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90章 让他永远消失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男人咽了咽口水,陈述道,“那天我原本是在酒吧门外蹲一个男团的成员的,但是无意等到了厉总,我有个表妹很喜欢厉总的,我偷偷拍了厉总的照片,想回头讨表妹开心,没想到厉总很敏锐,很快发现我偷拍他,把我揪了出来。

  我吓坏了,当场表示我可以立刻把照片删掉,可厉总却说不用删,还要我帮他一个忙,他可是堂堂厉总,他说的话我怎么可能不照做”

  布桐的唇角抿得紧紧的,“所以是厉总让你保留这些照片,发给媒体进行传播?”

  “是啊,还有厉总生病住院的事情,也是厉总让我这么报道的,至于您抱着小公主来医院的照片,是您的粉丝无意拍到发微博的,我刚好看到,顺便拿来用,以确保新闻的真实性,免得厉总怪罪我办事不力”

  布桐揉着太阳穴,闭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厉太太,我说的句句属实,不信的话,可以跟厉总当面对质的,看在我什么都告诉您的份,您饶过我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而且我也是被逼无奈的啊,厉总的话我如果不听的话,肯定会死得很惨的”男人都快哭出来了。

  布桐摆摆手,“放他走吧。”

  “真的吗?”男人没高兴两秒钟,担忧了起来,“可是厉太太,万一厉总怪罪下来,我感觉自己还是会吃不了兜着走”

  “放心,他压根儿不知道你是谁,算知道了,我也不会让他来找你的麻烦,以后少做这种事,我如果真的计较起来,你可以进监狱了。”

  男人大喜,“谢谢,谢谢厉太太!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犯了!”

  两个保镖很快带着他走了出去。

  “太太,”沈彦走前道,“您放走了他,说明相信他说的话。”

  “他没理由撒谎,也不敢撒谎,”布桐撑开眼睛,脸色难得的阴郁,“老二这是想让外界制造舆论,好脱离我的掌控。”

  “太太的意思是,他想离开您?”

  布桐无奈一笑,“如果不是他身身无分,早离开了,因为他知道只要在我身边一天,多一天的风险。”

  “那他为什么要连带着自己在医院的事情都要爆料呢?”沈彦不解。

  “应该是在医院躺不下去了吧,相信你也发现了,老二的玩心重,怎么可能受得了像坐牢似的待在这里。”布桐叹了一口气,“按照他计划的,新闻一旦爆出来,我可能会带他出院了,可是他没算到的是,我已经答应了择一,要加大治疗力度。”

  “这样看来,他的确不安分,太太,我们得想想办法才行,不能让他再闹事了。”

  “我要的不是压制他不让他闹事,而是让我老公回来,”布桐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单薄的背影看去有些落寞,“所以不能如他所愿了,你去通知医生,加强治疗力度。”

  “是,太太,我马去。”

  医院是unusual集团旗下的,拥有最先进的医疗设备,虽然对外开放,但是安保工作很严密,那些等在外面的记者进不来,也等不到厉景琛和布桐出去,到晚的时候,蹲守的人便少了一半。

  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从病房里传出来,仿佛能穿透这座城市的喧闹。

  隔着玻璃墙壁,布桐能清楚地看到厉景琛被禁锢在治疗台,痛苦得全身痉挛,手背的青筋清晰可见。

  “布桐”厉景琛强忍着电击的痛苦,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咬牙道,“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这么容不下我,不逼死我你不罢休对不对!”

  布桐的双手紧握成拳,眼里有不忍,但终究还是被理智取代,拿起面前桌连接病房内的麦克风,坚决的道,“老二,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些什么,今天的那些新闻,全是你搞出来的,所以我的确容不下你,你快点走,把我老公换回来!我要我老公回来!”<

  br >

  “你做梦”厉景琛紧紧咬着牙,低哑阴冷的笑声从喉间溢出,“布桐,我不会如你的意的,我会让他永远消失!算你囚禁我一辈子,让我每天承受这种折磨,我也绝对不会妥协的啊——”

  布桐听着他撕心裂肺的叫声,眼前仿佛能看见厉景琛被陌生人掳走时经历的痛苦,眼泪奔涌而出,双手撑着桌面,心疼地看着他。

  “太太,”医生从病房里走出来,对布桐道,“今天只能先到这里了,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你是专业的,听你的。”布桐擦掉脸的眼泪,道,“好好观察。”

  “是,太太放心。”

  厉景琛被送回自己的病房后,疲惫得很快便陷入了沉睡。

  布桐回到自己的房间,洗过澡的小月牙正坐在床拿着手机和严争通视频电话。

  “葛葛,你要乖乖听太爷爷的话哟,月牙儿小护士治好爹地的病带他回家。”

  电话那端的严争扶额,“好吧。”

  小月牙打了个哈欠,“月牙儿要睡觉了,明天再打给你哦。”

  “好,晚安。”

  小月牙刚要挂电话,布桐便走前,拿过手机,“让妈咪跟哥哥说两句。”

  “妈妈!”严争立刻兴奋了起来,“爸爸怎么样了?”

  布桐拿着手机走到窗边,微笑道,“爸爸还好,争争,今天是周末,你别忘了给你吴阿姨打个视频电话,让她看看你,再告诉她你的近况。”

  “妈妈,能不打吗?”严争撇撇嘴,“她每次都哭哭啼啼的,我有点烦。”

  “争争,你怎么能这么想呢?”布桐严肃地看着他,“她哭哭啼啼是因为太想你了,你记住,没有人会为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哭哭啼啼,她很想你,只不过是尊重你的选择,才让你留在我身边生活,可是你不能把她一个星期隔着手机见你一次的机会都剥夺了,听妈妈的话,多跟她聊聊天,好吗?”

  严争像是听进去了,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