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巅峰 第1922章 奥森默尔

小说:峡谷巅峰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更新时间:2020-06-30 13:31: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菲尔医生,冒昧想问一句——”

  和高瘦的中年男医生并肩走在去往圣爱丁伦医院主楼的路上,终于周为还是没忍住心中好奇地询问出声,目光视线也落在了前者的脸上:

  “您是那位女孩儿的……”

  菲尔医生笑了一下,仿佛是猜到周为心中疑问,摇了摇头:

  “不。”

  “其实说起来……cassie并不算是我负责的病人。”

  “我主要负责的是住院部这边a区特护病房的病人病情管理,但cassie属于4-6楼的b区病房,本来并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内。”

  “至于主任医师……也不是我。”

  回答的很详尽,但越是这样,却越是让周为心头的疑惑更加消散不去:

  “那我看您似乎——”

  话未说完,便被菲尔医生笑着接过话:

  “似乎对cassie的事很了解也很上心,您要说的是这个吧?”

  随即不等周为下意识点头,菲尔医生的目光视线便已经转开、望着花园小径两旁风雨飘摇中的零落清冷景象,感慨般地开口:

  “是啊。”

  “本来的确不是我需要操心的事。”

  “只不过……”

  “那位女孩儿,好像有着一种神奇的来自东方的魔力,让任何见到她的人都会忍不住地生出关心和怜惜的情绪吧。”

  话说得有些玄奥晦涩,但周为却隐隐间若有所悟,抬头再次看向菲尔医生:

  “就像刚刚咨询台的那位杰西卡护士?”

  “是的,就像刚刚的杰西卡。”菲尔医生肯定地点了点头,笑着:“杰西卡也是cassie从最早来到我们圣爱丁伦住院之后就负责照顾她的护工之一,几乎把cassie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看待——所以前面才会对mr周你那么戒备警惕,也希望您不要介意。”

  周为摇了摇头:

  “当然,这样的心情可以理解,只是一场误会罢了。”

  这时候的他也的确已经不再将先前那点小小的误会冲突放在心上,因为通过面前菲尔医生的回答解释,他正更深切直观地体会到那位自己还素未蒙面的女孩儿似乎所具备的某种特殊的魅力。

  一个来自遥远东方的女孩子。

  来到异国异乡之后,在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里,甚至是在一所本该只被医用酒精和消毒水那样冰冷不近人情的气息氛围笼罩的医院,却能够获得那么多陌生人发自由衷的关心和喜爱。

  光是这一点……

  就已经足够了不起。

  即便不曾亲眼见过那位名叫“anxin”的女孩儿,但这一刻的周为却在心中忍不住下意识地试图去勾勒出对方的形象模样——

  那应该是一位充满阳光、永远带着盈盈笑容的女孩儿。

  有着属于东方人的乌黑秀发。

  纤弱而姣好的身躯。

  毫无疑问还有着一张美丽令人怜惜心动的脸蛋。

  或许可爱。

  或许灵动狡黠。

  但无论是哪一种气质……都应该同样地具备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独特魅力,让人忍不住地愿意与之亲近,也让围绕在她身边的人们心情忍不住地便要愉快阳光起来。

  “真的是个好姑娘啊——”仿佛为了佐证周为心中的勾勒猜想,菲尔医生再次地发出由衷的感叹:“有着阳光包围的温暖气息,明媚耀眼得大概会让所有同龄的小伙子们都为之心动……”

  说着,他却突然顿住了一下,随即长长地一声叹息:

  “可惜——”

  只是一句可惜,便足够让周为从中猜测领悟到某些隐含的意义。

  于是话到了这里终于是转入了正题。

  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周为正色看向菲尔医生提出了已经埋藏在自己心中许久的疑惑:

  “所以,还未请教——”

  “那位女孩儿……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仿佛对于周为提出的这个问题早有预料,菲尔医生的脸上丝毫不见半点意外神色,只是再次轻叹了一声,停下脚步同样看着周为,静静开口:

  “als,不知道mr周您听说过吗?”

  a-l-s?

  陌生的英文单词,让周为一瞬间听得微微怔住。更新最快s..sm..

  隐约间似乎对这个专业名词有些熟悉,但一时间……却又无法真切地回忆记起。

  ……

  “als。”

  “全称……应该叫做amyotrophic-lateral-sclerosis。”

  菲尔医生语气仿佛平静地向着周为再次做出了更详尽的解释。

  而这一下……

  后者终于听懂了。

  于是周为脸上的神情骤然间发生变化:

  “肌萎缩侧索硬化?”

  菲尔医生缓缓点头:“是的,看来您对这个病症也并不陌生——不过在我们英国,这种病应该被称作为是mnd,也就是运动神经元病。”说着他笑了笑:“法国佬又把这种病叫做charcot-夏科病,不过其实也都是相同的意思。”

  对于此刻菲尔医生的话语已经完全无法集中注意精神再去细听,因为这时候的周为自己已经完全被这个真相回答给狠狠震住。

  脑中……

  仿佛嗡嗡作响!

  als。

  是的,即便是他这样从事工作和医学领域毫不相关的普通人,也对这个单词的缩写有着隐约的熟悉,因为虽然这简单三个英文字母对于绝大多数人而或许都不觉眼熟,但如果是换做中文的翻译……却绝对不会让人感到陌生。

  渐冻症。

  “病人的上运动神经元和下运动神经元损伤之后,导致四肢、躯干、胸腹的肌肉逐渐无力和萎缩。”

  “慢慢失去自己的行动能力,直至出现吞咽、说话困难,以及呼吸衰竭。”

  语气几乎平板而没有丝毫波动般地将这样严谨而冰冷的医学专业解释从口中缓缓阐述而出,这一刻的菲尔医生脸上神情显得有些淡漠,只是眼瞳深处闪烁着的悲哀与沉重光芒揭示了他真正的心情波动。

  有些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周为再次开口说话时只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发紧:

  “那位女孩儿……得了als?”

  “不。”菲尔医生摇头。

  然而甚至不等周为要下意识心情放松或者做出疑惑不解的任何反应,菲尔医生的声音便已经再次传来:

  “她的病。”

  “比als还要复杂也还要严重。”

  一时间。

  花园内的风雨似乎随着这一句话音落下而骤然安静。

  只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冷寒意……在缓缓地爬上人心。

  空气清冷。

  雨水打落在漆黑如墨的伞面上。

  伞下,高瘦的中年英国男子微微垂首仿佛哀悼:

  “那是als的变种。”

  “在常规als患者中出现的几率不超过千分之三。”

  “这种变异病症——”

  “叫奥森默尔。”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