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991章 布桐,你输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乖,打完电话早点休息,等爸爸身体好了,妈妈带他回家团圆。”

  “我会听话的妈妈,还会照顾好太爷爷,”严争挥了挥手,“妈妈晚安。”

  “晚安。”

  布桐挂电话,转头一看,小月牙已经倒头睡着了,吴妈正给她盖着被子。

  “太太,小公主白天玩累了,说睡睡了。”

  布桐走前亲了一下小月牙的额头,“可不是嘛,可以不课,她求之不得,一不小心玩过头了。”

  “小公主已经越来越乖了,争争也很乖,两个孩子倒是挺省心的。”

  “小月牙自从经历次被带走的事情之后越来越乖了,至于争争,跟着我经历了太多事情,加他慢慢长大,的确同龄的孩子要懂事得多。”

  布桐对严争的重视甚至超过对小月牙的重视,很注重跟他的沟通,所以两个人之间向来没有秘密。

  严争曾经在一次母子两个人的聊天说过,他知道自己不是布桐的亲生儿子,也不是小月牙的亲哥哥,但是他会一直爱着她们。

  也是在那一刻,布桐才发现,这个几年前一见面喊她妈妈,其他时间都是一不发的自闭症男孩,长大了。

  “太太,您怎么了?”吴妈一抬头,看见女孩泪流满面的样子,吓了一跳,“您怎么哭了?是不是先生的治疗出什么事了?”

  “没事,是想起争争小时候的样子,突然发现,时间过得好快。”

  “是啊,争争当初自闭得那么严重,谁也没想到,他能治好自闭症,健康地成长,遇到您,这孩子也算是有福了。”

  “这是我们母子之间的缘分,更何况,我老公的命是他的父亲用命换来的,我们的生命,早已经融为了一体。”布桐擦了擦眼泪,眼底淌过一抹坚定,“所以无论用什么办法,我都会让景琛回来,给争争和小月牙一个完整的家的。”

  治疗持续了一连几天,强度也一天一天大,可是始终没有任何效果。

  医疗团队研究过后,如实对布桐道,“太太,在我们看来,现在已经是极限了,再加强力度的话,是有机会换回主人格,但是同时高强度的电流也极有可能损害总裁的大脑,您看”

  “当然不行,”布桐不假思索地反对道,“我说过,一切的前提是不能伤害我老公的身体。”

  “可是据我们推测,之前给总裁电击唤醒第二人格的人,应该是用了最强的电流,所以如果我们也试试,说不定的确能成功,可是同时风险也很大,因为总裁能承受住一次,没有损害大脑,已经实属不易了。”

  布桐的大脑一片混乱,“我懂了,你们的意思是,用最强的电流治疗,是唯一的机会,但是风险也是并存的。”

  医生颔首,“是的。”

  布桐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拿我老公的身体冒险,之前你们不是说,我有可能可以唤回主人格吗?先让我试试再说。”

  “我们当然尊重太太的决定。”

  “好,那先这么决定了。”

  布桐站起身离开,一打开门,便看见穿着病号服的厉景琛站在门口,漆黑深邃的双眸紧紧盯着她。

  布桐头痛欲裂,不想跟他说话,直接擦着他的肩离开。

  下一秒,手臂突然被攥住,身侧传来厉景琛低沉暗哑的嗓音,“布桐,你输了?”

  “你聋了吗?”布桐淡淡一笑,“我只是不想伤害我老公的身体而已,你觉得是我输了?”

  “我不管,反正最终的结果,是你要让我出院了。”

  布桐笑得更嘲讽了,“我可没说出院了你有好日子过了。”

  “无所谓啊,反正不用再忍受这该死的电击可以。”

  布桐推开他的手,迈开长腿离开。

  第二天一早,沈彦便送来了厉景琛要穿的衣服,准备接他们出院。

  男人看着保镖手里拎着的黑色西装,蹙了蹙眉,嫌弃的道,“我看他的品味不顺眼很久了,衣品还不如慕西临那小子呢,你们说,他每天穿着这么沉闷的衣服,心情难道不会很压抑吗?”

  众人:“”

  “不好意思,我们不敢评论总裁。”沈彦道。

  “瞧你怂的,他不会回来了,以后我是unusual集团唯一的总裁,你们都得接受这个事实才行。”

  沈彦笑了笑,“算总裁暂时回不来,unusual集团的唯一掌权人,也是太太。”

  厉景琛:“”

  “你们这么不看好我是吧?好,我倒想看看,unusual集团这么大一个摊子,布桐能扛多久,我跟你保证,不出半个月,还是得靠我。”

  沈彦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换衣服吧。”

  厉景琛不情不愿地换衣服,“我叫你带的发蜡呢?”

  沈彦使了个眼色,保镖立刻把发蜡递了去。

  男人拿了过来,对着镜子捣鼓了一番,没一会儿,整理出了一个的发型。

  众人:“”

  “走吧,终于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了,外面的空气一定是自由的,自由是无价的。”

  一打开门,布桐正抱着小月牙从隔壁房间出来。

  布桐看见男人的发型,脚步一顿,嘴角抽了抽,“你有病啊?准备去走红毯?”

  厉景琛得意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你敢说不好看吗?”

  “我老公不喜欢往头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要再有下次。”

  “果然是物以类聚,没品味的两个人才能成为夫妻,”厉景琛嫌弃地瞥了她一眼,望向小月牙,“月牙儿,我帅不帅?”

  小月牙嘟着嘴,“不帅”

  “顺便告诉你,我老公之所以不喜欢捣鼓发型,是因为他喜欢陪着女儿,担心这些东西会不小心弄到女儿身,这是父亲,任何事情都会替孩子考虑。”

  布桐说完,便抱着小月牙往电梯走去。

  厉景琛烦躁地扯了扯领带,跟她的脚步,“你这个女人真是煞风景,我今天的心情本来很好,你却偏偏要破坏它,真是没意思”

  坐车,厉景琛看着窗外繁华的街景,难掩脸的兴奋,“妈的,老子向往这个花花世界很久了,总算让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