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巅峰 第2100章 过得好吗

小说:峡谷巅峰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更新时间:2020-06-30 13:39: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有些时候,有些事真的是因为毫厘之差、便会造成令人无限叹惋可惜的遗憾。

  对于沐秋来说便是如此。

  当年……

  哪怕只是时间稍稍往前提早一些,或许当时各家战队俱乐部找上门的时间再早一点儿,都不至于出现他那样毫不迟疑直接一口回绝的情况。

  因为倘若只是在s1刚刚结束的那个时候,很多事都还没有发生。

  本该还有着可以挽回的余地。

  若是那个时候他收到这样的邀请,便能够直接劝说昔日那位下路并肩作战的搭档同伴也跟着自己一块儿走,两人照样能够在新队伍里继续打着adc辅助的搭档组合,继续在国服乃至世界职业赛场上横扫四方。

  可惜。

  在当时s1总决赛落幕的那会儿,国服几乎就没有其他多少成立的成熟战队或者俱乐部,而他们也并没有在战队解散后的第一时间收到邀请乃至是丰厚的价格合同。

  靠着自己努力撑了s1整整大半年的时间……当时战队中他们所有人都已经到了一个差不多弹尽粮绝的境地。

  没有其他盼头和希望的情况下,是真的已经很难再坚持撑下去了。

  所以那个时候,他的那位下路搭档同伴选择了离开。

  沐秋还清楚记得当时两人最后分别前、同伴对着自己语气低沉而难过地所说的话语:

  “阿秋,我要走了。”

  “这边大城市……成本太高,也没有办法赚到钱,维持不下去的。”

  “家里那边还有我爸妈和老奶身体也都不太好,不能再任性,我该回去了。”

  当时的他试图出挽留。

  可话到嘴边却又噎住,发现完全组织不起任何有力的说服措辞,仿佛在当时那样残酷冰冷的现实面前一切的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而那个字眼……也真的很扎心。

  “任性”。

  是了。

  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又或者是在当时绝大多数人看来,选择花费了整整大半年的时间去为了一个完全看不到出路没有半点价值意义的所谓电竞梦想去奋斗拼搏……真的只不过就是个任性的选择吧。更新最快s..sm..

  而任性,也总有该消停的时候。

  再美好的梦想,总归也会最终醒来。

  这真的不能责怪他们任何一个人,因为无论是谁、甚至当初一整个职业电竞圈内的所有人都不曾想到,就在s1之后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国服的职业电子竞技领域会突然迎来那样一波爆发式的飞跃成长。

  一下子……

  职业电竞就成为了最火爆热门的话题。

  当年只能靠着自己一点儿小小存款勉强在网吧吃泡面打训练赛维持、坐公交车地铁去场地参加比赛的职业选手们,突然间都成为了能够轻易拥有高薪报酬的抢手货。

  再到后面甚至有着百万千万量级的战队签约合同,一个游戏主播都能做到年薪数百上千万、开个淘宝店赚得盆满钵满。

  而这一切对于看在眼里的沐秋而,总是会生出无名的怒意。

  不是因为羡慕嫉妒。

  纯粹……

  是一种委屈和不甘心。

  他替自己和当年的同伴、乃至当年圈内的寥寥同行者们感到不甘心。

  因为……为什么这样一个电竞大时代的到来会这么晚,为什么偏偏在他们当中的一个个人都被迫黯然选择离开之后、才姗姗来迟?

  早一点。

  如果能早一点。

  他曾经无数次地在深夜里幻想过,倘若当初的国服电竞兴起得再快一些、那些战队俱乐部找上门的时间再早一些,或许一切就都不至于此。

  那位伙伴不会因为现实而被迫离开。

  不会发生后来的沉重悲剧。

  一切都会从s1赛季结束之后、重新朝着一个更好的方向发展下去。

  他和他的那位搭档同伴……也能够一直继续地在赛场上并肩作战、大放光芒,那时又何至于让如今的世界电竞圈内所谓的辅助之神autumn独占鳌头,最强下路之名注定只可能属于他们两人。

  可现实没有如果。

  只有最残酷冰冷的结局摆在眼前,已然注定而无法改变。

  沐秋同样知道这件事其实怨不得人,他不可能强求当初的电竞时代兴起因为个人的意志而突然就提前来得更快些,那么自然而然……也同样就怨不得那些在电竞兴起之后才出现的国服战队俱乐部们找上门的时间太晚。

  都是命。

  说时运差了也好,说没有那个福分也好,都是一样的道理。

  然而,他却也从未真正释然过。

  因为……

  或许其他的无从怨起。

  可当年他们那支战队的队长、那个导致了一切都分崩离析的家伙……永远都不可能摆脱过错责任,永远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沐秋下意识地捏紧拳头指甲几乎用力地要嵌入掌心摁出血来,就连手中香烟燃尽几乎要烫到手指都几乎不曾察觉,眼中的寒芒渗人闪烁——

  那个家伙。

  无论怎样,他都绝对不可能原谅。

  即便是后来的那位搭档伙伴几次认真诚恳地向他劝说,表示“枫子也有他自己的心结”之类的话……在他这里照样绝对过不去。

  就你承受的压力大?

  承受压力大就至于做出那么草率而不负责任的选择?

  凭什么?

  凭什么你就能随意做那样的决定,甚至连累着当年其他并肩作战的亲密伙伴们都要为之受到伤害?

  要知道就连到最后,他的那位搭档同伴即便受到了那样的伤害导致了无法挽回的沉重辛酸结果,都还在为你说好话做开脱。

  你何德何能?

  良心上……就丝毫不觉得煎熬和愧疚吗?

  想到自己的那位伙伴搭档,不自觉间沐秋捏紧的拳头又缓缓松开,想着自己最近一次和前者的联系似乎都已经是在好长一段时间之前,他不由得再次低下头。

  不是他慢慢和对方变得生疏。

  而纯粹是他很多时候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那位昔日的搭档好友。

  尤其……

  是在当初他亲眼看到了对方如今的那双手的时候。

  仿佛从那之后,哪怕只是简单一句话、一个视线,都可能对那位沉默却又心思敏感的同伴造成自尊上的伤害。

  那么他如今能做的,似乎便只有远远地离开,不再打扰。

  就让那位昔日的老友忘掉当年的一切,安静平和地去过新的生活。

  只是——

  即便清楚这样的道理,但心中依旧始终有着牵挂和想念。

  怔然抬头,沐秋再次望向夜空。

  同一片夜色下。

  不知道……如今的那位好友,正在做些什么。

  过得好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