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80章 谁是附属品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林澈盯着她,只见女孩唇瓣微启,一字一句的道,“是为了你,林澈,让厉景琛变成这样,让他失去自我判若两人,最高兴的人应该是你吧?”

  林澈淡淡一笑,“照你这么说,我已经被困了,还能操控外面的事情,找人害厉景琛?桐桐,你不觉得我很可怕吗?那你还在等什么?赶紧杀了我啊。”

  “你少用激将法激我,如果真是我说的这样,那个人一定会来找你的,留着你才能引出他。”

  布桐说完,便转身走向了门口。

  “桐桐!”林澈大声开口叫她。

  布桐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身后传来林澈有些颤抖的嗓音,“你刚刚流的眼泪,是真心的,还是在演戏?”

  “我没心情演戏,”布桐淡淡的回,“我是真的累了,如果可以,我们别再互相折磨了,我说过的话不会变,你不用去监狱了,你在这里跟坐牢也没什么区别,在这待着吧。

  还有,小丁是真的爱你,你不应该这样对她,算是为了她,你也不应该轻生,你死不足惜,可是你死了,她真的成为孤儿了,我知道你们的出身是身不由己地,可是既然这辈子有缘成为了兄妹,别再伤害她了,你从小到大都在我面前努力扮演一个好哥哥的形象,到自己的亲妹妹身反而不行了,你不觉得可笑吗?”

  林澈的指尖狠狠一颤,胸膛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一击,漫出了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疼。

  小丁见布桐要走,急忙追到门口,“小姐,你等一下,谢谢你帮我说话,我求求你,让我见钱进一面吧,好不好?”

  “钱进现在在养伤,看见你的话,情绪肯定会不稳定,所以还是先缓一缓,等她身体好一些再说吧,”布桐看着她一脸难过的样子,犹豫了一下,道,“我答应你,一定让你见他一面。”

  小丁激动地弯下了腰,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小姐!”

  布桐看了身旁的江择一一眼,“哥,咱们走吧。”

  等进了电梯,一直没吭过声的江择一才开口道,“桐桐,你真的不打算把林澈送进监狱吗?”

  “哥,留着林澈,才有机会引出那个幕后黑手,送进监狱在这里难掌控,所以暂时还是先让他待在这里,一切等景琛好了再说。”

  江择一笑了笑,“其实林澈有一点说得没错,你我想象果敢能干,最起码我觉得,琛哥变成这样,你会崩溃的。”

  “我没有资格崩溃,”布桐微微一笑,“家里老的老小的小,集团里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处理,我怎么可以崩溃?你放心吧,我现在忙得没时间乱想,再说,景琛能活着回来,已经是对我天大的恩赐了,我没有资格抱怨,现在要做的,是照顾好他。”

  “桐桐,你能这么想我放心了,家里晚愉会帮你照顾,集团那边有沈彦替你分担,我负责找专家替琛哥治疗,琛哥一定会好起来的。”

  “哥,辛苦你们了。”

  “最辛苦的人是你,我们都恨不得自己能帮你多分担一些。”

  “会好的”布桐敛了敛思绪,道,“对了,还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你说。”

  “之前剿灭暗杀组织的时候,伤亡不算特别严重,反倒是景琛被绑走那天,因为没有防备,被炸弹偷袭,死伤惨重,我已经让宋迟把名单列出来了,我在医院走不开,你帮我做好抚恤工作,等我有时间了,会一一门跟他们的家人道歉的。”

  江择一没想到布桐说的是这个,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无从说起,只能伸手揉了揉她的发心,“桐桐,苦了你了,这些事情,原本不需要你来承担。”

  “可这些事情是景琛要承担的呀,现在他没办法去做,我身为他的妻子,应该替他扛起来的,”布桐长叹一口气,“我并不觉得替他分担有

  什么,而是想起来,死了那么多兄弟,心里会难受,不过想一想,我能替我老公分担这份难受,也是好的。”

  “桐桐,别太难受,这种事情我们都不希望发生,但既然已经发生了,再难过也是于事无补,你放心,我会好好抚恤的。”

  布桐点点头,从电梯出来,走出这栋楼,看着阴霾的天空,眼底写满了茫然和无措

  布桐自然不可能把希望押在一个不一定能找到的人身,等厉景琛的身体恢复了一些,国外请来的专家一到,便让医生使用电击疗法为厉景琛治疗。

  厉景琛的意志力的确很强,每次都咬牙强忍着,疼得满头大汗青筋暴跳也不肯屈服。

  隔着一扇玻璃窗,布桐看着他,又心疼又难受,但只能强忍着。

  可是一连一个星期的治疗过去,厉景琛的第二人格始终存在,丝毫没有动摇过。

  厉景琛从治疗室出来,看见等候在门口的布桐,擦了擦脸的汗水,薄唇微启,笑着道,“我亲爱的太太,我早说了,我不会消失的,你是不是特别失望?如果我说,看见你失望的样子我特别高兴,你会不会又特别难过?”

  布桐回过神来,抬起头看着她,绝美的小脸扬起一个淡笑,“老二,说起来,你也是我老公的附属品,所以我这几天一直对你很友好,但是你也别得寸进尺。”

  “谁是附属品!”厉景琛闻,突然暴怒,伸手掐住布桐的脖子,“我告诉你布桐,我是我,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你听清楚了没!”

  “你干什么!”江择一冲来,一把推开他,“再敢动一下手试试?别以为你用着琛哥的身体我不敢揍你!”

  “哥,你别打他,”布桐急忙前护住厉景琛,“这是景琛的身体,别打他。”

  江择一没再动手,只是满含警告地瞪着厉景琛。

  厉景琛身子正虚,被江择一这么一推便推到了墙,缓了好一会儿,脸色才恢复如常,直接从江择一身旁越过,还不忘狠狠撞他一下,然后回到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