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79章 只有一个可能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你到现在还认为你有今天是我的责任?”布桐已经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了,“你蛰伏在布家,企图杀害我唯一的亲人,从我结婚后一直在害我丈夫,给我女儿下药,这些事情是我逼你做的?

  林澈,如果你从一开始没有存着坏心思,你不会有今天,你可以健康地活着,风风光光地打理聚星,你会跟向晨结婚,你们的孩子现在已经比小月牙大了,你问问你自己,你难道不后悔吗?

  你明明有无数次的机会让自己做一个正常人,走到今天的每一步路都是你自己选择的,没有人逼迫过你,不是吗?就因为你喜欢我,你就理所应当地把所有痛苦强加在我的身上,林澈,我只能说,被你爱上,是我今生最大的不幸”

  林澈缓缓闭上双眼,紧绷着脸,道,“现在后悔有用吗?一切还能回到过去?桐桐,其实从一开始,我就预想过这个结局,你会恨我,我会生不如死,可是跟这个结局相反的一面实在是太美好了,我宁愿幻想着你能爱上我,宁愿去赌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也不想以哥哥的名义陪在你身边。

  你问我后不后悔,其实我不后悔,虽然我失败了,但是我不后悔爱你,从来没有后悔过。”

  布桐的眼底一片湿润,“其实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多善良的人,人这一辈子,要当一个绝对的好人太难了,所以你看,在你眼里,我是一个对你毫无怜悯之心的坏人。

  好多个夜里,我都会梦见我们一起长大的那些年,梦醒的时候,我问我自己,为什么我和澈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明明可以当最亲的人,为什么要这样互相伤害,让对方都不快乐,甚至相互恨着对方”

  林澈睁开眼睛,静静地看着她,胸口像被什么硬物堵住,痛苦得快要透不过气来。

  布桐一闭眼,眼泪顺着眼泪滑落下来,“从小到大,我没求过你什么,这一次,当我求你,收手吧,都走到这一步了,你还想怎么样呢?死真的会让你开心吗?答应我,我们不要再互相折磨了,退一步,给彼此都留一条生路好不好?我好累,真的好累”

  “桐桐”林澈想要伸出手帮她擦眼泪,可动了动手,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根本无法动弹,“我都已经忘了,你有多久没这么好好跟我说过话了,我要的其实不多,可你就是不愿意给我”

  布桐痛苦地摇着头,“我给不了,你要的是爱,我真的给不了,我所有的爱都给了厉景琛,不可能分给任何人,其他的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罢了,”林澈深呼吸一口气,道,“如你所见,我被困在这里,别说是离开了,就算跟外界联系都没有办法,厉景琛出国剿灭暗杀组织的事情我也不得而知,是之前你让保镖有意转达的时候我才知道的。”

  “我没说你有参与这件事,我想知道的是,绑走他的人是谁,跟那个恐怖组织有什么关系,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他们是从暗杀组织离开的,为首的是暗杀组织首脑的大徒弟,听说带走了二三十号人,具体的我不是很清楚。”

  布桐继续问道,“他们背叛了暗杀组织?”

  “不算背叛吧,那个人很疼这个大徒弟,但是他徒弟志不在此,可能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也可能是真的太疼他了,总之他就是放走了他,还有那些想要追随他徒弟的人,他都给了解药,放他们走了。”

  布桐蹙眉,“那他徒弟知道暗杀组织被我老公剿灭了,所以绑走他试图报仇?可是如果是为了报仇,他们早就动手了,不可能放我老公回来”

  “桐桐,我小看你了,”林澈苦涩地笑了笑,“以前我总觉得,你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公主,天真烂漫,天塌下来永远有人给你顶着,你什么都可以不操心。

  可其实在巴黎的这几年,你锋芒毕露时,我就知道,你身上的光芒,没有人能

  挡得住,你聪明,心思细腻,有与生俱来的领导才能。”

  “我不想锋芒毕露,只想安安静静当厉太太,可是你让吗?你们让吗?换成是你这种怨天尤人的心态,我是不是就该抱怨,是你们把我逼成这副样子的,嗯?”布桐闭了闭眼,道,“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那个人。”

  “你这么急着找他,是跟厉景琛有关吧?”林澈看穿一切,“说吧,厉景琛怎么了?”

  布桐没有隐瞒,“他被人电击,导致人格分裂,现在第二人格掌控着他的身体。”

  “人格分裂?”林澈也吃了一惊,“那他现在什么情况?判若两人了?”

  “其他方面还好,唯独有一点,他现在格外厌恶我。”

  “厌恶你”林澈蹙了蹙眉,像是慢慢想起了什么,脸上的表情放松了下来,喉间溢出暗哑的笑声,“桐桐,你终于感受到我的痛苦了对不对?被深爱的人厌恶,是不是特别扎心,你心里一定很痛苦吧?”

  布桐看着他,“林澈,你跟那个人是什么关系?这件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

  林澈的笑声越来越大,“认识他又怎么样?厉景琛已经这样了,就算你把他找出来,也挽回不了什么我说过了,我一直在你的监视范围内,根本没机会跟外界联系。”

  布桐紧抿着唇角,冷声道,“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怎么才能找到他。”

  “名字只是一个符号,随时可以换,他的行踪我也不可能知道,桐桐,我劝你别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了,就算找到了,他也不可能帮你的。”

  “那你告诉我,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布桐追问道,“我曾经想过,不是为了报仇,难道是为了钱?可是明显不是,unusual集团的股份全部都在我的手上,他如果是为财,早就拿厉景琛威胁我了,所以我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