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破乾坤 第40章 一阶灵阵名炎烈

小说:武破乾坤 作者:黎阳融冬 更新时间:2020-08-01 23:21: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的容忍,不意味着屈服!”

  江凌眼神一凝,怒气冲冲,一脚踩在凳子上,便是一下扑向那瘦瘦少年,带着火焰的一拳,让众人脸色变得惊恐,火光映照着他们那惶惶的脸庞,飞速飘过,落在那少年身上。

  那少年倒飞而出,撞开了几张课桌,重重翻在地上。众人惊讶地看过去,只见那少年原本白净的衣衫上,一团焦黑震慑着他们。

  “还有谁?”江凌冷冷瞪了那在地上呻吟的少年,在看向众多比他年长的学员,“还有谁要继续搬弄是非?”

  冷冷之语,让众人微微战栗,他们可谓并不怕江凌,江凌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开玩笑的对象。只是今日,他与往常那六年以来的态度,反差太大,他们一时被震慑住了。

  “够了。”

  一道动听的轻喝,把一时被震慑的众人,思绪带回教室。讲台上面的凤晓兰,一脸凝重微怒之色,道:“还有没有最基本的纪律了!快要上课了!把你们搞出的烂摊子收拾一下!”

  微微侧目,江凌也看向着六年来,都没有仔细看过的凤晓兰导师。她长着一张标致清秀的俏脸。柳眉柔顺一撇,长而密的眼睫毛,紧紧附在一双大眼睛上面。眼睛中柔波荡漾,此时微怒着,娇嫩嘴唇也微微抿紧,倒也突显一番韵味。

  因为微怒而呼吸略带急促,胸前两团丰满不停微微起伏,看的江凌一阵恍眼。黑色略微透明的薄衫,将她完美火爆的身材,展露无遗。

  淡淡一笑,江凌承认,这导师倒也的确是一个尤物,特别是相比起六年前初见,这个导师也更是成熟,带着特殊的吸引。

  察觉到江凌那略带着不怎么善意的眼神,凤晓兰顿时勃然大怒,向着江凌怒道:“江凌!你!给我出去!”

  有些郁闷,江凌只好懒懒的走出教室,临走前,还不忘在狠狠朝她那里多看了几眼,故意惹得凤晓兰一阵咬牙。

  “切!穿成这样不就是给别人看的吗,看看还不行了。”江凌走出教室,一阵嘀咕,突然想起了,自己可以开始尝试凝练灵阵了!

  灵体四重,才可以正式凝练灵阵,江凌六年来苦苦修炼,昨天灵魄力终于随着战武的提升,到了可以凝练灵阵的级别。

  不过,他的同学们,早就到了可以凝练灵阵的级别,江凌比起他们,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现在的课程,导师也没有什么好讲解,只能让学员们各自实践。当初,当众多学员都可以凝练灵阵的时候,他还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灵魄力,还不凝练一个基本灵阵需要。

  但现在,不同了,他有了灵体四重的实力,灵魄力也随着增长了些许。要想增强灵魄力,随着阶别提升而提升是一个方法,不过,那终究是单修战武才是这样。总是锻炼灵魄力,总是凝练灵阵等,才是灵魄师增强灵魄力的方法。

  没办法,浑浑噩噩地过了六年,一直容忍着学员的嘲笑,先前终于是因为他们侮辱贺兰,而激起他的怒火,方怒不可遏的释放了下怒火。还别说,真的挺爽的!

  现在被凤晓兰导师赶出了教室,他倒觉得正好,看向了后山的方向,他嘴角上扬,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嘶嘶!嘶嘶!”

  一道道凄厉的嘶吼,自后山那一棵大树下传出。江凌正盘坐面对着那棵大树,双手伸出,释放着灵魄力,维持着一个灵阵,那灵阵在被捆绑在树干上的火棘蛇的下面,灵阵发出红光,火焰在其上熊熊燃烧,炙烤着火棘蛇。

  树干都被烤的涌现一团焦炭似的焦黑,一道长长的黑烟盘旋而上。也难怪火棘蛇会发出凄厉的嘶吼声了,被当成烧烤在这儿烤,能不痛苦才怪了。不仅仅是肉体上承受着灼烧的痛苦,还有它那兽格的尊严,被狠狠的践踏了!

  直到嗅到了丝丝烤肉香味,江凌才稳住那消耗大半的灵魄力,灵阵上的火焰熄灭,灵阵也渐渐消失。

  火棘蛇一副颓靡模样,来来回回,它其实先前就已经被折磨了将近三次,这样下去,它迟早会被烤成香喷喷的烤肉。

  至于为什么烤了三次,江凌也有不得已的理由,首次凝练灵阵,很容易失败,而且他无法知道灵阵的控制精准程度,才需要实验对象,看看火焰强度如何。

  毕竟让他惊喜的就是,他只是第一次凝练灵阵,就成功凝练而出了!连续试了三次,他才基本操控得了这灵阵的威力强弱。

  看了看那条火棘蛇,已经快要死掉了一样,它三米长的身躯,三分之一的身体,已经失去了鲜红,满是焦黑。

  “唉!罢了罢了,再弄下去你就真挂了。”说着,江凌手指一弹,一丝火苗在他指尖雀跃,他屈指一弹,那火焰飞掠而出,树干上那根绳子立即被炙烤而断,江凌控起灵魄力,一掌轰出,那火棘蛇被一掌砸飞到深处的草丛。

  “看样子,我除了修炼缓慢,其他方面还是比较天赋异禀的。但是,这种修炼缓慢,给了他六年以来的灰暗时光,若非还有一个贺兰,他真的会就此堕落。也幸好,他当初就看开了一切,只要熬到灵悟,就可以修炼功法改变运行经脉了!

