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破乾坤 第38章 年方十二少年郎

小说:武破乾坤 作者:黎阳融冬 更新时间:2020-08-01 23:21: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蓝天,白云,山脉,还有山脚下那其实恢宏的一座宛若城池的学院——苍翎学院。在这秋日的萧瑟里,苍翎学院,也略显些许苍凉。

  一片枯黄叶子,在树枝上摇曳落下,在空中盘旋,被威风操控着,落在了一个少年的肩膀。

  十二岁的少年,盘坐于他身旁巨大古树的一块巨石上,眼眸紧闭。这少年倒也生得俊俏,未脱去稚嫩的脸上,透出不同于常人的坚毅。

  他均匀的呼吸着,一道道天地灵气在他的数息间,涌入他体内。突然睁开双眼,眼中灵光闪动,他体内灵气涌动翻滚不息,气势突然一涨。肩膀上的枯叶顿时化为齑粉,散落红尘。

  看着这座千古学院的全景,他竟是突然苦涩一笑,站起了身子,挺拔的身躯,俯视着脚下的一切。

  “六年了,我还是这样吗?”

  在这里,众多年轻弟子,长衫伴剑,过着枯燥的修炼生活。在这片蓝天下,这座学院里,众多强者涌出,纵横天地间。他们,也是为着成为强者的目标,而苦苦修炼。

  一名少女,裹着红装,飞速的在众场所跃过,直奔学院山脚。已经发育的诱惑身体,被红装裹着,依旧不失风韵。她并无心思在修炼,而是一脸笑意的飞速跃动着。

  年仅十八的她,实力已达灵悟九重,离那灵绎,不过一层之隔。

  有几道目光,略显凝重的看着这少女离去,一个声音道:“叶哥,这妮子又跑去找那个废物了吧!”

  三人,不带着丝毫善意的目光,噙着淡淡冷笑,中间一个少年,一脸桀骜,样貌没变很多,正是叶狄,他淡淡笑道:“呵,那个六年来,还只是到达了灵体三重的废物,亏我当初还一直把他当对手呢!”

  “欸!叶哥怎能把这种废物当对手呢!只是修炼比较早,结果废到了这种程度!六年还是灵体三重!”

  叶狄眼睛一瞥,扬起手狠狠一掌拍他头上,嘴中厉声道:“你丫的是不是耳聋了!我说的是以前!”

  那男子一脸畏惧,他不过是灵体六重修为,这个叶狄,可是离灵悟只差一线之隔,灵体九重!被叶狄这一拍,他也不敢还嘴,更别说还手了,只得唯唯诺诺的点头。

  叶狄一脸回忆之色,片刻后,露出一丝嘲讽,道:“还记得我当初与他一战后,重伤,好了之后我又去找他单挑,谁知道他一直躲着我,我找机会在众人面前羞辱他的时候,他屁都不敢放一个!这种废物,可别说我认识他!”

  另一男子连忙附和着,讥笑着说道:“对!叶哥是未来学院最强,哪会认识这种废物呢!”

  “哈哈哈哈!”三人齐声大笑,一起离开了此地。

  那屹立于巨石上的少年,靠着那颗古树,将一个鲜红野果子塞进嘴里,几经咀嚼,目光飘忽的转到那不远处的一个小道,嘟嘴,几颗果核连成一条弯线,被其吐出。

  片刻后,那小道处,传来道道窸窸窣窣的声音,他脸上露出了淡淡笑意,那一直是漠然的表情,也全然不见踪影。

  一个红色声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他旋即大喜,笑着招手道:“兰姐姐!”

  那女子看见江凌,有着些许累色的脸庞,也是露出倾城笑颜,道:“江凌!”

  少年微微笑着,这一副一改儿时稚气的面庞,正是江凌。

  脚尖触地一跃,落在那块巨石,她平视着江凌,笑道:“不错嘛!已经和姐姐一样高了呢!”

  江凌挠挠头,略显羞涩,道:“哪有,还得靠兰姐姐罩着呢。”

  贺兰笑笑,自怀里掏出一包用白色手绢包裹的东西。她纤纤玉指将那手绢拆开,只见,一支生着几片鲜红叶子的草,出现在江凌和贺兰眼前。

  贺兰看着那红叶,递到江凌面前,笑道:“江凌,这是血琼草,你快吃了吧!”

  江凌眼睛盯着那手绢,还有那娇弱的纤纤玉手。白色手绢已经沾染了浓浓的红色,江凌略带着疼惜,拿起那一支血琼草,不乐的道:“兰姐姐,你下次来就来,别带这些灵药了,这些东西,给我吃了,也见效甚微。”

  他抬头,看着贺兰,清澈的眸子,有些不忍,道:“倒是你,已经到了灵悟九重,就差灵药滋补,突破至灵绎。”

  贺兰却嫣然一笑,道:“修炼的事,急不来的,这不是你说的吗?你快吃了吧,在等一会,这药力和灵气都会大打折扣了,可别辜负姐姐的一片苦心哟。”

