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破乾坤 第2章 惊世灵脉被封印

小说:武破乾坤 作者:黎阳融冬 更新时间:2020-08-01 23:21: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滴泪,带着无尽的哀婉,划过白皙的脸颊,滴落在怀里一个初生婴儿的脸上。婴儿已是睁着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江雯。手机端sm..

  “天哥,你放心,这孩子,我定然会让他安全长大!”心中暗暗决定。

  这婴儿伸出一只手,似是要去抚摸江雯的脸,为她擦去那一丝泪痕。

  江雯母爱的笑了笑,便是伸出白玉般的一只手,轻轻的握住了孩子的小肉手。不过,当她握着那小肉手时,她的血脉突然有些荡漾。

  江雯微微被吓了一跳,原本以为是因为血脉之力的原因产生感应,但是,她立即否定这个答案,因为,这孩子在腹中时,就已经与叶天凌的血脉产生了感应!

  一个人,只能有一种血脉之力,何来两种血脉之力之说?不过,自己的孩子发生这种情况,作为母亲,不弄清楚是决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她握着这小肉手,看着那孩子涟澈的眸子,她闭上眼睛,感应而去。

  约莫分多钟,江雯猛地惊醒,眸子紧缩,不敢相信自己所感知道的一切。

  还没有等她脑回路过来,她怀里的孩子,已经有了一些异样。但见孩子身体周围,发出了微弱的光芒,象征着血脉之力。先是微弱的红光探出,暴掠不安的跳动。

  随即,在那红色光芒中,竟是又探出一些宁静的蓝色,安详和谐,那红色的暴掠,也是被微微压抑。

  见此,江雯心中一空,有些傻眼的看着这孩子:“两种血脉之力!怎么可能!?”

  血脉之力,是一个族群特有的,通过血脉传承下来的力量,凭血脉之力的浓淳度,也是决定这孩子未来的成就与天赋的决定性因素之一。所以,为了保证浓度最纯的血脉之力,家族不允许血脉外传。而江雯和叶天凌所做的事情,引发大战的原因之一,就是触犯了这个。

  但现在,这孩子居然是两种血脉之力!这种前无古人的情况,叫江雯怎么解释!?

  不过,看起来,这两种血脉之力正好互相制约和协调,并不会引起什么不好的影响,江雯稍微放了心,既然这血脉之力没有坏事,就不用担心孩子会有什么意外了。

  刚刚准备安心下来,那孩子的眸子之中,竟是倏地闪过一道神秘的光芒,眼尖的江雯怎么可能漏过!?

  莫非!江雯心中飘过一丝怀疑,握着孩子那白白肉手,再次闭上眼睛,这次,感应的力度再次加强!

  这时,江雯方才后怕的发现了,一道若隐若现,十分微弱的血脉之力!这种血脉之力神秘叵测,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类型的血脉之力。

  “这,应该是他自身的血脉之力吧!”江雯暗暗一想,这道血脉之力,倒也不像是什么特别厉害的血脉之力,便也不去在意,“只希望,这对他,只有好处,而无坏处吧!”

  看向窗外远处的青峰,江雯长舒一口气,带着哀哀思绪,心道:“天哥,一切可好?”

  …………

  茂密的林子间,阳光透过枝叶间的间隙,投射在带着泥土清香的小道上,路旁的野花小草,吞吐着芬芳。

  “江凌!慢点!”一个充满着关切的声音喊道,只见一个一米多一点的小男孩,面容初显稚嫩的俊俏,追着一只逃跑的蝴蝶跑着。他的身后,跟着三个人。而那个跟在他后面小跑的女子,正是江雯。

  她身后的那一男一女走上前来,那男子穿着一身兽皮改造的皮装,魁梧的身子,隐藏着绝对的力量。他嘿嘿一笑,道:“江雯,你也别瞎操心了!男孩子就应该这样,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早就拿着大刀跟着父亲他们打猎玩了!”

