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破乾坤 第39章 我的容忍,不意味着屈服

小说:武破乾坤 作者:黎阳融冬 更新时间:2020-08-01 23:21: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树枝摇曳,夜幕在悄然降临。江凌惊喜的运转下体内灵气,发现灵气之海的灵气更为精纯,只是量少了,而且灵气之海又有了一半的空余空间。

  试着修炼片刻,发现凝练灵气的时间也延长了一倍不止。难怪说修炼越到后面是越艰难啊!江凌头疼不已,再试着试了一遍灵魄力。

  这六年来,他也分出一半的时间放在了灵魄力上面,修炼速度缓慢的他,也就对灵魄力的操练好一点。灵魄力是随着修为增长而涨,不是通过普通的修炼就可以增长的。毕竟也吸取不了可以炼化为灵魄力的东西,也没有这种能量给你吸收炼化。

  操控着灵魄力,放出幼时开课不久后说到过的灵魄力基础应用——灵识,瞬间,灵魄力以他为中心展开,全方位探寻,周围三十米的范围,全在他的掌控之内!

  相比起以前的十五米,增长了方圆五米的距离,对于江凌也是值得高兴的!只是,他还没来得及露出高兴的表情,顿时脸色脸色大变。

  旋即,他倏地屈膝便是一下跃出,在他跳出石台的一霎那,树枝上,一条红色影子倏地刺出,猛地撞在他先前站立的地方。

  江凌在地上滚了一圈,稳住身体后,他抬头一脸警觉凝重的看着那石台上的一坨红色物体。

  “嘶嘶----”一道声音自那红色物体传出,倏地,从中探出一个长条状的物体,江凌定睛一看,差点没吓出一身冷汗,这是一条蛇,一条红色的蛇,盘踞着,也不好看出它的具体长度,他目测大约三米左右,通体血红,身体有些暗色纹路,眼睛也是赤红,不过颜色较淡,黑色信子在它的蛇嘴间吞吐,发出“嘶嘶”声。

  ““火棘蛇!”江凌倒吸一口凉气,道出此蛇身份。火棘蛇,也难怪江凌刚才反应那么大,这蛇也才一阶之等,只是,这蛇实力虽为不强,然它的致命性,是那种火毒!

  若是被其咬伤依旧,伤口处会瞬间有如炽焰炙烤,而且会迅速蔓延。这种感觉极为不爽,而且这种灼伤带着毒性,若是半个时辰得不到解毒,也就会一命呜呼了。

  瞪着江凌,这火棘蛇突然一下弹起,张开其大嘴冲向江凌。江凌,倒也没有惊慌,修炼之士的第一要则,即使是生命之危,也切不要慌张。因为慌了,就真的没有存活的机会了。

  拍出一掌,江凌反倒是淡淡一笑,一道红色灵光乍现,在他手臂上面浮现,随即,那道光带射出,亦是猛地撞向了那火棘蛇。

  “嘶嘶!”那火棘蛇低低嘶吼,身子居然是在空中一扭,立即躲过那带子的刺击,围绕着那带子盘旋而下,张开大嘴,一口烈焰喷向江陵。

  果断切断那血红色闪着光芒的带子,江凌侧闪而躲。那断截的带子,却没有消散,反倒是突然一阵抖动扭曲,竟是反将火棘蛇缠绕起来。

  “呵,”江凌冷哼一声,这红色光带经由这六年来的凝练操练,已经非同六年前那么简单了,“这下可得让你吃些苦头了!”

  啪叽,火棘蛇的身躯七扭八扭,被一根红色飘带死死绑着,掉落在地。江凌噙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慢慢的走近了那火棘蛇……

  晚上是没有课的,学员各自在寝室修炼累了之后,休息便是。江凌在这六年来,一直是个例外。

  一在上午上完枯燥的课程,下午都没课,他会一直待在后山的那颗大树旁的石台修炼。六年来,所有人都不理解他的这种行为,故而,称他为废物,而且是那种不愿直面面对现实的废物。

