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84章 怕老婆的男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当然想了。”吴妈相当配合。

  “那你乖乖睡觉,月牙儿明天晚上就给你讲结局哦。”小月牙认真的道。

  吴妈忍俊不禁,“好,谢谢小公主,吴妈会乖乖睡觉的。”

  小月牙高兴地笑出了声,一转头,看见布桐正靠在门口的墙边看着她,兴奋地放下童话书,朝她伸出双手,“妈咪抱抱!”

  布桐弯了弯唇角,打起精神走上前,坐在床上,将她搂进了怀里。

  “妈咪,爹地不乖,到处乱跑,妈咪找到他了吗?”小月牙急切地问道。

  布桐轻轻摸着她柔软顺滑的头发,温柔的道,“找到了,但是爹地现在已经休息了,我们不能打扰他,小月牙乖乖跟着妈咪,好不好?”

  “那好吧,月牙儿乖乖听话。”

  “嗯,宝贝最棒了,快躺下睡觉。”

  “妈咪晚安。”小月牙在布桐脸上亲了一口,乖巧地躺下身,闭上眼睛,很快陷入了甜美的睡梦中。

  布桐俯身在她额头亲了一口,帮她盖好被子,冲着吴妈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去了书房。

  “太太,先生找到了吗?”吴妈关上门,去给布桐倒了一杯热水。

  布桐在书桌后面的大班椅上坐了下来,手肘抵在扶手上,撑着脑袋,一脸疲惫的道,“找到了,给他打了镇定剂,已经睡了,医生会值班守着。”

  “太太,您的脸色不好,是不是先生出什么事了?不然为什么要打镇定剂啊?”

  布桐回忆起酒吧里的那一幕,心依然揪着疼。

  “吴妈,你知道吗?我只在电视剧里看见过人格分裂病人犯病的样子,有两个灵魂在他的身体里,互相较劲,谁也不肯让着谁,反复切换着,当这一幕落在我丈夫身上时,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站在一旁默默流泪,眼睁睁看着他承受那样的痛苦,我什么都帮不了他”

  “太太已经很厉害了,”吴妈看着书桌上堆得高高的文件,心疼不已,“集团这么多工作,太太处理得有条不紊,还要照顾先生和孩子,大多数的女人都做不到您这样家里家外都扛着。”

  布桐淡淡一笑,“你提醒我了,我没有时间崩溃,今晚还得把这些文件看完,成年人的世界里,连崩溃都是需要规划时间的。”

  “太太,您累了,先去陪小公主睡觉吧,明天再做吧。”

  “今日事今日毕,地球不可能停下来等我一天再运转,”布桐一边说,一边打开了一份文件,“你去守着小月牙,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

  “那好吧,我炖了汤,这就去给您端一碗。”

  “好。”

  布桐喝了汤,处理完手上的工作,已经快到凌晨三点半了。

  她揉了揉酸痛的脖子,起身活动了一下,便打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书房连着房间,一开门,便看见小月牙抱着佩奇玩具猪睡得正香,吴妈靠在一旁的沙发上打盹。

  布桐放轻脚步走上前,给小月牙和吴妈都盖好了被子后,开门走了出去。

  “太太,”门外有值夜班的保镖看守着,看见布桐出来,急忙起身迎了上去,“您怎么还没睡?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我刚忙完,睡不着出来看看,”布桐看着他们,“辛苦你们了,想吃什么的话记得点外卖,我请客。”

  保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太太,我们不辛苦,吃宵夜的话不会亏待自己的,您可能不知道,先生给的夜班补贴费很高的。”

  “我这几天一直在熬夜,辛不辛苦我很清楚,总之别跟我客气,这些日子吃的喝的都算我的。”

  保镖齐齐颔首,“谢谢太太。”

  布桐抬着下巴指了指厉景琛的病房,“他没再作妖吧。”

  “没有

  我们刚刚进去看过,先生一直没醒过,而且医生一直在盯着的。”

  “好,我去看看。”

  布桐迈开长腿,走向厉景琛的病房,开门走了进去。

  “太太。”值班的医生正抱着笔记本在小桌子上查阅资料,见布桐进来,急忙迎了上来。

  “辛苦了,我老公一切正常吧?”

  “各方面都还算正常,后续的情况,要等醒来之后才观察,昨晚在酒吧发生的情况,医疗团队已经连夜仔细探讨过了,明天等先生醒来观察完毕,会跟太太汇报的。”

  “好,你先出去吧,我想在这里陪着他。”

  医生颔首,“是,太太,那我就在门外守着,您有事随时叫我。”

  医生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

  布桐缓步走到病床边,伸手轻抚着男人俊美无双的面庞,嘴角勾起了轻轻浅浅的笑意,低语道,“老公,今天我听见你叫我的那一瞬间,真的高兴坏了,我知道你是听见我的声音才回来的,对吗?我多希望你这一觉醒来,就能把老二赶跑,回到我身边啊,你可以回来的,对不对?”

  耳边一片寂静,回应她的,只有监测厉景琛的仪器发出的滴滴声。

  “老公,我不陪女儿了,我就在这陪着你,这样等你醒来,就能第一时间看见我了。”布桐早已经筋疲力尽,紧紧握住厉景琛的手,趴在他胸口,闭上眼睛,很快便睡着

  第二天清晨。

  布桐在小月牙的声音中醒来,只睡了三个多小时的她,感觉头疼得快要炸开。

  布桐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直起了身子,下一秒,便对上病床上的男人深邃凌厉的双眸。

  “老公,”布桐顾不上头疼,期待地抓住他的手,“是你吗?”

  男人的嘴角勾起一个阴鸷的弧度,喉间溢出低低哑哑的笑声。

  布桐一愣,很快缓缓松开了他的手,清冷地开口道,“老二,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我还没开口说话呢,太太就认出我了,还真是让我失望。”厉景琛悠闲的道。

  布桐站起身,去给自己倒了杯水,一边喝一边道,“你一个眼神,我就能分辨出是不是我老公。”

  “我知道,他平时对你很温柔,”厉景琛嗤之以鼻,嫌弃的道,“怕老婆的男人能有什么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