  “是啊!”他身后的那个女人也是走上前来笑道,她一身素衣,长发披肩,皮肤不是特别病态的白色,显得比较健康的肤色。面容清秀,不及江雯的美丽,但也别有韵味。

  她看着前头奔跑着的江凌,微微一笑,带着一丝羡慕:“我要是啥时候也有这么一个孩子,那该多好,我绝对把他培养的比他爸更显英雄本色!”

  “嘿嘿!”那汉子转头豪迈一笑,道:“老婆,不会让你失望的!”看着这男子眼中传来的火热,女子脸上一红,娇叱道:“想什么呢!”

  吩咐了江凌跑慢些,江雯便和他们道谢:“谢谢程典大哥和燕芳大嫂带我们娘俩出来采草药了,不然这孩子一直要来,我也没有办法呢。”

  程典豪爽一笑,道:“这有什么,江凌这孩子我和燕芳也是自小看着长大的,还是因为这孩子,我和燕芳才走到一起,这点小事算的了什么?”说着,程典看着跑远的江凌,他连忙惊道:“诶!你们聊着!这小祖宗可别出事!”说着,他便是屈腿,倏地一下,跑出了十丈远,隐隐间,脚下灵气涌动。

  江雯和燕芳看着他追去的背影,惬意一笑。程典只是片刻后就追上江凌,一老一少竟也是聊得开,燕芳便和江雯聊天:“江雯妹妹,这孩子,之后有做打算吗?”

  闻,江雯面露疑惑,看着燕芳不解:“啊?什么打算?”燕芳听了江雯这话,差点没笑出来,她一脸郑重的看着江雯,道:“江雯妹妹,江凌这孩子,我都看得出资质不错,莫非,你就不想让他接受好一点的教育?”

  江雯微微皱眉,似是思索,片刻后,她看向燕芳,浅浅笑道:“有是有打算,这不还没到时候嘛,八岁时候,他才会觉醒修炼啊。”

  “嗯~?”燕芳白了江雯一眼,不满道:“瞧你这话说的!也只有两年啦!而且,一般资质的孩子,才是八岁觉醒灵脉修炼,江凌这孩子,指不定就是那种天才!七岁觉醒先天灵脉修炼!”

  江雯闻,有些苦恼,她其实早就做好了打算,让江凌去苍翎学院修炼灵魄。先天灵脉?想到这个,江雯眉头不免一蹙。一般来说,天才,也的确是七岁就能觉醒灵脉修炼,这种天才的资质,已是稀少至极。

  虽说自己和叶天凌都是七岁觉醒先天灵脉的奇才,但是,这个孩子,她还真的说不准。体内总共三种血脉之力,这种怪事,让江雯不敢对他的未来妄下定论。

  “啊!!!!”正在思考着,突然间,便是听到远处传来江凌那惊恐至极的惨叫声。听了这声音,燕芳和江雯都是心猛地一沉。

  “天哥已经出事,你怎么还能有意外!?”心中愣愣的想着,她身周灵气翻滚!

  “咻!!”

  燕芳正用劲的奔跑,却只见身旁一袭倩影一闪即逝,将她下了一跳,心中几分猜疑:“刚刚不是江雯妹妹吧!”

  数息间,百丈之外,江雯已达。

  到了江凌发出惨叫之处,即使是江雯,也是骤然顿住。

  只见一头巨大的熊,虽是熊,但它的爪子却是赤红色,带着一丝丝火焰。它雄伟的站在一个瘦小孩子的身前,眼中是赤红的血腥。

  “一阶异兽!赤爪熊!!”江雯惊讶的厉喝一声,看向了一旁的地上,倒着一个人。正是程典,只是,现在的他,不太乐观。

  程典的背上,兽皮已经裂开,爪痕在他的背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伤痕,皮肉外卷,骇人至极。地上满是鲜血,一时间也是十分恐怖。

  在那头巨大的赤爪熊面前,是身体微微颤抖的江凌,那赤爪熊仰天一声长啸,举起了那冒着火焰的赤红大爪子!

