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破乾坤 第58章 作死的节奏

小说:武破乾坤 作者:黎阳融冬 更新时间:2020-08-01 23:21: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有些颓然的点点头,看苏瀚院长这模样,是不可能帮助自己,“送”自己一枚魄涎丹了吧!这下,他陷入了苦恼。

  “切!”这时,苏瀚院长突然轻笑一声,这一笑,让苦恼的江凌顿时不明所以,为何院长突然发笑呢?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江凌纳闷的神色中,苏瀚潇潇洒洒的坐下,玩味的看着江凌,语气煞是轻松,有点像半开玩笑的样子,道:“不就是一枚魄涎丹嘛!我苍翎学院这点底蕴都没有?”

  闻,江凌顿时一喜,兴奋道:“那就是说,可以给我一枚魄涎丹?!”

  能够迅速得到一枚魄涎丹,自然是好的,因为他不想让家中母亲真的等那么久。一个月,对他来说,已经是很久远了……

  一脸微笑的苏瀚,在江凌兴奋的脸庞前点点头,见状,江凌简直要高兴死了,但是,他没有想到,为什么院长会对他这么好,把预选赛的奖励就这么给他了?

  “但是,”苏瀚突然语气微沉,眼睛灼灼的盯着江凌。江凌见了,心中一骇,莫非,还有什么要求!?顿时,他内心狂呼:“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但是,他也没有想到,苏瀚只是语气低沉的问了句:“你要魄涎丹做什么?”

  听了这话的江凌松了口气,幸好不是有什么要求,不过,就算是有什么要求,为了治疗母亲得到这一枚魄涎丹,他也认了!

  “我的母亲,因为一点事,灵魄力耗尽,现在在家中昏迷,我要魄涎丹,救她。”沉声说道,他没有打算隐瞒,毕竟,他就是为了母亲而来的。

  苏瀚听着,微微颔首,看着江凌的目光略显柔和,道:“好!江凌,我同意给你一枚魄涎丹!但是,你不能因为这事儿就又回去了,来都来了,就待着吧!魄涎丹我会派人送到你母亲那儿去,你就安心等着预选赛结束后回去看看情况。”

  江凌低着头,阴暗的脸上看不清表情是如何,总之,可以知道的是,他在思考。

  这个问题,答案也不难想出,苏瀚给的要求,很容易,就是安分的待在学院嘛,而母亲可以得到魄涎丹恢复,这才是最重要的!

  想着,他猛地抬头,脸上尽是笑意,他看着苏瀚,鞠了一躬,道:“那便多些院长了。”

  苏瀚摆摆手,微笑道:“无碍,魄涎丹不是特别珍贵的那种丹药。”看着江凌,苏瀚是越看越中意啊,想着此子也到了灵体七重,他伸手摸进怀里,片刻后,在江凌疑惑的目光中,掏出一个小盒子。

  他将盒子打开,顿时灵气四溢,席卷充斥着这个房间。江凌闻着这满屋清香,仿佛浑身的束缚都抛开了,整个人就像是轻飘飘的。

  苏瀚从中掏出一枚灰色、闪着光泽的丹丸,笑道:“这就是魄涎丹,我这里还留着一枚。”说罢,他将这枚丹药递给了正紧盯着这丹药的江凌,“这一枚,就给你自己吧!”

  江凌尴尬一笑,却是摆摆手,却而不受。他解释道:“我只是为了母亲而得一枚魄涎丹,我自己不需要这丹药,我,受不住院长这礼。”

  院长似是极其轻淡的一笑,恁是塞给了江凌,嘴中嘟囔道:“一个大男子汉的,做事别这么推搡,给你你就接着!”

  江凌无奈中捧着那枚丹药,苏瀚笑道:“别为难,灵体七重是个很重要的阶别,这个阶别,主要需要增强的,是强大的灵魄力和肉体,来承受更加霸道的力量。”

  “肉体,你需要自己去磨练,而灵魄力,可以通过这枚魄涎丹来增涨,这是你这个时期需要的,我也是顺水推舟做个人情罢了,日后的苍翎学院,还得靠你喽!”

  江凌微微皱眉,他没有想到,灵体七重还有这样一说。对于苏瀚最后一句,他想,苏瀚的意思是说,苍翎学院要靠他们这下一代了吧!

  来到后山,江凌并没有急着修炼,而是想着苏瀚的那一句话,强大的肉体,承受更加霸道的力量。联想起自己突破到灵体七重时,身体裂开道道血痕的模样,现在身上还凝结这那满身的血痂。他想,莫非,自己是因为肉体承受不住灵体七重那强大的力量,才会出现那种状况?

  想来,多半也是了,那现在,修炼的事情可以先缓缓,肉体得强大到能够承受住更强大的力量再说,不然下次再突破,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住,身边又没有人帮自己,那就只能爆体了。

  怎样才能增强自己的肉体,先前出来时,他已经问了苏瀚院长。那就是两个字——挨打!

  通过对肉体的击打,可以是肉体的力量更加强大,这是苏瀚所说的,但是现在,自己一个人,哪里去找第二个人来打自己?贺兰在闹小脾气,肯定是不会理自己了,但是,和他关系好的,也就只有贺兰了啊!