  江凌苦笑下,横下心,将这一支血琼草,塞进口中,咽了下去。

  进入体内,血琼草顿时化为精纯的能量,还有一层层药力蔓延而去,被他身体吸收着。那一股股能量,涌入经脉,在其中运转,炼化为自身精纯的灵气。

  看着江凌盘坐着修炼,贺兰微笑下,正准备离开,江凌却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起身的贺兰的手。

  贺兰身体一颤,玉手被江凌那带着微暖的手握着,她白净的脸庞,顿时浮现淡淡的绯红。

  她看向江凌,江凌紧闭的双眸上,眉头微蹙,似乎很是不安。贺兰微怔的看着他,脸上的绯红不消反增,她反握住江凌的手,重新坐回他身边。

  这下,江凌的眉头才舒展开来,那只手继续组成一个法印,炼化着体内那不小的能量。

  贺兰就这样看着他,看着这个在六岁那场战斗之后,便每日大部分时间躲到这里的少年。他,六年来,在学院对所有人冷漠,也不曾对她冷漠。对任何人不搭不理,也不曾对她有所抗拒。

  “你啊!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在一座阁楼房间的窗边,一个古朴木质书桌,上面摆放着众多文件,一个男人,样子不过三十左右,正看着面前的一个老者说些什么。

  他,正是苍翎学院院长,苏瀚是也,而那个一脸尊崇的老者,正是和儿时江凌有过交集的副院长。

  听完副院长所述,苏瀚突然面露惊色,旋即转为凝重,一拍桌子,倏地站起,道:“玄枫学院?联赛?”

  他的声音中,不失一丝凝重。副院长点点头,道:“是的,玄枫学院,是近年里,由众多显贵家族和势力,共同集资所建,他们有意与我们苍翎学院,举办一场联合比赛,说是为了让两座学院多些交流。”

  “哼!”苏瀚却是冷冷一哼,冷声道:“恐怕交流是表面上的,借由知道我们学院的学员实力才是真正的目的吧!”

  副院长面带凝重,道:“怕也是这样,但,不接受的话,恐怕苍翎学院在大陆……”手机端sm..

  “接!为什么不接!”副院长话未说完,苏瀚已经横着张老脸,老气横秋的说道,“我们苍翎学院,还没有怕过任何势力,任何人!就算是现在大陆最强族群,叶族,也欺负不到我们头上,一个近年来才建立的学院,我们怕什么?”

  “那我这就准备,比赛场所,是我们学院。”副院长微微颔首。苏瀚微微点了点头,副院长这才离开房间。

  “悠悠一转已六年,大劫将至待何人?”

  说完,苏瀚长长的叹了口气,继续俯首于,那一大堆的文件中。在一旁一沓高高的文件最顶上,一个档案,上面写着江凌的名字。

  一席秋天的凉爽威风,拂面而来,贺兰悠长的发丝吹刮而起,江凌坐在她一旁,与她一起,坐在那巨石上,看着那浑圆将落的夕阳。

  嗅着身旁美人儿的淡淡体香,江凌有抹陶醉,想起时候也不早了,江凌看看向贺兰,道:“兰姐姐。”

  贺兰微微偏头,看着他,眼中还是那么温柔,问道:“怎么了?”江凌微微一笑,道:“时候也不早了,你先走吧,我再在这儿修炼会儿。

  贺兰微愣,看着那落日余辉,她微微一笑,却是摇了摇头道:“夕阳无限好,何不让我欣赏完这等美景呢?”

  微微一怔,在这侧脸的微笑中,他却看见了贺兰眼角闪着些许晶莹。不等他做出回应贺兰已经看向了那徐徐落下的红日。

  “只是挂的早,兰姐姐,要不晚上来看月亮?”江凌嘻嘻一笑,说这句话,绝对属于有口无心。

  “好哇!”贺兰未曾转头,静静的看着夕阳,却是这样回答了。听到这句回应,江凌没心没肺的笑容顿时僵住,同时愣然看着贺兰的背影。她说的,是真的?晚上可不许学员出寝乱走啊,他倒是除外的说。

  “不过,”话锋突然一转,贺兰的声音带着些许调侃,“你得先把这些年欠我的东西还回来再说。”

  随着这句话,远处夕阳终于藏身于绵绵山脉,贺兰起身,舒心的长舒一口气道:“啊——终于看完了,那我就走了。”

  说完,还不等江凌有所回应,贺兰屈膝一跃,只见红影跃过,贺兰已经走上了小道。

  “等……”江凌伸出一臂刚想说些什么,那身影已经消失在草丛间,江凌有些愣然,旋即又有些无奈的收回手臂,伸手随意摘了一片叶子揉搡着。

  “还完欠的东西吗?我欠了……”江凌眼神迷离,推算着,突然,他猛地蹦起,大叫一声:“我靠!!这六年来她送的灵药就已经是巨债了啊!!”

  随着这一声暴吼,他体内才平静不久的灵气,突然一阵激荡,随着他愣然间,他的气势一涨,旋即又平静,树叶沙沙作响。

  他有些惊喜,又有些茫然,看着自己的双手,不敢相信道:“灵体……四重……”

  这时,他头顶茂密的树丛间,隐隐黑影微动,旋即两道红光倏地睁开,充满着杀气的盯着江凌。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