  “孽畜!”江雯不敢再有丝毫迟疑,灵气震荡,便是猛地冲出,一掌轰向这头赤爪熊。不过,在她出掌之际,那颤抖的江凌,亦是猛然抬头,双目冒着白气,一股冲天之势,在他身体翻滚咆哮!

  “这是……!!”江雯猛地一惊,这冲天气势的感觉,她似曾相识。她的一掌还没有近赤爪熊,那异样的江凌,已是倏地一拳朝着赤爪熊的胸部轰出。

  “轰!!!”

  一声巨响,江雯稳稳的落在江凌身边。反观赤爪熊,这一拳,竟是令得它高举的巨爪顿住,它的身体带着一丝不太协调的僵硬,在江雯震惊中,向后一倒。倒地一霎,这赤爪熊的口中,竟是直接蹦出了一颗红色的带血的小圆球,发着淡淡的红色光芒。

  因震惊而傻了一阵,当江凌那愈来愈强的气势都要将她震开时,她方才回过神来,这是觉醒了先天灵脉的样子!看着那站在原地,双拳攥紧,一脸愤怒的江凌,江雯恍然大悟。

  先前看到江凌颤抖,并不是害怕,而是,因为他极其愤怒,也因为在这种危急时刻,他意外的觉醒了先天灵脉暴走了,所以才会一拳将赤爪熊的那颗灵晶打出来啊!

  只是,这气势爆发的太大,再这样下去,恐怕一些高手会察觉到这种觉醒先天灵脉的波动,寻找而来。其他人不要紧,敷衍了事即可,但是,若是引来叶家,就是大不幸!

  灵气再次在身周掀起涟漪,与此同时,还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无形无色,席卷这片天地间,将自己和江凌笼罩在内,随着江雯意念而动,这种神秘的力量,便是玄之又玄的,灵魄力!

  “以吾之力,封印先天灵脉之力!”

  喝道,江雯身周那灵魄力,略微一凝,随即,江雯开始咏唱,诵出道道玄奥咒语般。片刻后,她身周那些灵魄力,都随着一股奇特的节奏而韵动。

  双水一挥,洁白玉手仿佛在风中抚过,划过柔美的弧度,指着身前的已经失去自己意识的江凌,清喝道:“封印!”

  “咻咻咻咻……”

  霎那间,一股柔和的力量,笼罩着江凌那不安的能量,像是母亲的怀抱,温柔的罩着它。

  即使是轻柔的这股力量,在不一会儿后,却是将那股先天灵脉的力量彻底的镇压了下去。

  隐隐的,江凌的额头上,浮现出一个闪着白色微芒的标记,那,便是封印,同时,江凌此时,身体上面,有内而外,透出道道白色的光,像是一条条小河。这,便是方才觉醒的先天灵脉。

  江雯看了一眼,都是狠狠一惊,这孩子,居然是开启了大半的先天灵脉,她小时候也只是开启了三分之一!叶天凌更是接近一半而非一半。

  不一会儿,身上那白色微芒渐渐的无力黯淡下去,最后湮灭,只留下几道看得清的主经脉。那额上的标记,也是在若隐若现了一阵后,悄悄的消失,其实只是隐藏了而已。

  在一切完成,已经昏过去的江凌身体一歪便是倒下去,江雯连忙施展起灵魄力,托着江凌送到怀里。

  看着江凌稚嫩脸上的几分难受与疲惫,江雯有些自责,柔声道:

  “孩子,希望你能理解,现在开启先天灵脉,对你只有坏处,我不能让你出事!”

  语气低婉,既有自己的愧疚,又有伟大母爱在其中。封印江凌先天灵脉,实属无奈之举,太过锋芒毕露,对现在的江凌无好有坏。

  抬头仰望天空,看着那蔚蓝的天空,江雯眼中柔波荡漾,突然叹道:“天哥,我们的孩子,以后一定会不负我们所望的!你,一定要好好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