  还有一个人,也被苍翎学院的人论之为笑谈,就是六年来,总会一直去后山找江凌的贺兰。面对他们的那种嘲笑,江凌倒没有什么,只是不想让贺兰也这样被对待。

  他自己待在后山那里修炼,只是看那里灵气较为充裕罢了,岂料会引来这么多闲碎语。然而,他在那次大战后第一次来到后山就看开了一切。

  他人的嘲笑,就让他们嘲笑去吧,正如,树木有枯荣,枯荣皆随他。枯,有枯寂寂寥的美。荣,也有繁荣昌盛的美。人,有自己做事的理由,或天命,或自己抉择,旁人的看法,都不能改变什么。

  翌日清晨,略显苦逼的火棘蛇,被厚实的粗麻绳绑在了那颗大树的树干上,它已经在这里待了一晚上,一丝未挂……

  在教室里,第一个来到教室准备文案的凤晓兰,便是看见了,比他还早的一个少年,正趴在桌子上,做着清晨未做完的梦。

  她微微一笑,就连窗外射进来的阳光,都略显的柔和了些,看了看这个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少年,她俯首继续摆弄着文案。

  江凌真的睡着了?非也非也,他这是在冥想。何为冥想,这是他自己这几年的独自修炼中,意外进入到的一种状态。本来这种状态只在他专心看书的时候出现过,随着后来完全潜入的修炼,这种冥想也出现过。

  现在的冥想,可以凝练江凌心性,也可以自然是可以助他日后修炼的。心性坚韧,方能在以后的修炼一途走的更远。

  “嘿嘿!真的吗?又去了!?”

  不久后,一些熙熙攘攘的声音自门外传来,凤晓兰这才抬起头来,揉了揉脖颈,此时的江凌,还趴在桌子上,冥想也没有那么容易被打断。

  “嘿嘿,不知道那个怪胎昨天做了些什么,只见那个师姐一脸羞红……”正说着,他们推门而进,发现了在讲台的导师,顿时说话声戛然而止。

  “晓兰导师好!”

  学员们齐齐喊道,凤晓兰微笑着点点头,继续埋头。刚刚那些话,她也不是没有听到,只是,没听完整……

  学员们落座,继续讲着。

  “诶诶,这是千真万确的,那个师姐经常去看我们班的那个废物怪胎啊,只是那次是一脸羞红诶!好令人怀疑唷!”

  这时,冥想的江凌居然身体微颤,这细微的动作,倒也没人注意到,除了那个俯首摆弄文案,实际暗暗观察学员们的晓兰导师。

  “嘿嘿!那个怪胎,一定是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嘿嘿嘿嘿!”

  “哈哈哈哈!”……

  随着一句“不可描述”,学员们的讥讽与暧昧的笑声,此起彼伏。晓兰导师没有制止,因为,她注意到了,那个趴着的少年,身体微微颤抖,同时,一丝淡淡的,但却异常强大的气势,正透过那瘦弱的身躯,萦绕在他身周。

  “啪!”一记拍桌子的巨响震荡着教室,顿时那些学员的笑声戛然而止,一时目瞪口呆的瞪着那个拍桌而起的江凌、怪胎、废物……

  当他们看见那少年眸子中不带任何感情的漠然,当他们看见那笼罩着他们的恐怖气势扑面而来,他们脸色齐刷刷的大变。

  毕竟,他们评头论足在先,身为被评论的对象,江凌怎么可能不奋起反抗。但,他根本对于针对他的那些风口浪尖,不会在意。

  是因为,他们涉及了,江凌不能够容忍的事情!贺兰,是无辜的,而且这是莫须有的事情,他,凭什么要忍?忍了六年,难道,还怕忍不了这一时?!

  “哼哼,只会虚张声势罢了,这个废物又不敢做什么事情,真是的,怕个……”

  一个瘦瘦少年嘟囔道,明显是很乐于对这个废物讥讽嘲笑。但是,当江凌的目光,冷冷的看向他时,他也被江凌那恐怖漠然的眸子,吓得说不出话来。

  “说啊,继续说啊!!只懂虚张声势是吧!我的容忍,还真是让你们放纵起来了啊!!!”江凌发出怒吼,这一声声叫嚣,竟没有一个人敢反驳,敢去触怒他。但是,先前那些话语,已经将他触怒了。

  一团火焰突兀的在江凌手中闪现,他右臂微微震动,拳头突然布满红纹,他体内,灵气全部化为红色,沸腾起来,雀跃起,犹如一朵巨大莲花。推荐阅读sm..s..

  “我的容忍,不意味着屈服!”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