  难不成,跑回去叫苏瀚院长打他?苏瀚那实力,恐怕一个控制不好,江凌就这样挂了吧!

  想着,江凌突然有了一个极佳的人选,他嘿嘿笑着,心中暗想:“谁说一定要关系好呢!只要能挨打增强身体强度不就行了!”

  ……别的不敢说,江凌,那可是作死第一人……

  很快,江凌来到了战武班级范围,可以看见还是有几个学员走动的。因为有些学员家很远,类似于贺兰这种无家可归的人也有,所以他们选择不回家,一直住在苍翎学院。

  而江凌此行的目标,就是那坐在青石板凳上,和几个人有说有笑的一个少年。

  看样子,也就十四岁,当江凌走近,那人才偏头看他一眼,那一脸戾气的家伙,可不正是叶狄。

  叶狄见是江凌,脸上顿时露出冷冷笑容,他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打压江凌的机会!看着江凌,他冷笑道:“江凌,你个废物怎么还留在苍翎学院呐!”

  江凌来此,正是为了找他,找这个时时刻刻都和他作对,又会很乐意打他的人——叶狄。这一次,为了好好的挨打,他已经决定,激怒这个家伙。顺着叶狄这话,他哂笑道:“呵呵,当初好像某人,连我这个废物都打不过呢!”

  听了江凌这话,叶狄果然是沉不住气的勃然大怒,骂道:“江凌!你个小.逼.崽.子!今天可是你找上来的!”

  江凌淡淡一笑,道:“咋了?打不过废物的你,能拿我怎么样呢?”

  坐在叶狄身旁的几人,都是抱着玩味的笑容看着江凌,在他们看来,江凌这次是脑袋进了水,过来送死的。虽然叶狄不会下杀手,但是,真正激怒了叶狄,凭叶狄的实力,他们坚信,明天江凌也就只能趴在床上动弹不得了。

  毕竟,叶狄,是灵体九重后期的实力。虐江凌这个废物,还不是简单至极的事情?

  看到叶狄这样,江凌也知道自己目的达到,他也有些期待,叶狄能帮他到什么地步。为了好好感受挨打的影响,他甚至连灵气都没有运转,看着叶狄一步踏出来,一拳砸向自己的脸,他不闪躲,眼神微凝,那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他脸上。

  江凌顿时一个趔趄,倒退几步,一丝鲜血在嘴角渗出。暗自冷笑下,江凌抬起头来,擦擦嘴角,留下浅红印记。

  他一脸哂笑,看着叶狄,他似是低讽道:“呵呵,就这点力道吗?真让我失望!”

  “我还怕把你打哭了呢!”叶狄低吼道,握拳,灵气凝聚,倏地冲上前来,一拳砸在江凌小腹。江凌顿时被砸飞几米,捂着肚子,脸色略微难看。

  这一拳,打得江凌体内灵气翻滚,而自己的肉体,是一阵难熬的痛楚。咬着牙,江凌猛地抬起头,一双坚定眸子闪着灼灼光芒:“来呀!你还真是比废物还要废物!这点力度,是给我挠痒痒吗!”

  “我.操!你.他.妈.再.逼.逼.一句看看!?”叶狄当即怒火上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狂骂一声,携起灵力便是冲上来,一拳好似几拳,一腿幻化数腿,击打在江凌身上,顿时,这短短一息,江凌已经全身四肢感到钻心的痛楚。

  最后给了江凌一脚,江凌身体软绵无力的倒在地上,不仅仅是嘴里淌出鲜血,连身上都有些些许血迹。脸上淤青处处,紧咬着牙,江凌心想:“这下够了吧,再打下去,就不是锻炼肉体了,而是要真正作死了。”

  慢慢爬起来,江凌擦擦嘴角,一双如炬瞳眸看着叶狄,冷笑一声道:“呵,叶狄,这六年,你过得好舒服吧,别担心,很快,你就会重归六年前的噩梦的!”

  “你!你说什么胡话!六年前我哪有什么噩梦!”叶狄怒道,不是他否认,而是他真的不知道,六年前他有过什么噩梦?

  江凌淡笑道:“哼哼,以前不是噩梦,不代表以后就不是,欺辱人这么好玩的话,我也会陪你玩玩的。”

  说完,江凌也不理睬叶狄那阴沉的充满戾气的脸,转身便是像个没事人一样的走了。看到江凌挨了打,说出一通奇怪的话就走了,他顿时一怒,“这小子,完全不把老子放在眼里啊!”当即,他怒喊道:“你小子先别……”

  知道叶狄又要动手,他身旁那几个人连忙站起拉住他,劝说着说道:“叶哥,何必呢!他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再打下去就真的出事了,您何必为了他而犯些不必要的事呢?”

  叶狄闻,也觉有理,看着江凌渐渐远去的背影,他嗤笑一声,道:“我倒要看看,这个废物,到底想要干嘛!”

  回到后山上,江凌调理了下内息后,掏出了那枚苏瀚院长所赠的“魄涎丹”,看着它浑厚的灵气,想着增强滋养灵魄的功效,他心中一动。

  “预选赛,你也会去吧!就让我,陪你们好好玩玩!我会在这场预选赛中,为自己正名!一切小看我的人,都瞧着吧!”read3;