐表妹,现在还不能确定,你先别急,我看表妹夫除了对你,对其他人的态度并没有改变啊,按理他如果真的判若两人了,不可能只针对你的吧?”

  “我只知道,现在的厉景琛,眼里根本没有我,不仅如此,他好像还特别讨厌我,我们从结婚到现在,这是前所未有的,”布桐扯了扯嘴角,面露苦涩,“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老公会讨厌我”

  “布桐,坚强点,如果真的是人格分裂,琛哥也是身不由己的,这个时候你更不应该倒下。”江择一沉声道。

  布桐点点头,“我知道,这不是他的选择,他是最爱我的,怎么可能讨厌我?我不怕,有病治病,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他的,他一定可以回来的。”

  “你能这么想最好了,记住,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别憋在心里,这么多人在你身边,总能帮你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