  从怀里掏出一个卷轴,上面写着几个红字:“一阶灵阵----炎烈”

  打开一看,其中一个灵阵的样子,清晰的刻画在这卷轴上,阵法勾画的一丝一缕,都看得清清楚楚,江凌睁圆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一个阵图,可以看见,他的眼睛突然闪过一道精光,旋即,他倏地闭眼,合上了卷轴。

  “院长,入院七年,就要进行的合格考试,您看……”苍黎说着,有些凝重的说道,看着面前看似年轻,实则一把年纪的院长——苏翰。

  院长眉头微微蹙着,一双精明眼睛,此时正沉思着什么,片刻后,他摇摇头,长叹一口气道:“唉!苍黎,这考试还是要进行的,不合格者,还是要予以退学,至于江凌,他是预中的人,我们苍翎学院不能失去他,这还是得想个万全之策。”

  苍黎轻轻点头,也是叹了口气道:“我也很苦恼呢,合格考试主要由我负责,江凌这六年您也知道,现在还只是个灵体三重,灵魄力方面连个最简单的一阶灵阵都完不成。”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嗯,”苏翰眼眸微缩,道,“我也想弄明白他身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传说中力挽狂澜的预之人,绝不会这么废!”

  看向苍黎,苍黎也是一脸沉思模样,苏翰摆摆手,道:“你先下去吧,此事得好好想想。”

  “是。”苍黎微微弓身,便是转身走了出去。

  留下那看着窗外愣然的苏翰,他看着后山的那颗大树,那里,一直以来都是江凌修炼之地。

  “唉!”再长叹一声,苏翰摇摇头,无奈的坐回了书桌前,烦闷的看着眼前大批文件。对于苍翎学院的管理,他感觉,越来越有点力不从心了。

  正专心的看着面前一个三阶灵阵的构建,就差那最后一步,灵阵就可以凝练完成。顿时,灵阵的凝练者凤晓兰导师和观看凤晓兰导师凝练三阶灵阵的众学员,都是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凤晓兰呼吸略带急促,胸前两团峰峦起伏不定,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灵魄力开始做最后一步。

  “嘭!”

  一道破门而入声在寂静教室响彻,凤晓兰被这声音一惊,顿时失误,那最后一步奔溃,整个三阶灵阵也是彻底奔溃。看着幸苦一节课的成果,就这样在眼前消散了。众学员和凤晓兰都是怒目直瞪着门口闯进来的那个一脸纳闷的少年。

  凤晓兰的怒气,是最大的,因为这是她在学员面前凝练,而且还被打断了,这个面子,丢的可大了!更何况,打断的人,居然还是早上被她轰出教室的江凌!

  江凌顿时猜得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脸黑线,心道这下可惨了,凤晓兰的脾气他六年来清清楚楚,不然也不会发生早上被赶出来的一事。

  不过,他还是被凤晓兰那剧烈起伏的两团巨大波涛吸引住了目光。

  看着江凌那毫不遮掩的眼睛直直盯着自己的胸脯,凤晓兰怒不可遏,但是,身为一个导师,她也不能直接就这样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吧!她看着江凌,但想着不报下仇,心中就不怎么爽快。

  突然,她感应到了江凌不同于以往的灵气波动,她顿时惊道:“你……你突破到了灵体四重了!?”

  江凌微愣,还以为凤晓兰会直接又让他滚出去,在那偌大的操场跑个几十圈,没想到,凤晓兰居然是关心起他的修为来了!刹时,江凌不禁在心中感叹:

  “不愧是导师!胸襟真大!胸围也大!”

  他挠挠头,有些腼腆道:“嘻嘻,昨天夜里突破的,侥幸侥幸!嘻嘻!”

  凤晓兰眼珠子骨碌一转,记上心来。才昨晚上突破,那也是货真价实的灵体四重了,可以凝练灵阵,她顿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

  不禁狡黠一笑,凤晓兰不怀好意的看向了江凌。江凌看着她那邪恶的笑容,顿时心中涌起不好的感觉,心中暗道:“这么猥琐的笑,晓兰导师想干什么?”

  凤晓兰两手交叉,玉指重叠在一起,她眼睛一眨,看着江凌道:“既然是灵体四重,那就交个作业吧,一阶灵阵,明天早上在班里凝练交作业!”

  江凌顿时傻眼,旋即无奈的苦笑着,心中苦笑道:“果然啊!就是在找这个机会报仇!女人哪!”

  学员们听了议论不停,有学员暗暗道:“嘿嘿,这个废物昨天才突破灵体三重到四重诶!”

  同时也有学员有些惊讶的嘀咕:“天,晓兰导师有没有搞错,昨天晚上才侥幸突破,明天早上就要凝练一个灵阵交作业?我当初可是整整四天才勉强弄出个灵阵啊!”

  “嘿嘿!我三天。”

  面对学员们喧闹的议论,凤晓兰怒目一扫,霎时间,学员立即安静,要真是再惹怒了凤晓兰,在那个操场上跑个百多圈,也不是闹着玩儿的啊!

  “同学们明天早上做个见证,要是江凌你交不了作业,那就……嘿嘿……”

  凤晓兰露出那邪邪的笑容,眼中有了一丝报仇的快感,江凌无奈的苦笑下,淡淡道:“不用明天了,就现在吧。”

  “什么?”凤晓兰脸上表情一僵,学员们也是顿时愕然,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江凌。

  江凌心中暗道,这些家伙都是聋子吗?只得再说一遍:“我说!不用等明天了,现在就可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