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77章 你叫我什么?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如果我不愿意治疗呢?”男人眯起双眼,“布桐,我既然来了,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离开?”

  布桐嘴角的笑容更浓了,“我知道你是我老公的另一面,所以你也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只可惜啊,最起码这辈子,这具身体不属于你掌控,所以我根本不会接受你嘴里的所谓的现实,我的现实就是,我老公一定会回来,所以你必须配合治疗。”

  “啪啪啪”厉景琛不怒反笑,抬起手慢悠悠地鼓起了掌,“不愧是布家的孙女,骨子里的霸气挡都挡不住,只可惜,你别想斗得过我,我跟你保证,再怎么治疗,他也不可能回得来。”

  “那咱们就走着瞧,”布桐不甘示弱的眼神坚定地看着他,“不过有一件事情我想你没搞清楚,你只是一个人,而我,是跟我老公两个人在跟你抗争,我不相信他会允许你的存在,所以你等着看我们夫妻两个人能不能斗得过你。”

  厉景琛的胸口剧烈地起伏了起来,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把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摘了下来,往地上用力一扔。

  吴妈一惊,急忙蹲在地上找,找了好一会儿,才在角落里找到了戒指,交给了布桐,“太太。”

  布桐接了过来,脸上没有一丝波澜,笑着道,“换成是我老公敢这么做,我早就让他跪榴莲了,既然你不是他,那我就放过你这一次,戒指我先替我老公保管着,等他回来我亲自给他戴上,给我起来喝粥。”

  厉景琛:“”

  男人自然是不肯配合的,布桐也不着急,“既然你不吃,就饿着吧,身体撑不住了我让医生给你输液,反正死不了就行。”

  厉景琛:“”

  “叩叩叩。”

  病房的门突然被敲响,值班的护士走了进来,“厉太太,医生让您去一趟。”

  “知道了,”布桐应了声,叮嘱吴妈,“照顾好先生,别让他乱动,毕竟门口有保镖,他也离不开这里。”

  吴妈颔首,“我知道了太太。”

  布桐看了床上脸色铁青的男人一眼,淡淡一笑,倨傲地转身离开。

  “靠!”厉景琛咒骂了一声,掀起被子把自己从头到脚埋了进去。

  布桐关上房门,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起来,良久,才整理好思绪,深呼吸一口气,往医生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几个医生坐在会议桌前,还在观看墙上投影仪里的监控画面,见布桐进来,纷纷起身恭敬地问好。

  “太太。”

  “太太好。”

  “都坐吧,”布桐抬抬手,示意他们坐下,拉开主座上的椅子坐了下来,“怎么样?看出什么了吗?”

  “太太,虽然总裁自己已经承认了,但是我们接下来还是会给他做一系列的测试和检查。”其中一个医生道。

  布桐点点头,“严谨点当然最好,择一那边已经联系国际上的专家来跟你们组成一个治疗小组,在保证我先生健康的前提下,尽快医治好他。”

  “我们明白,太太放心,只是”为首的医生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总裁不是一般人,这家医院都是他开的,他如果不配合治疗,我们根本不能用强的,到时候恐怕”

  “这点你们不用为难,”布桐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强调道,“只要保证不伤害我先生的身体,任何治疗手段我都能接受,治疗的时候我会全程在场,需要强硬的时候我会配合答应的,不会让你们为难。”

  “那就好,有太太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毕竟万一总裁怪罪下来,我们可就大祸临头了。”

  “嗯,有什么后果我会承担,不会殃及你们,你们只管好好治好我先生的病就行。”

  “太太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那你们先忙,我

  还有事,先走了。”

  “太太慢走。”

  布桐在保镖的陪同下来到顶楼的天台,透了会儿气,拿出手机给严争打了个视频电话,没一会儿,黎晚愉便找到了她,着急的道,“布桐表妹,我到处找你,表妹夫那边出事了,他不肯配合医生,在发脾气呢,你快去看看吧。”

  布桐急忙挂上电话,跟黎晚愉一起离开。

  vip病房里,厉景琛正拿起双手能触碰到的东西砸向医生,地上落了一地的枕头被子和水果。

  “老二,你干什么?”布桐推门走进去,气呼呼地看着他。

  厉景琛举着花瓶的手蹲在空中,转头望向她,“你叫我什么?”

  “你不是第二人格吗?叫你老二有问题?”布桐冷声道,“把花瓶给我放下,你砸不死任何人,摔东西只会显得你很幼稚。”

  “哗啦”一声,男人手中的花瓶被他重重砸在地上,碎片散落一地。

  医生和吴妈都被吓得不轻,连黎晚愉也被病房内的低气压震慑住,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而两道电光火石的视线,却在空气中碰撞在一起。

  布桐盯着男人漆黑深邃的双眼,努力压下胸口的起伏,一字一句的道,“老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半个小时前,你还在信誓旦旦地跟我说,你除了不爱我,跟我老公一模一样,是吧?”

  厉景琛缓缓在床头上靠了下来,好整以暇地看着她,“so?”

  “所以你现在的行为,严重打脸了,你不觉得自己的脸很疼吗?”布桐淡淡一笑,道,“我老公是一个有修养的人,除非是对付坏人,否则,不会对身边的人做出这样的事情,用被子枕头砸人,小月牙都干不出这种事。”

  厉景琛:“”

  布桐见他一脸吃瘪的模样,嘴角的笑意更浓也更冷了,拉开椅子在床边坐了下来,双手环胸看着他,“老二,你知道我一定会送你来医院检查,所以从昨天回来开始,你就想方设法在伪装,让爷爷和孩子没有怀疑你,因为我刚刚冷静下来仔细回忆了一下,你昨天看着争争和小月牙的时候,眼里的感情不像是发自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