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巅峰 第2123章 没有放弃

小说:峡谷巅峰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更新时间:2020-06-30 13:39: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行四人又是坐着电梯下到了四楼,穿过弥漫着医用消毒酒精气息的长长走廊,最终来到了挂着“重症护理室”的病房门前,停下脚步的一号转身看向苏雪:

  “我就先不进去了。”

  “还有点事儿得去找周为商量处理一下,这边就你们仨进去陪一陪吧。”

  的确,此次提前来到曼彻斯特,固然是有着这突发意外的原因,可同样包括一号在内的几位也依旧还肩负着其他的任务事宜需要去忙碌处理,在这圣爱丁伦医院几乎陪了整整一天一夜,时间上已经是有些耽搁了,这会儿总算病房内女孩儿的情况算暂时稳定了下来,可以稍稍缓口气继续抓紧去忙碌解决其他的事。

  而一号的话音才落,旁边的三号就跟着插话进来:

  “我和你一块儿走。”

  说着他顿了顿,颇有些嫌恶地扫了眼四周:“医院这种地方……真不是人呆的。”

  以他的性格脾气,本来就受不了这种颇有些阴气森森的氛围环境,更何况这两天曼城阴雨连绵,更加增添了几分让人难受的潮湿阴气,倘若不是同样无比关心在意着女孩儿的病情安危,这地方他是片刻都待不住的。推荐阅读sm..s..

  五号嗔怪般地看了三号一眼:

  “不喜欢的话,自己也注意点身体。”

  “天天抽烟,劝都劝不住。”

  旁边的一号嘴角扯了扯:“这话劝老三可没效果,他也就这样了,由他去吧。”

  三号哈哈一笑:“还是你懂我,行了不是还有事儿要处理吗,赶紧的走吧走吧——”

  这就开始催促上了。

  明显看得出这地方他是真的不肯多停留哪怕一秒。

  于是四人便这样相互分手告别,看着三号几乎是拖着自己未婚夫强行加快脚步离去的背影,五号无奈地摇了摇头,转头歉意地看向一旁的苏雪:“不好意思,三号他就是这性格……”

  “没事没事,”苏雪连连摆手,目光也朝着远处三号的背影看去一眼:“我觉得也挺好的啊。”

  “嗯,”五号微微一笑,转开话题:“好了不说这个,先进去看看包子吧。”

  苏雪点头,然后看着五号握住病房的门把手向右转,也不由得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吱——

  把手握柄被拧动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随即病房门被轻轻推开。

  苏雪跟着五号走进了病房。

  说是重症护理室,其实也和普通的病房没有太多区别,一样是洁白的墙壁、洁白的纱帘、干净整洁的病床和弥漫飘散的酒精消毒水的淡淡气息,唯一的区别是不像其他普通病房那样往往会并排放置着两到三张小床,展现在苏雪面前的重症护理室内只有一张柔软洁白的病床规整地放置在病房中央。

  苏雪的目光视线几乎下意识地第一时间朝着病床上望去。

  也自然而然地。

  看到了病床上的那位少女。

  ……

  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半年之久。

  对于苏雪来说,她也曾经无数次地想过当初不告而别离开的那位少女在离开后是过着怎样的生活,也同样始终都抱有着希冀和期盼有一天能够重新再见。

  而在最近这短短几天时间里接连得知的真相乃至噩耗之后,她在心情止不住揪紧的同时也更加无比担忧关心着如今少女的境况,几乎时刻牵挂着对方的病情,心焦地胡思乱想着那位狡黠如精灵般的女孩儿遭受了这样常人无法想象的病痛该是怎样的模样。

  直到这一刻。

  当她真正亲眼再次看到了病床上的少女时,即便早早已经做好了各种设想甚至在走进病房的前一瞬都努力给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看着病床上少女那紧闭双眼、神情苍白到几乎没有半点血色的脸庞时,她的心脏依旧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倏地骤然攥紧,脚下不受控制般地踉跄后退了两步。

  这……

  还是她所熟悉的那位女孩儿吗?

  是,是熟悉的。

  依旧是那张精致秀丽的脸蛋,和近乎完美无可挑剔的五官,柔弱无力的长发如瀑般落在肩后也散落在洁白的病床床单上。

  但又是那么地陌生。

  因为她曾经所熟悉的那位少女,有着一双宝石般明亮的眼眸,脸上永远带着狡黠灵动的笑意,永远精神充沛活力盎然甚至感染着身边的人们都止不住会因为她的存在而心情振奋欢快起来。

  可现在的女孩儿却苍白着脸色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着、蹙着眉头仿佛在沉睡昏迷中依旧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那是从未在人前展露出来过的虚弱,让人止不住地心颤想要伸出手去轻抚可又不敢因为生怕只是一次的简单触碰都会给女孩儿带去更大的疼痛。

  身后,五号轻声开口:

  “负责手术的医生说,新型试验药品不能打麻醉,所以即便是在昏迷沉睡的状态下,接受这样的手术仍然还是会承受极其剧烈的疼痛。”

  “之前有过其他的als患者、甚至是奥森默尔的患者也接受过这样类似的试验,但几乎没有人能够撑住无麻醉之下的那种疼痛,导致手术失败——这就是需要家属签署协议的风险所在。”

  “可是先前的那台手术,从头到尾持续的整整四个小时的时间……”

  “进行得非常顺利。”

  无比委婉的措辞,轻声缓缓道来。

  可透露出的却是仿佛不经意间令人颤栗的惊心动魄。

  “医生说,即便是平时精神再足够坚韧的人,在病重虚弱乃至是昏迷的时候,总会流露出真实脆弱的一面,所以也几乎不可能在昏迷中控制住自己。”

  五号的声音依旧在空旷安静的病房内响起:

  “可是……”

  “包子做到了。”

  “做到了让负责手术的所有医生护士都震撼的事,因为他们在几十年的从业经历中也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女孩儿,居然能够在这样几乎脆弱到濒临死亡的悬崖边缘、依旧仿佛下意识地拼命努力坚持着,拼命尝试去抓住仅有的那一丝希望。”

  耳边是五号的轻声诉说,苏雪怔怔看着病床上的女孩儿,泪水不知何时已经爬满了脸颊:

  “她不应该承受这些的。”

  五号缓缓走上前,握住了苏雪的手,同样看着面前病床上的少女,轻声开口:

  “这不是由我们决定。”

  “但至少——”

  “我们知道她一直都没有放弃。”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